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弄琴?

    这个名讳怎么那么像是女子的?

    不少兵卒内心暗暗生疑,由姜弄琴带来的那一部分精兵则一个一个将腰杆挺得更加笔直,脊背的肌肉略一紧绷,整个人像是绷紧了的发条,视线不由得注意到站在角落出列的姜弄琴。

    她并没有穿男装,只是穿了一身方便行动的衣裳,不同于男装却又能看出女装的影子。

    周身覆盖皮甲戎装,长发卷起高束与顶,冷着脸,步履坚定地从队伍中出列,屈膝半跪。

    “属下姜弄琴,拜见主公?!苯俪さ檬峙曰?,哪怕皮肤经过长时间的暴晒和磨练,显得有些粗糙,但五官轮廓依旧不能掩饰她是女性的事实,更别说这身材也不像是男的。

    如今一开口,略有些喑哑但明显是女性的声音,更是证实了这一点。

    竟然是个女的!

    大部分兵卒诧然地睁大了眼睛,哪怕他们知道女营不好惹,但从未想过有女子能上点将台。

    这不是开玩笑吧?

    幸好他们谨记训练时候的叮嘱,哪怕心中已经惊讶得不行,依旧维持纪律,没有交头接耳。

    这个景象令姜芃姬心情又好了几分,连带着她的声音都轻快了两分。

    “任命你为女营校尉,协助先锋营?!?br />
    女营规??煲咏磺?,勉强能算是一个营,不过她这次没把女营都拉出来,只是带了五百个人,每一个都是女营之中表现最为突出的,战场见见血,增长作战经验。

    虽然只是五百人的校尉,看着有些磕碜,众人甚至不知道女营的具体任务,但仅凭姜弄琴是女的、她上了点将台、任命校尉,这三点就足够众人目瞪口呆,心中不服也只能憋着。

    新兵不敢腹诽姜弄琴,更不敢质疑她的实力,有本事上点将台就是最好的证明。

    想到之前那个一人挑遍新兵营的女兵,他们现在还想打哆嗦。

    至于那些老兵,他们纪律严明,哪怕心中不服气也不敢在点将这种严肃场合提出来。

    于是,姜弄琴挂了一个校尉的职衔,五百名女营行军之时仅比先锋营落后一段距离。

    行军压力很大,但是这些小娘子都是从近一千五百人中作战选拔出来的,每一个名额都是她们从战友手中抢来的,自然不敢疏忽大意,更不敢错失此次锻炼的良机。

    早晚都要上战场,青衣军只是乌合之众,又经历了一个冬季的疲劳饥饿,人数听着多,时机战斗力相当不堪一击,加上长久与红莲教周旋,兵力消耗极大……

    有见识的女兵分析出此次战役的优劣,得出结论,想要最大限度活着积累经验,此战必去。

    青衣军只是她们的开始,以后还会有更强大的敌人,更加险峻的战场,死亡率更加高的战役,作为象阳县女兵营一员,她们迟早要迈出这一步,还不如先从危险性小的战役积累经验。

    置之死地而后生!

    姜芃姬环顾一圈,傲视众人,声音沙哑却不乏凶戾之气,令众人神经一紧,汗毛倒立。

    “出征!”

    因为去年初秋到冬末这段时间,古信用毫不值钱的玻璃茶器从北疆那边坑了好几笔巨额财富,用廉价的价格换来了大批量的羊皮以及品相中等的马驹,姜芃姬又趁机在古信带来的粮食里头掺杂了很多商城买来的米粮,如今的象阳县称得上兵马强健,粮草充足。

    别说打一场必胜的攻城战,哪怕是好几场狭路相逢的遭遇战,一样能扛下来。

    半年过去,象阳县靠着那几匹马驹,组建了属于自己的骑兵队伍,骑兵营人数不多,仅有六百余人,毕竟不是谁都适合马战的,培养一个骑兵,零零总总的投资可不小。

    骑兵主要用于冲锋、冲散以及切割敌方阵型,在古代战争中有着极大的作用和地位。

    考虑到骑兵营还不成熟,在攻城战中的作用也没有那么强大,姜芃姬并没有将这支宝贝疙瘩拉出来……养骑兵真的能将人养得肉疼啊,连姜芃姬这样的土财主都心痛。

    狂风吹卷,旌旗猎猎,象阳县在身后慢慢缩小,化为地平线上的一个点。

    姜芃姬骑着兴奋地恨不得撒蹄子的大白,不紧不慢地跟着,一旁的卫慈被风吹得面色苍白。

    见他唇色失了血色,姜芃姬道,“让你守城,你非要跟怀瑜换,这身子不好就别勉强作死?!?br />
    原本是计划让风瑾随同她出战,身体不好的卫慈留在大本营看家。

    不过对方却主动请缨,美名其曰风瑾要照看家室,他一介单身狗去哪里都没问题。

    姜芃姬看一眼风瑾,再看卫慈,本以为这两人会撕起来,哪里知道风瑾只是悠悠地看了一眼卫慈,卫慈同样意味深长地与他对视,也不知道眼神交流出了什么东西,两人达成共识了。

    姜芃姬:“……”

    不是很懂你们这些心思复杂的文人。

    反正最后的结果是卫慈胜出,风瑾留在象阳县看家。

    事后,她还听到亓官让吐槽了卫慈奸诈,这小子心肠坏坏的。

    “为何?”

    “县府工作那么多啊,真要将卫慈留下来,估计等咱们出征回来,他也离死不远了?!?br />
    留下看家的风瑾面对这么沉重的工作,当真能挤出时间和妻女共享天伦之乐么?

    这很悬啊。

    姜芃姬:“……”

    说得好有道理,她竟然无言以对。

    入夜之后,全军就地休息。

    行军途中不允许交头接耳谈论,所以这些兵卒已经憋了整整一天了。

    趁着吃饭的空档,七嘴八舌谈论姜弄琴这位前所未有的女校尉。

    “行军打仗岂是儿戏,怎么能让不是营妓的女子混入兵营?”

    在县府三申五令下,所有人都知道女营不做那种不正经的活计,没有那个兵卒敢去招惹。

    “那你去挑战对方呗,要是赢了,你说不定能取代她了?!?br />
    “呸,不安好心……老子要是能赢,早就是百夫长了,哪里还在这里跟你们扯淡?!?br />
    他们还真不敢面对面质疑姜弄琴,女营的训练情况他们也清楚,大老爷们儿都未必扛得住,她们倒是一个一个坚持下来了,光凭这一点都能赢得他们的尊重。

    但,这距离他们认可女营当战友,这还有长远的距离。

    兵卒哂笑,“还百夫长呢,你倒是先混个伍长当一当啊?!?br />
    行军四日之后,距离目标仅有半日路程,姜芃姬令军营好好休息一日。

    此时,先锋营查到了可疑的行军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