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多久,密切关注两县活动的斥候发来消息,两县正在纠结兵马。

    姜芃姬闻言,露出狡黠得意的笑容。

    这次不让青衣军把裤衩都输掉,她姜芃姬这个名字就倒过来写。

    “整合队伍,点兵!”她道,“传令让几位先生和校尉过来?!?br />
    正如卫慈所想,姜芃姬打算兵分两路,一路偷袭角平县,一路偷袭茂林县。

    等两县攻下之后,再集结兵力赶回象阳县,里应外合,包抄偷袭青衣军大后方。

    敢对她的产业下手,不给这些青衣军一些颜色瞧瞧,还真以为她是好欺负的。

    关于如何分兵,姜芃姬也已经有了腹稿。

    当初带出了近六千兵卒,姜芃姬打算留一千五镇守成安县,她带着一千五精锐突袭角平县,剩下兵马则偷袭茂林县,如今打得就是时间差,越快越好,胜利几率也越大。

    “……子孝,你身体不适,不宜短时间急速奔袭,你与孟校尉便领着这一千五兵卒驻守成安县。破坏的城门已经修缮一部分,配合守城器械可以抵御一段时间。文证与我强攻角平县,汉美、弄琴以及孝舆则带领剩下兵卒突袭茂林县,一定要在最短时间内攻克!”

    卫慈暗暗哭笑,她果然挑了亓官让……亓官让根本不会拦着她浪……但也没办法,只能与其他人一道领命。

    姜芃姬果断道,“入夜之后出征!”

    百日行军,难保没有敌军斥候发现他们的动机,夜间则保险了很多。

    与此同时,远在象阳县的风瑾依旧在文书的海洋里徜徉。

    风瑾最近的日??梢杂檬桓鲎指爬?。

    很忙、非常忙、极其忙、超级忙!

    平日里几个人的工作压力都堆积到他身上,还说多陪陪老婆,全都是骗人的!

    具体忙到了什么程度呢?

    自从大军开拔出征之后,他就没有踏进过家门,如今象阳县留守的兵力也才四千,虽然不算十分短缺,但若是有重兵压境,这四千人就有些不够看了,所幸自家主公还有些良心。

    什么良心?

    她没把象阳县一宝张平也拉出去。

    张平主持的木工坊能生产各种攻城以及守城器械,这些东西可以让象阳县方面多些底气。

    在风瑾示意之下,张平让木工坊紧急制造各种守城器械,恨不得将整个象阳县武装到牙齿。

    当然,在张平看来如今这个武装水准,差不多连牙齿都是铜浇铁铸的了。

    风瑾忙得见不到老婆,不过他老婆可以过来看他呀,怀里还抱着说话已经口齿清晰的长生。

    “爹爹——爹爹——抱抱——”

    长生看到几天没有见到面的爹爹,兴奋地向他索要抱抱。

    风瑾揉了揉酸疼的眼睛,确定自己耳朵和眼睛都没有产生幻觉。

    他真的听到他家闺女的呼唤,也看到了他家妻女正立在政务厅门口,踯躅不敢近前。

    风瑾看出魏静娴的担心,对她道,“全都进来吧,这里也没什么要紧的公文?!?br />
    抬手接住沉了一个吨位的闺女,他还未感叹一声,长生踩着他的大腿,啪叽一声亲了他。

    “别亲别亲,这丫头也不嫌脏……”风瑾已经熬夜好些天了,每天睡眠时间都不足一个时辰,忙得没有功夫洗漱,瞧着有些狼狈,闺女上来就亲,生怕她染到脏东西。

    “爹爹?”长生被嫌弃了,她疑惑地歪着脑袋。

    闺女还小,风瑾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求助地看向魏静娴。

    还是他家老婆好,明白他窘迫的现状,伸手将闺女抱了回去。

    嘴里温柔道,“爹爹累了,别闹着他?!?br />
    长生趴在魏静娴怀里,睁着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好似小鹿一般水灵灵,看得人心都软了。

    “凉凉——”长生双手环住自家娘亲。

    魏静娴扫了一眼桌案,顿时被上面堆积的公文吓了一跳。

    “怎么这么多?”

    象阳县不过是一个县而已,为何有那么多需要处理的公文?

    印象之中,那些县丞都是十分清闲的,不是每天遛鸟逗狗就是寄情山水,好不逍遥自在。

    自家夫君只是辅佐兰亭,兰亭出征,公务暂由夫君代理而已,怎么会这么忙?

    风瑾揉了揉眉,道,“春耕结束,还得回收农具、耕牛,这些东西都得统计清算……象阳县如今在北方也算难得清静避难之处,每日都有各方流民想要进城,这些人总得安顿好……不少富户为避难,举家迁徙到这里,想要购买主公名下那些良宅,少不得也要应付……”

    如今的象阳县还在建设,越来越繁荣,各项琐事少不了。

    看看县府新建的出租房那么干净漂亮,很多象阳县本地百姓心里不舒服,他们也想要重新修建房屋,不过他们要是想重新修建,一切材料和人工费都要他们自己出,费用不菲。

    那种房子也不是说有钱就能建的,还需要走县府的手续,批准砖窑烧制这批青砖,明确青砖数量,房屋才能开始修建……到最后,全都需要风瑾签字同意,不然无法修建。

    若是平时,几个人分摊,如今只有他一个人留守看家,自然很累了。

    除了这些乱七八糟的,还有象阳县本地的政务、各类矛盾,琐碎又麻烦,不是东家长西家短的矛盾,就是田地分配不均的吵闹,风瑾真想将这些事情丢给政务厅的女部。

    不过女部那边也已经忙疯了,他一个大老爷们儿还真是扯不下脸皮去为难一群小姑娘。

    魏静娴看到自家丈夫眼眶布满血丝,眼袋发青,内心有些心疼。

    她问,“这些公文很要紧么?”

    风瑾怔了一下,长久没睡的脑子反应有些慢,过了一会儿才明白她话中的含义。

    “不要紧,只是很琐碎?!狈玷?。

    魏静娴想了想,伸手取来一部分,然后将各类文件按照轻重缓急分门别类放好。

    长生待在她怀中,不安分地扭一扭,抬爪抓住她的衣袖,自顾自玩了起来。

    吃过下午的奶糊,长生扒着魏静娴的大腿,四仰八叉地睡,肥胖的小腿都能勾到桌案了。

    从正午忙碌到日落黄昏,堆积如山的竹简才慢慢减少。

    “多谢夫人了?!狈玷嗔巳嗝夹?,对着魏静娴笑着作揖。

    “回家吧?!蔽壕叉敌ψ诺?。

    一家三口正要起身,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罗越急得满头大汗,步伐急促而紊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