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浑冷笑着,“不管是北疆南蛮还是东庆,全都是一样的人,做出同样肮脏的事情不意外?!?br />
    李赟闻言沉默,对孟浑这番话不敢接口。

    哪怕是十六国乱世,中原腹地的百姓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这股优越感等大夏终结乱世,一统天下,令万国来朝之后达到了巅峰。天、、/朝上国的百姓怎么能和蛮族相提并论?

    要是孟浑这番话被那些老学究、老儒生听了,他定然要受到千夫所指,万民唾骂。

    在百姓眼里,蛮族就是蛮族,茹毛饮血、智商欠费、手段残忍的野人,中原五国百姓则是彬彬有礼、开启灵智的上等人,不管是东庆、南盛、中诏、北渊还是西昌,哪个瞧得起蛮族?

    孟浑却说人和人都是一样的,蛮族那些血腥手段,中原百姓也做得出来,只是不承认罢了。

    这般言论,当真是离经叛道,李赟下意识想要反驳,但底下血淋淋的现实让他无从说起。

    心中千般纠结,万般难受,最后只是化为一声叹息。

    依照李赟这个智商,他无法明白到底是这些乱民造就了乱世,还是乱世逼疯了乱民。

    “叹什么气,真是晦气?!泵匣牖⒆乓徽帕?,一双眼睛盯着那些作势准备原地歇息的青衣军运粮队,低声教训道,“为将者,切忌喜怒形于色,更不能被战局左右心情……”

    对于先锋营校尉来讲,时刻都要保持镇定的大脑和清晰的思维,一点儿错都不能犯。

    先锋营的兵卒占据着全军半数精锐,要是战局失利,士气锐减不说,战斗力也会大大衰退。

    校尉作为先锋营统领,不管是什么时候都要扮演好主心骨的角色,哪怕局势不好也不能轻易露出颓唐或者叹息这样影响士气的举动,哪怕李赟并没有这个意思……

    李赟憨厚一笑,露出孟浑熟悉的傻白甜气质,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什么,连忙绷紧了脸。

    另一厢,青衣军运粮队伍已经寻好阴凉的地方休憩。

    如今的天气还很凉,不过跋山涉水地运粮,伙夫消耗的体力很大,总是惹得满头大汗,倒是那些“监督”的青衣军轻装从简,喘气比推车扛粮的伙夫还要厉害。

    其中一人一屁股坐在辎重车上,挥动衣裳下摆扇风,略显浮肿的脸带着几分刻薄。

    “真踏娘晦气,要不是这些小娘们儿走得慢,咱们早就到了,吃香喝辣,哪里需要在这荒郊野岭浪费时间……”喉间涌上一股浓痰,他呸了一声直接吐到最近的一名女子脸上,见她惊慌尖叫,心情畅快很多,“真搞不懂这些小娘们儿,老子的子孙都吃过了,还缺一口痰……”

    另一人靠在辎重车上,腰后硌到挂着的脑袋,呸了一声将那个脑袋拽下来丢得老远。

    “别玩得太过了,这些小娘们儿可是要跟兄弟们分享的,让你小子在路上提前享受了一把,可也别把人玩坏了。自己吃了肉,也该让别人喝点儿汤?!彼酉呱ü儆嗝鐾飞⒎?,低垂着脑袋,瑟瑟发抖的女子,桀桀笑着,回味着什么,“女人的身子就是软,滋味也好……”

    乱世也有乱世的好处,要是天下太平,哪里能有如今的舒服日子?

    他们拼死一辈子也只是田里干活的山野汉子,想要尝到女人滋味,不知道要等什么时候。

    女子少,偏僻一些的村落根本娶不到女人,几个兄弟筹钱,合力买个共妻,这现象多得是。

    看守粮队的青衣军约莫有上千人,一双双眼睛在那些女子身上流连。

    这段日子都在加紧运粮,女人就在身边却不能碰,只有几个地位高的才能随便拉一个去草丛解决,不少人已经忍耐不住了,只是碍于长官威严,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瞧你们没出息的样子,回去之后,兄弟们全都有份,一个一个来,不急——哈哈哈——”

    那些女子似乎已经被折磨得麻木,除了少数几个会露出愤恨的目光,其他人全是一脸呆滞。

    能不麻木么?

    她们的村落家园毁于一旦,父兄眼睁睁惨死眼前。

    她们不只是身体遭受到了打击,精神更是趋近于崩溃。

    若这还只是开胃菜的话,每一日路上发生的事情便像是钝刀一样割着她们脆弱的神经。

    这些畜生若是觉得想吃肉了,她们便是最好最新鲜的肉食,眼睁睁看着原本还活生生的人被砍杀洗净,切好丢在锅里烹煮,甚至还有几个比较倔强的被活生生烹煮,这是何等感觉?

    【……或使坐两缸间,外逼以火;或于铁架上生炙;或缚其手足,先用沸汤浇泼……】

    【人肉曰‘想肉’,食之而使人想也?!?br />
    有勇气的咬舌自尽,没勇气的只能苦熬着。

    她们战战兢兢,生怕自己就是下一个受害者。

    相较之下,每个夜晚的银辱反而不算什么了。

    想逃,足下无鞋,周遭地形碎石甚多,双手被捆在同一条麻绳上,一个人根本逃不了。

    眼看着越来越接近安成县,诸人心中涌起阵阵绝望,有些人甚至觉得解脱了。

    若是这样死了也好。

    想来,地狱也没这般难熬吧。

    一部分先锋营埋伏隐秘之处,改良弩早已经上了弦,准星对着青衣军的脑袋。

    “头儿——俺怎么觉得今儿这个天气冷飕飕的——”有人感觉到些许不适。

    又有人道,“看看这些脑袋,谁不觉得冷啊,胆小鬼?!?br />
    周遭爆发出一阵哄笑。

    在进入青衣军之前,他们很多人都是勤恳种地的农人,不过尝到放肆的味道之后,他们已经回不到当初的状态,也找不回那种“淳朴”,对胆小的同伙肆意嘲讽,哄笑不停。

    “好了,休息够了全都滚起来,将这批粮食送到城里,再一起去享受美——”

    领头的之人话音未落,眉间突然迸溅出一朵鲜艳夺目的血花,一支箭头露了出来。

    诸多青衣军正要弯腰起身或拿起放在一旁的武器,正处于神经最为松散的时候。

    一波偷袭,零零散散倒了两三百的青衣军。

    幸好孟浑他们是迂回抄到青衣军后方,不然他们的踪迹也会被对方伺候发现。

    “敌袭——”

    “有敌人——”

    一波攻击之后,尸体倒了一地,这些青衣军才堪堪反应过来。

    人群已经彻底混乱。

    此时,原本空无一人的茂林草丛冲出千余人,打头的正是李赟。

    一杆银枪正要出手,等冲进前才发现自己的目标已经被人捅穿了脑袋。

    李赟:“……”

    谁又抢他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