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慈瞧着自家主公,心生感慨。

    前世的主公最擅长打仗了,谁惹她,她哪怕拼了家当也要打回来,如今的主公却……似乎更加擅长画大饼?稳定人心的本事更是一等一。若曾经的主公能这般精明,何苦那般呢?

    先以户籍、婚嫁稳定女营人心,稍稍扭转象阳县百姓对于女营的偏见,激发女兵争名夺利的上进心,如今又想出这般屯田之法安抚俘虏,稳定后方人心,让他们死心塌地为她干活。

    女兵的户籍、退役后的婚嫁,这些都还没影呢,但是女营众人一个一个争着抢着上战场。

    根据先锋营孟浑所讲,这些女兵可了不得了,杀人的狠劲儿连大老爷们儿都忍不住腿抖。

    同理,屯田之法也只是口头上的计划,俘虏需要半年的“挖矿观察期”,然后还要自己动手为官府开垦荒田,开垦之后种地劳作、参与其他体力劳作,最后还要交不低的粮税……

    如此分析,似乎俘虏十分吃亏,但卫慈敢用人头保证,若是这一计划传出去,他们根本不用担心俘虏暴动或者趁机谋反,俘虏只会为了“十取一”的粮税而努力,对主公感恩戴德。

    唉……自家主公画大饼的画技真是越来越娴熟了。

    卫慈吐槽姜芃姬爱画大饼,但他也清楚,这人画出来的大饼,最后是能吃的。

    “你们觉得这个点子怎么样?”

    姜芃姬说得口干舌燥,抬手解下腰间水囊,咕嘟咕嘟喝了两口。

    徐轲沉吟半响,他本身也是出身平民,内心自然更加偏向百姓利益。

    不过他又是姜芃姬的谋士,时时刻刻要以她的利益为第一标准。

    主公都已经开口为百姓谋福祉,这般情形下,徐轲自然不会提议增高收粮比例。

    他诚挚地赞叹道,“此计甚好,绝对能在短时间内恢复民生,主公大善?!?br />
    东庆近些年天灾不断,去年又发生地动,粮食极度短缺,加之红莲教和青衣军打红了眼睛,令东庆北方的农业耕作遭到了极大的破坏,民生凋敝,百姓食不果腹,时有易子而食的惨状。

    若是实行姜芃姬所说的屯田之法,不仅能在短时间内恢复农业民生,让失去土地的百姓重新回到田地上劳作,他们也能囤积大量军粮,再也不用发愁打仗没有粮食了。

    这还是其中一个好处!

    另一个好处便是屯田之法生效之后的好处,它能吸引大量生存不下去的流民!

    乱世之中,领地上的百姓便是资本,有了大量的人口,还愁招募不到足够的兵马?

    徐轲和卫慈都是深谋远虑之人,他们的眼镜不止看到了眼前的利益,还有后续的好处。

    不仅这两位谋士在深思,进一步完善主公临时冒出来的办法,直播间的观众也在讨论不休。

    【第五更难产了】:你们这些肤浅的家伙,你们只爱别人的脸,但本宝宝跟你们不一样,本宝宝只爱主播的才华,每次认真思考、解决难题的时候,那模样……简直帅得合不拢腿。

    【跪求月票】:楼上别打岔,花痴也挑个正确时间。主播说的这个屯田之法,为什么我觉得那么耳熟?感觉好像是曹老板的手下枣祗、韩浩建议曹老板弄这个屯田制?

    【拒绝太监种马】:楼上记得没错,不过两者似乎有很大不一样吧?

    【荼蘼大佬】:查了度娘,的确不一样。曹老板那个屯田制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屯田民的自由,几乎被束缚在土地上,而且生活很艰苦的。官府收取的比例要么五五,要么六四,后期剥削十分严重,达到了八二比例,屯田民反抗逃亡,后来土地侵占厉害,屯田制基本废了。

    【女装害人】:怎么说呢,看了度娘资料,我只有一个感慨——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哪怕屯田民只是俘虏、流民、奴隶,那也不能百分之百断了他们的生路。古代百姓的容忍力强得超乎现象,只要不将他们逼得活不下去,他们根本不会反抗,只会选择逆来顺受。

    【夜舞焱灵】:所以说啊,主播坑人的本事真的强大,值得学习。明明她让人家去开垦无主之地,期间提供一些小东西,等人家收成之后分一大杯羹,百姓们还对她感恩戴德。

    【随风萧瑟】:也不算坑吧?对于这个乱世来说,主播已经算得上大大的好人了。

    姜芃姬眉头压下,视线飘过“后期剥削”、“屯田民反抗逃亡”、“土地侵占”这些词。

    这时候,有个观众问她。

    【云舒大宝宝】:主播怎么突然想到这个了?

    姜芃姬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思路。

    【主播V】:我部下兵卒会在春耕、秋收忙碌之时帮助百姓农耕,这算是一个启发,另外便是程丞先生的赠书,里面有不少屯田的记载,只是规模都十分小,故而屯田并不出名。

    对于远古时代的百姓来说,她所说的屯田之法也许是惊为天人的。

    只是按照姜芃姬的思维来看,这个建议却是顺理成章的。

    正如卫慈所说,铁矿再丰厚,总有挖完的一天,到时候那些俘虏该如何安置?

    以后的俘虏会越来越多,难道都丢出挖矿?

    不管是俘虏也好,普通百姓也好,对她而言都是“自己人”,她有义务“照顾”这些人。

    姜芃姬的“照顾”可不是准备好粮食物资,让人待在家里混吃混喝等死,她的“照顾”是最大限度压榨那人的劳动力,开发此人对社会的贡献力,让对方能养活自己,要是对方烂泥扶不上墙,姜芃姬就会将这种人放弃。

    这与姜弄琴此前的话是一样的。

    愿意自救的人能救,不愿意自救的人便是无药可救。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算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另类解读。

    俘虏没有其他事情可做了,那就去帮军队开垦荒田,学着怎么种粮食呗。

    在姜芃姬的前世,联邦奉行全民皆兵的理念,任何公民都有一定的战斗力。

    同理可得,她希望自己的百姓一样彪悍,不求战斗力有多高,但一定要能打!

    由此可得,农闲的时候应该要学一学如何打仗。

    以上的脑洞整合到一块儿,基本就能得出“屯田之法”的雏形了。

    嗯,思路就是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