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债未破百】:讲真,我是真的不理解古代人的思维,为什么打仗之前还要先通知你——你们要注意啦,本宝宝要带人过来打你们了,给你们准备时间,出来个人决一胜负……

    姜芃姬看到这条弹幕,暗中点了点头,她也是这个意思。

    为什么要在城下叫阵呢?

    直接下令强攻不就行了,他们有足够的攻城器械,破掉安成县城墙没问题的。

    如果卫慈知道她的想法,估计又是一声叹息。

    【今天赶飞机】:说实话,我也不懂,不过存在即合理,应该是符合当时的国情吧?像是我们这里的西方骑士,有两方同兵种互相对战的对决形式,步兵对步兵,骑兵对骑兵,炮兵对炮兵,不会出现炮兵轰炸骑兵或者骑兵冲垮步兵,打仗之前甚至会很有礼貌地打招呼……

    【可怜兮兮】:楼上,你说的这个是斗将吧?像是演义里面两方出了己方大将对决那种?现在是叫阵诶,感觉两者不一样。相较之下,我觉得叫阵还正常一些,斗将太中二病了。

    姜芃姬战场还能抽空看弹幕,看到这条的时候暗暗挑眉。

    她和这个观众的看法正好相反,叫阵蠢极了,反而斗将蛮有趣。

    斗将的话,她好歹能松松筋骨,不用傻乎乎地坐镇中军,岂不美滋滋。

    【求个月票】:啧,本宝宝就觉得斗将超级热血的。以前看老版三国演义,每次看到武将拍马出列,两军阵前一决生死,感觉特有味道。三英战吕布啊,温酒斩华雄啊,之类之类的。

    【男神花满楼】:古代有斗将的,又称为致师。致师者,挑战也。我是赞同之前那位小伙伴的话,存在即合理。在人口稀少、生存困难、寿命短暂的古代,过于粗暴的战争方式只会造成更多的伤亡……往往来说,斗将的胜负能极大程度地影响士气,甚至能成为胜负的关键。

    士气是什么?

    在姜芃姬那个年代,战争的第一要素是科技,第二是战术布局,武器则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因素,个人英雄主义对战争胜负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可在这个信息落后的年代,装备依旧重要,但士气似乎更加重要一些。

    士气过于低落,兵卒无心打仗,看到敌人甚至会望风而逃。

    敌人甚至连打都不用打,直接去抓俘虏就行。

    对于兵力弱势一方而言,若是斗将赢了,激发了后方兵卒的士气,甚至能以弱胜强。

    一个人撵着人家十个人跑,那都不带喘气的。

    一旁的徐轲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心疼卫慈,怎么就碰上这么一个刁钻的主公呢?

    “战场规矩一贯如此?!毙扉鹦ψ虐镂来冉馕?,他道,“常人皆知,叫阵之时不会说什么好话,纵然用对方听不懂的方言叫骂,这也没什么关系……只要知道那是骂人挑衅的话就行?!?br />
    姜芃姬被卫慈的眼神看得有些心虚,好似自己把这位小公举怎么样了。

    现在徐轲出来搭台阶,她顺着就下了,口吻生硬地转移话题,故作关心战局的模样。

    望向城楼,道,“还没人出来怎么办?”

    卫慈道,“继续喊?!?br />
    被叫阵一方长时间不出战,视为怯战,这也会影响双方士气。

    卫慈只是想要增加己方士气,打压敌方士气,对方出不出战并不重要。

    要是不出战,继续喊着,时机成熟便强攻。

    要是出战了更好,自家武将的武力值不是摆着看的,对方士气会溃败更快。

    “楼上的瘪犊子,若还有种,下来与爷爷一战……”

    “……莫非一个一个都净身,当了无鸟的缩头乌龟……”

    “……识相的,快点下来跪迎爷爷们进城,爷爷几个还能让你们死个痛快……”

    明明临近大战,偏偏城上城下对峙的场景太过惹人发笑,直播间的气氛相当轻松。

    底下叫骂的兵卒乐此不疲,巴不得将自己的声音传遍整个成安县,城楼上的青衣军神色惊慌惧怕,愣是一句反击的话都憋不出来。越是这样,双方士气差距越大。

    这时——

    姜芃姬眯着眼,倏地道了一句,“来人了?!?br />
    没一会,城上墙垛冒出个身材异常肥硕的壮汉,裸着上身,好似弥勒佛般袒胸露、、/乳。

    对方一上来便气急败坏地咒骂,“楼下的龟孙子,你爷爷在这里!”

    李赟眯了眯眼,耍了个枪花,驱马上前。

    “主公,请容许赟与贼人一战,必将取来对方首级?!?br />
    姜芃姬幽怨地看了一眼李赟,人家都主动请缨了,她还能跟下属抢人头?

    她是那种主公?

    “去吧,祝你凯旋得胜?!苯M姬看似大度地道,眼神带着几分不舍。

    李赟这个实心眼的孩子,哪里看得懂这些?

    他看不懂,卫慈看懂了,李赟回去准保要被穿小鞋。

    吱呀——

    成安县的城门开了一条缝,出来三个骑马的大小头目,身后还跟着百来名青衣军。

    等众人看清打头之人的模样,险些笑喷。

    【乡村原野】:沃德马,你们看到没有,那匹可怜的马……它的马蹄子是在打颤吧?

    【飘飘羊】:全场最佳——史上最可怜的马。

    远远瞧去,那名打头的青衣军将领右手拿着一把巨大的坎斧,衣衫虽然拢起来了,但因为身体过于肥硕,瞧着像是紧绷贴在身上……他一个人的宽度,抵得上正常三个男子。

    他一人坐在马背上,一屁股占了整匹马的半个身子,肥肉都塌下来了。

    他骑着的马也是体重超标,不复骏马该有的矫健身姿,四肢蹄子颤颤巍巍。

    这哪里是来打仗的,这是来搞笑的吧?

    【跪求月票】:我说,厉害了我的马,自己那么胖,还能驮着小山吨位的主人。

    【不给就要闹】:目测能有两百八十几斤吧?加上他手里的斧头,怎么也接近四百了……劳苦功高的马……

    那个肥硕的青衣军将军举着大斧头,对着骑马出列的李赟道。

    “孙子,你爷爷来了!”

    李赟鼻尖冷哼一声,跨下的马儿似有所感,打了个响鼻。

    这时,城墙上的青衣军倏地高喝一声——

    “苍天将军威武!苍天将军必胜!”

    李赟耳力超绝,听到这话险些没有绷住脸,这青衣军是逗比请来的么?

    姜芃姬忍住上扬的嘴角,轻咳一声,挥手道,“击鼓!”

    “黄口小儿纳命来!”

    那位苍天将军大喝一声,跨下肥硕的马儿倏地爆发出与体型不符合的速度。

    李赟眸色一沉,加紧马肚,持枪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