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慈沉吟道,“这倒是个好办法,不过青衣军号称人员二十万,以后肯定会有更多的俘虏。主公难不成想把那些俘虏全部丢去挖矿不成?纵然那条铁矿丰厚,但也挖不了多久?!?br />
    俘虏人数一一旦超过某个临界值,那将会变成一个巨大的隐患。

    挖矿徭役必然是辛苦的,若是他们挖矿一辈子,难保这些俘虏不会想办法联合起来搞事。

    俘虏不能少,很多苦力都需要俘虏去做,但也不能过多,因为人数太多反而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若想要好名声,成为真正仁君,甚至还要想办法妥善安排他们以后的去路。

    卫慈希望自家主公不仅能做了好事,还要得了好名声,莫要像以前那般吃亏了。

    他倒不会自作聪明地为她做决定,一来他没这个心思,二来陛下也不是受制于人的性格。

    一次两次的好意,她能含笑接下,不和人计较,但擅作主张多了,她容不下那人的。

    所以,卫慈只是提出这点,至于如何做决定完全看她个人的意思。

    哪怕他不说,等以后俘虏营人数多了,她也会意识到这点的。

    姜芃姬想了想,道,“子孝这个担忧并无道理,以后总不能让天下败军皆为俘虏……”

    若仔细思考,姜芃姬这番话是相当桀骜的。

    这才拿下象阳县和成安县,她就认定自己是天下共主了,这口气还不算大?

    “……这样吧,这批俘虏先遣去挖矿,以半年为期限,若是表现得好又没有其他劣迹,可以给予‘赎身’的机会?!狈菜闶桥?,哪怕没有正式过户籍,但也算是她的个人私产。

    这些俘虏想要恢复自由身?

    可以,想办法给自己赎身就行。

    卫慈拧眉,问道,“赎身?不知如何赎法?”

    姜芃姬道,“这些青衣军的俘虏不同于半年前俘虏的那一批,他们的作风和行径十分恶劣,若是不好好锤炼一番,只能算是人渣,根本不堪大用。不如让他们挖个半年矿,静静心?!?br />
    当然,在这期间,这些俘虏依旧是“奴隶”。

    “半年间没有惹是生非,表现又十分良好,那便给他们一个机会——暂时作为民屯兵,接收简单的训练,平日大部分时间去开垦荒田以及田耕劳作。农闲之时能参与其他劳力建设,根据劳动多少给予粮食或者钱财。若是能为我军建功立业,酌情撤去奴籍,还其自由身……”

    养一群没用的俘虏,姜芃姬自然不愿意的。

    如果一昧压榨他们的劳动力,这也会成为一个隐患,不如一紧一松,给点儿甜头和盼望。

    这并非最终定案,但也给了众人处置俘虏的大方向。

    北方荒废的田地太多了,去年又经历了那么大的地动,很多田地无人耕种,成安县因为青衣军的缘故错过了去年的秋收和今年的春耕,这意味着两年间几乎颗粒无收。

    田多粮食少,不知道有多少人还忍饥挨饿。

    姜芃姬如今的人气积分不少,完全可以变出很多很多粮食,不过她并没有依赖这个渠道。

    一个正常健康的势力,应该能自给自足,甚至有富裕的粮食,不仅能喂饱百姓,还能有足够的钱粮打仗。商城兑换粮食固然简单,但没有一个完整的产粮体系,离了系统就得饿死!

    别忘了,她禁锢的只是“子系统”,本体还这个世界的犄角旮旯藏着呢。

    不仅如此,根据她对系统的几次试探,这些人气积分应该还有其他作用。

    出于这些考虑,姜芃姬觉得这些俘虏还是努力发光发热,千万别闲下来。

    徐轲沉吟半响,对姜芃姬这个建议颇为心动。

    她给予奴隶“赎身”的机会,并没有将所有的退路封死。

    这些俘虏要是有上进悔改之心,好好表现半年,可以当做民屯兵,为军队屯田耕种,秋收的粮食官民分配,至于两者之间的比例,姜芃姬倒是不会太狠。

    若是农具、良种、耕牛是官方出的,官收四成,民分六成。

    若是农具、良种、耕牛由各家各户自己出,官收三成,民分七成。

    田地皆为官府所有,农闲之时派遣兵卒当教官,传授对阵杀敌之道。

    他们也有上战场的机会,若能建功立业,根据功劳大小,还能从奴籍脱身。

    这些人要是没有这方面的意思,只想当个普通百姓,农闲之时可以参加其他有偿工作。

    若是他们劳作几年,甚至可以买到属于自己的田地,官收一成,民分九成。

    姜芃姬把自己的想法跟两个谋士说了一遍,越说越有想法,思维更加活跃。

    她的兵卒也有秋收、春耕之时下地干活的习惯,因为去年象阳县开垦的荒田太多了,各家各户分到田地极多,根本忙活不过来,春耕又那么短,错过了就可惜了。

    若是今年老天给脸,秋收的粮食不仅能养她的军队,还能养活整个象阳县,仍有结余。

    不过她的兵卒是以训练为主,耕作以及其他劳力为辅助。

    民屯兵则是以耕作劳力为主,训练为辅,哪怕作战素质不高,那也比普通百姓好。

    不过……

    徐轲蹙眉,问,“这分配比例,似乎让得太多了?!?br />
    官府方面出了农具、良种和耕牛,得利怎么说也该占五成而不是四成,毕竟田地还不是百姓的,更没有要他们租田的费用,按照主公所言,官府收来的粮食还包括了粮税……

    如此一算,这个比例甚至比如今的粮税还低了不少。

    “账不能这么算,真正算来也不算多……”卫慈倒是看清里面的门道,“对于民屯兵,估计主公没打算发饷银吧?哪怕发了饷银,想来也比我们的兵卒低了很多很多?!?br />
    这些民屯兵分到的粮食,的确是他们的,用于自家吃用。

    官府不给饷银,若是战争来临,敌方攻打进来,他们还要拿起武器抵御。

    换算得知,相当于他们自己种地、自己养自己、自己给自己发饷银,打仗还得上战场……

    对于卫慈记忆中的盛世而言,如今这个税的比例有点儿狠了。

    不过它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这些一穷二白的俘虏经过一番努力,有机会买到自己的田地,粮税十取一,也就是姜芃姬刚才说的官收一成,民分九成。

    对于如今这个世道来讲,这个取税比例是百姓不敢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