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李赟抓着苍天将军的首级回来,己方擂鼓之声越来越响,宛若雨点,击鼓之人甚至激动地双颊发红,青筋暴起,双臂的肌肉鼓起来绷紧了袖子,全军气势越发高昂。

    “赢得漂亮?!苯M姬道。

    李赟这次的确赢得很漂亮,他的枪术的确极好,但战场和单纯的切磋是不一样的。

    他作为一名新手,第一次与敌方将军对战便有这样的表现,这说明李赟的天赋的确傲人。

    李赟忍着上扬的唇角,一双点漆星眸熠熠生辉,众人都能感觉到他周身萦绕的喜悦。

    另一边,青衣军的气势则一落千丈。

    城墙上的青衣军给苍天将军呐喊助威,当李赟陷入“颓败之势”的时候,他们更是气焰嚣张,然而谁都没想到李赟只是在洗刷对手,并且用了极为出乎预料的方式砍下了敌将首级!

    青衣军对苍天将军报以多大的希望,如今便有多么惊慌失措。

    “将军——”

    随同苍天将军一道出城的两个小头目惨烈地喊了一声,面上似乎恨不得拍马过去为苍天将军报仇,左手却牵着缰绳,忙不迭地向后撤去,吓得连马儿都无法操控,险些被摔下马背。

    这般狼狈胆小又薄凉的行径,看得直播间观众十分不齿。

    只见失去首级的苍天将军从马上跌落到地上,摔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涌出的鲜血染了一地,那匹臃肿的马茫然地站在原地,半响才拱了拱苍天将军的尸身,似乎在悲鸣。

    那两个小头目以及百来名青衣军连给苍天将军收尸都不敢,急忙撤退,想要回到城里。

    【明天五更】:我擦,这也太薄凉了吧?他们将领的尸体还在地上躺着,好歹过去给收个尸啊。直接哆哆嗦嗦地想要往回跑,不知道会更加影响士气么?蠢笨如猪……

    【你们懂的】:拜托,人都是怕死的么。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是忠肝义胆之辈?;坝炙祷乩?,如果是有忠肝义胆的人,估计也不会跟青衣军这些畜生混在一块儿了。这么做没毛病。

    【今天三更】:你们不觉得那个胖子躺地上像是一块儿摊开的肉饼么?

    直播间众人吐槽,也许是类似的残酷画面看多了,他们慢慢能接受直播间的血腥画风。

    如今看到死人也不会一惊一乍,他们的关注点在李赟和苍天将军无人收敛的尸体上。

    汉美小哥真是越来越帅了。

    那些小头目也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好,但他们又不想为了苍天将军去送死。

    要是去抢那个无头尸体,敌军趁机进攻怎么般?

    而且,他们的将军被对面的年轻小将斩于马下,这场仗还有打的必要么?

    哪怕是面临红莲教,他们青衣军都未曾吃过这么大的败仗,更遑论说被敌将杀了我军将军。

    如今,成安县的青衣军像是斗败的公鸡,颓丧无比。又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振奋士气,这导致士气越来越低迷,浑然没了打仗的勇气,只想用高大城门阻拦敌人,借此汲取一点安全感。

    不过,哪怕是守城,诸人也不觉得自己能守住。

    事实证明,不管他们要不要打,反正姜芃姬是肯定要打的。

    眼瞧着青衣军的气势已经抬不起来了,姜芃姬勾唇一笑,不如让它们消亡得更快一些。

    “取我弓箭?!?br />
    她伸出手,孟浑颇有眼色地取来姜芃姬的长弓。

    只见她轻松将那把沉重的弓箭拉开至满月,箭矢破空而去。

    “啊——”

    守城的青衣军被迎面而来的箭矢吓了一跳,惊慌地喊了一声,尔后耳边传来一阵木碎之音。

    下一秒,墙垛上插着的旗帜轰然倒塌,哐当一声砸在那名青衣军的脑袋上。

    现场寂静了一秒。

    随后,排山倒海的亢奋呼声直冲云霄,整齐划一。

    高呼之时,众人都能感觉到地面在颤抖。

    “主公威武!”

    “主公威武!”

    “主公威武!”

    姜芃姬刷的一声,抽出挂在腰间的长刀,遥指成安县,“攻城!”

    嘹亮的号角声自中军响起,响彻苍穹,迅速蔓延至整个军队。

    不过,有个现象令人疑惑不解,不管号角声如何嘹亮,整个大军始终不曾移动。

    直播间的观众懵逼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倒是城墙上的青衣军借着地势的高度,看清了姜芃姬军队大后方移动的庞大物件。

    “那、那是什么……什么鬼东西?”

    因为视力不行加上距离过远,一时间没有看清那五个移动的超大物件是什么东西。

    不过,他们快就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了。

    直播间的观众调整了观看视角,看得目瞪口呆。

    【春冽】:握草,抛石车??!

    【赤芸】:主播这是要上天啊,打个安成县你动用这么残暴的攻城抛石车?

    姜芃姬每日都会开直播,忙碌攻城器械那段时间也不例外,直播间的观众多少明白她弄出来的这个抛石车有多可怕,定点打击,兵卒不仅能控制石头落地位置,还能调整距离。

    理论来讲,这种抛石车最多能承受一百五十斤的石头,抛射距离极远,落地之后能砸出两三米的深坑,用这玩意儿去对付一个成安县……我勒个乖乖……

    主播这不是打算攻城,这是打算当拆迁队,直接把人家成安县的城墙给拆了吧?

    实际上,她只是想让手底下几个土狍子好好见识见识,他们家主公玩木头的成果。

    以后,科技将在战场占据越来越重的比重,但用人命填充的时代,总有一天会过去。

    姜弄琴指挥着这五人一组的投石车“炮兵”,瞄准了成安县的城墙。

    她哑着声音道,“发射!”

    只听一声声嗡鸣响起,五块巨大的石头好似天外陨石一般,猛地朝着城墙飞去。

    砰——砰——砰——砰——砰!

    接连五道声音响起,原本看似坚固的城墙宛若刀切豆腐一般毁了小半。

    青衣军正忙着般滚木,谁曾想“天外来使”落入凡间,惹来一阵阵动荡,那动静丝毫不亚于去年上京地动,有青衣军被砸了个正着,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变成了肉泥,有些则站立不稳,城墙又坍塌凹陷,平衡没弄好,一个脑袋栽下了城墙,砰地一声,没了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