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已经昏暗,厚重的乌云从四面八方涌来,密集堆砌在一起,聚集在一起笼罩住天幕。

    抬头一瞧,那竟然像是一口倒扣的黑锅罩住了大地,呼啸的狂风吹卷草丛,带起一阵阵略微带着泥土特有的泥香,前些日子下过大雨,坑坑洼洼的泥地积满了未蒸发的淤泥积水。

    “报——前方发现行军痕迹,疑似敌方?!?br />
    数个斥候逐一回报,孟浑听后面色沉凝,一旁的李赟眼神冷厉,“我们暴露了踪迹?”

    孟浑蹙眉,嗤了一声道,“未必是我们暴露了,也有可能是敌军有其他打算。再去探!”

    一个个斥候被派了出去,一个个消息逐一传了回来,孟浑与李赟的表情渐渐舒缓下来。

    “按照判断,行军痕迹是半天之前的,看这个路线他们应该没有发现我们……”孟浑骑在马上,几日行军下来没有来得及洗漱,看着有些粗糙,眉间皱痕形成几道深深的痕迹。

    李赟的情况倒是比孟浑好一些,他还是新鲜小鲜肉,哪怕糙一些也只是让他更有味道而已。

    如今成了先锋营副校尉,李赟倒是变得高冷而严肃了。

    “青衣军没有完善的辎重补给来源,只能依靠搜刮当地百姓维持军用开支?!崩钰S眼中闪烁着狂热的战意,如果这真是青衣军最新补给辎重,那他们便是运气爆发,注定有个开门红。

    他伸舌舔了舔干燥起皮的唇,道,“如今还不知道成安县是个什么情形,不过辎重一向是军队命脉。若是切断青衣军向成安县的补给,哪怕是围困也能将成安县拿下……”

    奉邑郡共有四郡,分别是姜芃姬拥有的象阳县,以及青衣军占领的成安县、茂林县以及角平县,其中象阳县是四县之中地处偏僻,但面积最大的,其次便是最繁荣的成安县。

    成安县地理位置比较特殊,进可攻退可守,一向是奉邑郡的中心,鉴于种种原因,这里也是青衣军最先盯上的肥肉,如今更是成了他们的大本营之一,预计驻守两万余青衣军。

    尽管不知道青衣军的具体情况,不过根据之前的探子回报,青衣军和红莲教掐了一个冬天,各方面的资源极其短缺,如今若是截了他们的粮草补给,这能给中军进攻带来极大便利。

    面对这个提议,孟浑也心动了,如今他是先锋营校尉,是否追击进攻由他一言决定。

    先锋营担负着整个军队的探路任务,不仅要侦查敌方地形,还要关注敌方动静,扰乱敌方布置,在情势允许下还要与敌方先头部队交锋,最大限度收割战果。

    如今发现青衣军的补给队伍,若是不趁机把握机会,等辎重运输到安成县,反而徒添麻烦。

    倒不是说这些辎重是大力丸,能让青衣军上天,这关系到士气问题。

    若是自家主公挥兵城下,青衣军得到了这批粮草补给,他们的士气就会维持在一个比较高昂的层次,一昧跟他们打拉锯消耗战,拖延时间等青衣军援军,这对己方不利。

    若是没了这批补给,青衣军方面人疲马乏,只需稍稍围困个几天,他们的士气就一落千丈。

    没了士气,攻城会更加顺利。

    孟浑很相信自家主公制作出来的攻城器械,也期待它们第一战就能爆发出超乎预料的效果,但攻城之时难免有人牺牲,能减少牺牲的兵卒,这也是一件好事,很快他就做了决断。

    “追!”

    下令追击的同时,他还派遣斥候将这条命令传给了中军。

    虽然先锋营可以到处浪,但也不能随浪,要是跟中军彻底断了联系,无异于被切断身体的蚯蚓,两头都短,要是这个时候和敌方发生了遭遇战,两头不能兼顾,那就要哭了。

    事实证明,孟浑做事比姜芃姬稳妥保守。

    要是让姜芃姬统领先锋营,画风大概是哪里能浪去哪里,敌人所在之处便是她刀锋所指之地,蚊子再小也要啃下来,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至于中军是啥,关老子屁事。

    敌人来了自己扛!

    所以,卫慈一度不能理解这样浪到没边的家伙,到底是怎么成为天下霸主之一的?

    直到他的旧主被这人砍了,他入了芃姬的阵营,这才知道其中的奥妙。

    先锋营是疯狗,中军和后勤也是一群好战分子,想要偷袭指不定就落入人家圈套了。

    后来抓了几个谋士当保姆,情形倒是好多了。

    不过,文臣谋士都是勤劳的保姆,武将依旧是撒开了蹄子到处跑的疯狗。

    前面的人一边打仗一边扩大战果,后面的保姆到处收拾烂摊子。

    好比老奶奶端着奶瓶努力呼唤孙子喝奶,调皮孙子总是一副“不听不听王巴念经”的表情。

    他们能怎么办呢?

    他们也很绝望啊。

    卫慈不由得可怜了一把姜芃姬以前的文臣班底……哦,今生的班底似乎也同样可怜。

    他暗中瞧了一眼姜芃姬,对方听闻斥候传来的消息,果然流露出可惜和羡慕的眼神。

    “主公需要坐镇中军,不可轻动?!?br />
    卫慈跟念紧箍咒一样,悠悠地提醒她一句。

    “我还什么话都没说呢?!苯M姬令过来报信的斥候下去,扭头对卫慈翻了个白眼。

    【老司机联萌】:是啊,主播的确什么都没说,但你的眼神明晃晃出卖了你的想法啊。

    【今天开始】:哈哈哈,主播刚才一脸羡慕的表情啊,突然就有些心软了。

    【月票双倍】:让好战的主播乖乖在中军坐镇,想想这些文人也是够可怕的。

    【求月票】:我相信主播不是轻易就能被掣肘的人,不能统领先锋营,但是她可以主动攻城啊,你们谁跟我一样期待主播叫阵斗将的时候,一马当先砍死敌方大将?

    卫慈这人太讨厌,哪壶不开提哪壶。

    只是,他和直播间观众的眼睛都是雪亮雪亮的。

    卫慈道,“主公想要统领先锋营,这是不可能的?!?br />
    要是让这个主公去统领先锋营,卫慈还真没把握能带着中军找到她的位置。

    姜芃姬笑道,“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可能?”

    卫慈抿唇道,“慈觉得,主公不会如此任性?!?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