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城墙并非众人所想那般坚硬如铁,更不是用规整巨石堆砌的,它使用石头、黄泥、糯米、糯米汁、石灰之类的材料,成安县又只是北方较为偏僻的小县,城墙能坚硬到哪里去?

    阻拦寻常攻击没问题,但面对姜芃姬改良过的抛石机则有些捉襟见肘。

    她出动的还是巨型抛石车,理论来讲连当年上京城的城墙都能砸出一个不浅的洞,更别说成安县的城墙了,城墙固然坚强,奈何“天外来使”的威力超乎想象得大。

    拆迁队都没有那么残暴!

    除了姜芃姬、张平以及直播间的观众,谁也不知道竟有如此大威力。

    【今天五更呀】:玛德,主播这个抛石车总让本宝宝想到蒙古攻打襄阳城那会儿用的襄阳炮,也是一种配重式投石机……据说威力极大,能在地面砸出两米多深的深坑……

    【这是第一更】:诶,主播这个抛石车原型不是襄阳炮么?

    【一叶成舟】:不是很清楚,我看了那几天的直播,主播是在现有基础上改的。反正文科生看不懂那么复杂的设计图,只知道主播跟那个墨家的张平叽里咕噜谈论了很久很久……

    姜弄琴冷静地指挥着抛石车投射五轮,城墙已经变得千疮百孔,墙上的青衣军更是死伤惨重,他们缺乏足够的弓箭,又失去了制高点的有力地势,无法对等会儿的冲锋造成有效抵抗。

    姜芃姬下令抛石车暂停抛投,接连下了几道军令,十数架升降云梯从军阵推出来。

    这个时代的云梯仅仅只是比较结实、比较长的梯子,本身不具有?;すコ窍确姹墓δ?。

    要知道在一场攻城战中,攻城一方的损失往往比守城方要大,因为攻城一方想要接近城墙,必然要将自己置于守城一方的攻击范围,对方占据着地理优势,攻城方往往要用兵卒的人命去堆,架好云梯,再强行攻上城墙或者破开城门,死伤率自然很高。

    当然,要是攻城一方选择挖个地道,偷偷摸摸混进城,这就另当别论了。

    她就是打着暴力破城的主意,才懒得让人去当田鼠挖地道呢。

    姜芃姬制作云梯的时候参考了这个世界现有的资料和文献,在此基础上制作她的云梯。

    升降云梯底下有圆形硬木制成的滚轮,可以当做实心轮胎,便于整架云梯的移动。

    至于为何要弄出一个升降功能?

    她倒是有两个方面的考虑。

    一来,云梯的目标太过庞大,容易惹来敌方斥候的警觉,泄露己方军备秘密,若是能将云梯折叠,大大减少了暴露的可能性,守城方以为她没有准备攻城器械,指不定就掉以轻心了。

    二来,整个时代城墙的高度不是同一的,有些城墙巍峨壮观,例如曾经的上京城,有些城墙则只是比土墙高一些的土堆,升降云梯可以根据城墙情况调整高度。

    除了这些细节,最大的突破便是云梯基层的结构,里面是可以藏人的。

    兵卒推送云梯的时候可以藏在里面或者躲在云梯下方,可以用厚重的盾牌抵挡城墙上的攻击,有了庇护之处,哪怕敌人以箭雨射击,推送云梯的兵卒依旧能顺利地将云梯搭上城墙。

    城墙的青衣军已经被清理一波,后继者还没来得及补充,所以此刻登城的危险性是最小的。

    她下达军令,节奏不同的号角声又一次响起。

    憋了一肚子战意的先锋营步兵抢先爬上云梯,一个一个蹿得比猴子还快。

    谁家男儿不想建功立业?

    特别是看到女营动作比他们还利索的时候,男兵要是不争气,这脸面还能瞧?

    青衣军派遣人过来支援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只见那些身穿皮甲的兵卒抽出大刀便砍人。

    城墙之上混战一团,越来越多兵卒借助云梯爬上城墙,渐渐占据了人数的优势。

    青衣军纵然群龙无首,但各个小头目还是很多的。

    如今逃跑已经来不及,唯有努力守住城门,将敌人尽可能抵挡在外头,他们才有一线生机。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短时间内,十数架云梯能上来的兵力始终有限,只要守住城门不破,再集中兵力应付城墙上的人,青衣军未必不能守住成安县……嗯,他们想得挺美的。

    数十兵卒扛着一根三人合抱的圆木,预备撞开紧闭从城门。

    “一……二……三!”

    “一……二……三!”

    “一……二……三!”

    兵卒口中默念数字,数到三的时候一同用力。

    之前抛石车砸了城墙,多少也影响了城门,兵卒合力撞击十数下之后,城门应声破开,露出在门后抵挡的百余青衣军以及各类阻碍物,双方兵马在城门处交战,厮杀声不断。

    鲜血飞溅,残肢断骸遍地。

    流出的鲜血汇聚成淙淙小溪,好似蜿蜒的红色小蛇。

    城门口一战,青衣军溃不成军,根本无法形成有效的抵挡和攻击。

    兵卒冲击了城门,数十辆造型奇特的滚轮战车派上了用场。

    那些战车模样十分简洁,掀开上面挂着的遮挡物,露出战车真容。

    只见战车正面插着二十一根七八尺长短的矛,顶端锐利无比,两侧则插满了锋利的短刃。

    兵卒见状撤退,令后方战友先将战车推到队伍前段,冲入城内。

    这种战车专用于破城之后的巷道战,好似一只尖刺根根树立的刺猬,敌方难以靠近。

    青衣军群龙无首,那些小头目连逃跑都来不及,哪里会上战场组织他们进行有效抵御?

    姜芃姬这边的兵卒先是破了外面的高墙,一路切菜砍豆腐般推进到内城,沿路上留下了一条血路,青衣军见了人便逃跑,甚至挤到一处发生了踩踏,脸上布满惊恐和绝望之色。

    相较于好些天没有吃饱的青衣军,姜芃姬倒是没有苛待自己的军队。

    不说伙食有多好,至少不会让任何一个人扎紧裤腰带、忍饥挨饿上战场。

    孟浑已经许久没有见血了,城破之时,他领着人一马当先冲在前。

    李赟这小子不甘示弱,骑着马冲进了成安县城门,靠着灵便的优势斩杀了不少逃窜不及的青衣军,无数次挥动银枪,炸出一朵朵炫目的血花,那血花更是将他跨下的白马染成“红马”。

    姜芃姬蠢蠢欲动,奈何有两双眼睛死死盯着她,大有她敢杀进去,他们就死给她看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