“风先生,大事不好了?!甭拊降?。

    风瑾心中一个咯噔,正要将熟睡的长生抱起来,罗越的声音令他动作一滞。

    “发生了何事?”

    “茂林县以及角平县的青衣军要对我们动兵,如今不足半日路程?!?br />
    什么!

    风瑾错愕地睁大了眼睛。

    青衣军抽什么风,突然就过来打象阳县?

    “两县青衣军还算安分,为何突然对象阳县动兵?”

    象阳县兵马充足,青衣军啃了几次都没有啃下来,现在怎么会主动找麻烦?

    难道说……

    风瑾的大脑恢复运转,很快就想通了其中关键……八成是成安县被攻克,两县以为象阳县后方空虚,想要过来捡便宜了……他暗中咬牙,跟了一个专坑下属的主公,这日子不能过了!

    魏静娴脸色煞白,“夫君?”

    这是又要准备打仗了?

    “没事,你先带着长生回家,为夫这几日回不去。等兰亭回来,定要跟她好好算账?!?br />
    不带这么坑人的!

    说好的留守看家陪着老婆孩子,一扭头给他整出这么大的事情。

    风瑾起身,大步流星走出政务厅。

    魏静娴长叹一声,低头看了一眼睡眼朦胧,刚刚被惊醒的闺女,难受却又无可奈何。

    如今这个乱世,不受兵灾侵扰是不可能的。

    低头亲了亲闺女的眉心,低声道,“长生,我们回家等你爹爹回来?!?br />
    距离青衣军过来还有半日的脚程,象阳县方面还有充足的准备时间。

    风瑾询问了各个城门的守备和守城器械数量,心中稍稍安定。

    幸好各项守城器械已经准备妥当,若是夜战偷袭,定要让青衣军有来无回!

    风瑾平日给人的印象便是端方君子,极少有见他动怒,若因此就以为他是和善无争的人,那就大错特错了。任何敢对象阳县伸手的人,他都要让对方付出惨痛代价。

    他和罗越在城墙上检查,确保没有问题才放心下了城墙。

    风瑾低声道,“两支青衣军主攻的方向不同,根据斥候回禀,抵达时间也有一定的差距。让两边城门的兵卒看紧了,千万别掉以轻心。我们至少要守住五日,这是一场硬仗?!?br />
    罗越边听边点头,对风瑾的安排没有丝毫异议。

    过了一会儿,风瑾倏地道,“对了,入夜之后不管是谁让开城门,一定不能开?!?br />
    罗越心中一紧,这话意味深长啊,难道说……

    “先生的意思是……城内有青衣军的内应?”罗越问。

    风瑾拧着眉心,说道,“这事情说不定,毕竟我们初入象阳的时候,俘虏了不少青衣军。难保这些曾经的青衣军和那些敌人没个亲属关系,谨慎一点总是好的?!?br />
    罗越面上不以为然,心里却将这话记住了。

    现在这个象阳县,那可是他们倾注了大半年心血的乱世桃源,不容任何人觊觎。

    哪怕他觉得已经招降的青衣军彻底归心,不会反叛,但万事无绝对,谨慎一些比较好。

    “我明白了,一定会将这话通传到各个城门守备那里?!?br />
    为了保证兵卒精力充足,入夜之后每隔一个时辰便换班一次,保证众人精神充足。

    黑夜之中,象阳县城的城墙上燃着火把,好似人间仅有的些许光明。

    角平县距离象阳县最近,疾行之下只需要耗费一日半的时间,等他们抵达已经是深夜了。

    有个喽啰道,“将军,看这样子,象阳县的守卫挺严啊?!?br />
    平天将军骑着高头大马,他这次带出五千多青衣军,各个都是“精锐”,留在角平县的那些都是年长体弱的,不适合长途奔袭,若是将他们带着,肯定会拖慢行军节奏。

    “要是不严,你以为为什么这块肥肉还没被人叼走?”平天将军心中一哂,冷冷地道,“以前派人查过象阳县的底子,守卫比现在弱了两三倍,现在这么严正以待,可见是心里发虚呢?!?br />
    越是内虚,越是要装出一副强大的模样,平天将军心中更加有信心了。

    小喽啰谄媚地奉承道,“将军智谋无双,象阳县再怎么遮掩也瞒不住将军如炬慧眼?!?br />
    平天将军嗤了一声,不过小喽啰嘴巴甜的,倒是将这个马匹拍得极为舒服。

    “再等一会儿,等到四更时分,以火箭突袭?!?br />
    平天将军和其他青衣军头目不一样,他不仅仅喜欢搜刮钱财美人,还喜欢整理各种器械,像是火箭便是箭头扎上染了油的粗布,再以弓箭射出,一旦扎入血肉,伤口容易溃烂感染。

    他是想玩突袭,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殊不知象阳县这里早已经有了准备。

    有火箭很了不起?

    夜色浓重,风瑾抓紧时间睡了几个小时,待三更时分,小兵依照命令将他喊醒。

    “北门和西门情况如何?可有敌情?”风瑾接过小兵递来的湿布,随意抹了抹脸,冰凉的水渍和夜风驱散了残留的困意,让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脑子彻底清醒过来。

    小兵回答,“回禀先生的话,北门和西门两处并没有敌军现身?!?br />
    风瑾深吸一口气,道,“不要掉以轻心?!?br />
    青衣军众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夜盲症,夜间视物困难,但不能因此就判定他们无法夜袭。

    城门火把熊熊燃烧,隔着大老远距离都能看到,这对于青衣军来说是最好的指路明灯!

    诸多兵卒也被通知今夜有可能有敌军偷袭,一个一个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时间进入深夜四更时分,这是百姓们睡得最沉的时候,连埋伏的青衣军都忍不住揉眼睛。

    这时候,一个目力绝佳的青衣军看到城墙上的兵卒已经困倦地打着哈气,眼睛似乎哟睁不开了,他顿时惊喜地对平天将军道,“将军,时间差不多了?!?br />
    城外草丛茂盛,对于青衣军来说是极好的掩体。

    他们慢慢靠近城墙,距离已经不足三百米,城墙上的兵卒依旧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平天将军心中大喜,传下指令,“上火箭!”

    因为射程不足,弓箭手需要再往前一段距离。

    不过距离已经如此接近,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弓箭手就能将城墙上的守卫射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