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环顾一圈,视线落到坐在角落的亓官让身上,对方依旧捏着那把常年不离手的羽扇,微微眯着眼,好似在认真听讲,又好似在走神划水,姜芃姬直接点名了。

    她问,“文证觉得此法如何?”

    姜芃姬认识亓官让那天起,她便知道这个人的坏毛病,若非必要绝不拔尖,甚至会刻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啧啧,这家伙是不是太惜命了一些,生怕自己表现太好惹来杀身之祸?

    亓官让自然没有走神,相反,他听得很认真,甚至仔细思考了屯田之法的利与弊。

    很显然,如今推行此法,绝对是利大于弊。

    不过长久累月之后,那就说不准了。

    土地属于官府,取税比例完全由姜芃姬一人说了算。

    说句大逆不道的话,要是她不在这个世上了,后继者心性又不好,肆意加重取税比例呢?

    这是其一,另一点便是世家士族。

    他们有着绝对的财力和权利,百姓纵然想办法买到属于自己的地,他们能守住这片家业?

    远的不说,如今东庆土地兼并严重,多少百姓在旁人巧取豪夺下变卖土地,沦为佃农?

    血淋淋的教训就摆在眼前!

    不过,纵然想到这些,亓官让也不想在此时提出来。

    因为提了也没多少意义,主公需要在短时间内强大起来,百姓也需要尽快从重重打击中恢复民生,过上安稳富足的生活,屯田之法的弊端也需要到后期才能显露出来。

    爬都还没学会爬呢,考虑跑步之后的事情做什么?

    姜芃姬却不给他这个机会,道,“有什么想直接说出来好了,我又不会嘲笑你。你也用不着瞒我,有什么说什么就行,要是扯不出什么干货,回去之后你就别想着休沐了?!?br />
    亓官让嘴角神经略微一抽,半响之后才将自己之前的想法说了出来。

    过了会儿,他有些羞赧地道,“属下这是杞人忧天,现下情况,主公屯田之法再好不过?!?br />
    姜芃姬舒展眉头,道,“你这不算是杞人忧天,防范于未然与杞人忧天最大的区别在于——前者是短时间内有可能发生的,后者则是遥不可及的未来才会发生,甚至不可能发生?!?br />
    至多一二十年,她便能让整个时代翻天覆地,所以亓官让的忧虑没错。

    “你说的这些我先记下了?!苯M姬说完,转头对着卫慈和徐轲道,“这事情暂时先到这里,你们回去整理一下,等此战结束,我们再根据实际情况做些调整……”

    最好的未必是最适合的,姜芃姬深知这个道理。

    唯有符合这个时代的,那才是最适合的。

    卫慈与徐轲俯身道,“喏?!?br />
    过了一会儿,守卫禀告女营校尉姜弄琴求见。

    先锋营正在孟浑与李赟的带领下清扫青衣军余孽,姜弄琴此时过来做什么?

    姜芃姬压下眉头,令她进来。

    “末将姜弄琴拜见主公?!?br />
    姜弄琴进来之后,郑重行了大礼,得到允许之后才寻了位置落座。

    姜芃姬问,“弄琴,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方沉着声音回禀道,“末将肃清军纪,抓到违纪者三十二人,其中有一名重罪之人?!?br />
    姜芃姬对军纪这块抓得十分严格,考虑到生理需求,她一没有限制男兵成婚,二没有限制他们休沐时的寻乐举措,她都这么做了,要是兵卒在战争之时还反了重错,她绝对不会轻饶。

    听到姜弄琴这么说,她的声音也冷了下来。

    “其余三十一人,你依照军规处理便是。唯有这重罪之人,他反了什么错?”

    姜弄琴道,“奸银之罪。主公曾言,兵卒不得奸银百姓,否则一律以重罪处理?!?br />
    姜芃姬的好心情瞬间散了个干净,唇角噙着充斥着杀意的冷笑。

    “奸银之罪?”她道,“这般重罪,直接令全军观看,杖毙便好?!?br />
    听着这俩的对话,在场的三位谋士都暗暗拧了眉头。

    奸银之罪?

    依据犯罪情节衡量,最低也是死罪,这种死法干净利落,最重的便是生不如死,实乃酷刑。

    到底是哪个兵卒如此不长眼,顶风作案呐。

    姜弄琴道,“末将深以为然,只是此人所侵犯之人有些特殊,不知罪行如何衡量?!?br />
    姜芃姬蹙了蹙眉头,“身份特殊?”

    难不成兵卒把什么棘手的大人物给办了?

    姜弄琴开口,“那是一名男子?!?br />
    众人都懵了一下,兵卒是男的没错啊,不对……难不成犯了罪的是女营的?

    恕他们都是一群来自乡下土狍子,一提到奸银之罪,第一印象便是男与女。

    若是受害之人是男子,下手之人理所应当是女营……不过,这也说不通啊……

    姜弄琴不知道自己惹了多大误会,她又重述了一遍,“那名兵卒来自三营,被他所伤的对象则是被青衣军擒到妓营的男子,面容姣好,似与女子无异。主公曾言,兵卒不得奸银百姓。那名男子自然也算得上‘百姓’之列,故而弄琴以为这桩奸银之罪便能成立?!?br />
    三观震碎!

    卫慈、亓官让和徐轲听得目瞪口呆,看向姜弄琴的眼神好似怪物一般。

    总感觉自己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原来还能这么玩儿?

    徐轲讪讪地道,“主公,这……这未免也太荒诞了些……”

    姜芃姬看了一眼徐轲,然后视线暗暗扫了一眼卫慈。

    说起来,这位的颜值危险性也十分高啊,还是派个能打又忠心的人去?;け冉戏判?。

    作为爱护下属的好主公,她给自己点了个赞。

    姜芃姬垂下眼睑,道,“弄琴所言不差,百姓便是百姓,哪里还分性别?”

    徐轲便不言语了。

    尽管有些骇然,不过主公这话有理。

    不能因为受害之人是男子,被迫与人发生关系便算无事,兵卒的确是犯了重罪。

    他意识到,这是一个杀鸡儆猴的机会,敲打那些想玩文字游戏、钻语言漏洞的人。

    男子亦是“百姓”,若主公不贯彻此例,以后可就热闹了。

    如今,男风盛行,契兄弟还能算作美谈??!

    若兵卒以为亵玩男子不算罪,等以后攻城略地,将心思打到男子身上,那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