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坏风气的先例绝对不能开!

    想通其中关节,几位谋士全都保持了缄默,默认姜芃姬对那个犯罪兵卒的处置。

    姜芃姬正色道,“依照军法处置,全军观刑,当场杖毙!”

    姜弄琴俯身一拜,郑重地道,“主公开明,末将遵命?!?br />
    围观全程的直播间观众炸了,他们真没想到,这桩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胭脂鸟】:握草,宝宝的耳朵没有听错吧,竟然真的判那个男兵罪名确立?

    【放学上天台】:哪个学法律的来说一说,这事情放在我国算是啥罪名?

    【宝宝龙傲天】:需要我给你们解释一下我国的强歼罪不?强歼罪,是指违背妇女意志,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妇女发生*****的行为,或者故意与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的行为。这是我国刑法对于强歼罪的准确定义??炊嗣??

    【宝宝叶良辰】:看懂了,换而言之,女子对男性酱酱或者男性对男性酱酱,不算强歼罪?

    【宝宝李杀神】:理论上来说是的,不过依旧是犯罪,只是构不成强歼罪而已。麻麻,作为一名拥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容貌的男性,宝宝突然觉得我国好危险,能申请移民火星不?

    【宝宝王诛魔】:主播,感觉你真的可以上天了。等你家女营的女兵壮大之后,也许可以考虑成立一个妇男?;ば?。毕竟你家女兵好可怕,要是发生家暴,广大柔弱妇男怎么办?

    【宝宝刘斩仙】:话说,我看的真是古代直播间么?主播的手下接受能力好高啊。

    姜芃姬哑然失笑,哪里是他们接受能力高,分明是为了防微杜渐,不给人语言漏洞而已。

    如今这个世界男风盛行,兵卒被下令不准对平民女性下手,他们为了泄、、/欲,指不定就对平民男性下手了。如今已经出现了苗头,要是不克制,以后招募士兵都难了,谁还敢来?

    卫慈他们几个只是为了防止有人钻漏洞,破坏风气,并非为了?;つ行匀ㄒ娑?。

    他们用自己的思维考虑事情,与直播间观众的想法是截然不同的。

    这会儿,姜弄琴直起身,斟酌着问姜芃姬。

    “主公可还记得一员名为典寅的新兵?”

    典寅?

    听到这个名讳,在场众人也不算全然陌生,毕竟典寅如今不是住在军营就是借住在卫慈家。

    姜芃姬道,“自然记得,我还曾跟汉美说过,若是典寅完成新兵训练,可以调到我身边?!?br />
    卫慈听后暗中瞧了一眼自家主公,暗叹主公与典寅的君臣缘分果然是上天注定。

    “这个新兵怎么了?”她问。

    姜弄琴便将自己所见的说了出来,她道,“那个犯了重罪的兵卒便是这人抓出来的,末将见到他的时候,见他肩上、腰间挂着数十个人头,甚为悍勇,末将以为此人实乃可造之材?!?br />
    姜芃姬手指点着桌案,她原本是想等典寅训练结束,然后再调到身边好好培养,这人天生便是吃武将这碗饭的,好好培养必然成材,如今他自己在战场出了头……的确该提拔一二。

    想到这里,姜芃姬道,“这事儿我记下了?!?br />
    攻下成安县,到处都需要人。

    典寅自己凑上来,不拉个壮丁压榨劳动力,实在是有愧于她姜扒皮的外号。

    虽然屯田之法有一个大概的思路,但真正执行起来并不容易,姜芃姬打算将这件事情丢给李赟、典寅以及徐轲去做。李赟有开垦荒田的经验,对田间农事比较熟悉,典寅和徐轲辅助。

    商议的时候,门外传来一声铿锵有力的步伐声。

    姜芃姬一听便知道来人是谁,不正是孟浑与李赟么?

    “主公,末将有辱使命,未曾将逃走的青衣军头目尽数捉回?!泵匣胱魇魄胱?,李赟也是一脸的愧色,他们派了人去追赶,但他们对地形并没有青衣军那么熟悉,让不少头目跑了。

    卫慈瞧了一眼姜芃姬,她的表情十分平静,看不出喜怒。

    他出声询问孟浑,“孟校尉可知那些贼子向哪个方向跑了?”

    孟浑想了想,道,“应该是西南?!?br />
    “西南?”卫慈蹙眉,徐轲和亓官让也是脸色微变,“看样子,一时半刻清闲不下来了?!?br />
    西南正是茂林县,这也是青衣军的地盘。

    如今他们拿下了成安县以及象阳县,相当两县将位于西南的茂林县和东北的角平县隔开来,令奉邑郡境内的青衣军无法顾头顾尾,兵力无法集合到一处,很容易被攻破。

    奉邑郡一共有四县,以成安县为中心,茂林县位于西南,角平县位于东北,而姜芃姬拥有的象阳县与这两县接壤,处于成安县的东南,从地图来讲,直接切断了奉邑郡内的青衣军。

    不管是从战略来讲,还是从部署来讲,青衣军有动机攻打成安县或者象阳县。

    若是攻打成安县,相当于恢复到一开始的状态,但成安县在青衣军手里被蹂躏了一个冬天,已经榨不出多少油水,与其攻打破烂的成安县,还不如集合兵力强攻象阳县!

    象阳县乃是奉邑郡四县中面积最大的,如今又被姜芃姬治理得井井有条,民丰物饶。

    青衣军瞧了能不不眼红?

    趁着主力部队还在成安县的好机会,他们极有可能偷袭兵力较为薄弱的象阳县!

    徐轲问,“主公,如今可要派兵回援?”

    姜芃姬蓦地冷笑一下,说道,“为何要派兵回援象阳县?我们在那里留了不少兵力,防守所用的攻城器械又十分充足,有怀瑜与罗越镇守,你觉得丢城的可能性有多大?”

    亓官让悠悠地敲打着羽扇,道,“主公莫非是想……”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姜芃姬眯了眯眼,眼中闪过些许恶意的光芒,“若是角平县与茂林县真的派兵偷袭象阳,我们便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分兵端了他们老巢!”

    众人:“……”

    厉害了,我们的主公!

    卫慈更是无奈轻笑,看样子以后真的不能限制她上战场了,瞧她一肚子的火气没处撒,青衣军便成了出气包。她这般办法挺好,但保守一些,只偷袭角平县或者茂林县任何一个就行。

    她为了不受谋士阻拦,愣是选择分兵攻城。

    兵分两路,她带一路偷袭,另外的人去另一路偷袭。

    没了谋士在耳边念叨,更无人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她,到时候就能彻底放飞自我,美滋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