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嵩不是蠢人,风珏话中潜藏的意思他听得出来。

    只是,他实在是不甘心!

    自小他便知道自己宦官之后的身份有多么低贱,他想要结交的人瞧不起他,他瞧不起的人却想扒着他,渴望被认可的执念已经深入骨髓。如何才能被所有人都推崇认可呢?

    唯有成为治世能臣、国之栋梁。

    黄嵩目前仍旧朝着这个目标努力,借着地动救人的东风,扶摇直上成了皇帝最为看重的年轻俊才,年纪轻轻便已经是上校尉,但残酷的现实却不给他进一步的机会。

    到底是选择继续忠君爱国,还是选择保住自己和家人的小命?

    风珏给了他最好的建议,如今只看黄嵩自己如何选择了。

    半响之后,黄嵩喑哑着声音,怀着仅有的一丝希望,问风珏,“倘若……修书一封,告暗中告知陛下,假意答应昌寿王的招揽,暗中寻找计划反坑昌寿王一把,这样如何?”

    风珏表情冷淡,给黄嵩泼了一盆冷水,将他打击得不轻。

    “首先,昌寿王不会相信你是真心投诚的,哪怕相信,心里也会始终防备你,更何况他帐下谋士众多,兴许还会利用这点作为突破口,撕开谌州防线,届时你满身是嘴也说不清了?!?br />
    风珏缓了口气,继续道,“再者,圣上心胸狭隘多疑,你觉得他会相信你是假意投诚昌寿王?你要是这么跟他说,恐怕他会更加怀疑你有反叛之心,满门上下都会受到牵连?!?br />
    说完,他面色冷静地看着黄嵩,等待对方脑子彻底清醒过来。

    如今东庆北方已经陷入混战之中,百姓民不聊生,南面又是昌寿王与皇帝分庭抗礼。

    结果不管是谁输谁赢,这天下都已经乱得不成样子,非得圣人在世才能力挽狂澜。

    黄嵩他是圣人么?

    他不是!

    所以他只能做到最简单的自保,想办法增强实力,争取在乱世之中有一席之地,这样才能?;ぶ蜗掳傩?,进而图谋更多的东西。如今的黄嵩还是太嫩太柔弱了,他还需要狠心一些。

    半响之后,黄嵩痛苦挣扎的面容平静下来,闭眼深吸一口气,下了决心。

    “嵩知道了,这便书信一封告知圣上。以退为进谋一处安身立命之所……怀玠,辛苦你了?!?br />
    黄嵩的选择在风珏的意料之中,相较于安邦定国之志,黄嵩更加看重他自己的性命。

    如今被昌寿王的毒计逼到了绝路,黄嵩自然要想办法金蝉脱壳,以后再寻机会报仇。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下定了决心,黄嵩写了一封密信送入皇宫,几乎和另一封密信前后脚抵达皇帝的龙案。

    如今的皇帝像是精神分裂了一般,面对贵妃慧珺便是温声细语、无处不细致,面对其他人动辄雷霆大发,一个不快就有可能拔剑杀人,直接杀得人人自危,士族名流不敢妄谈政事。

    原本还有些朝臣对慧珺贵妃出现在前殿颇有微词,现在则生怕她不在,危险程度飙升啊。

    若是慧珺贵妃在,皇帝纵然暴怒也只是摔个东西,板着一张脸,受些委屈但性命无忧。

    若是慧珺贵妃不在,呵呵,那就要小心了,能完好无损地走出前殿,绝对是老祖宗保佑。

    今天瞧了,慧珺贵妃说自个儿身体不舒服,并没有陪着皇帝。

    贴身服侍的常侍在一旁颤颤巍巍地伺候,皇帝看了其中一封密信之后,龙颜震怒,一袖子抚开了桌上堆积如山的折子,整张脸的神经隐隐在抽搐,似乎极为痛苦。

    皇帝抚着脑袋,压抑着头疼欲裂的感觉,同时气喘如牛,看得旁人心惊胆战,不敢近前。

    常侍正犹豫着要不要暗中传人去找慧珺贵妃求救,皇帝又拿起了另一封密信,拆开密条的动作异常粗鲁,展开密信一瞧,紧皱的眉头略略放松,眼中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异样神采。

    第一封密信是密探告发昌寿王暗中招揽黄嵩,黄嵩与心腹幕僚在帐内详谈甚久的内容。

    第二封密信则是黄嵩写的,坦诚讲了昌寿王狼子野心,意图通过这般下作的举动挑拨他们君臣之谊,言辞恳切地表了一番忠心,又推辞说自己身体不适,恐怕无法在前线为皇帝分忧解劳,若是皇帝觉得他可堪大用,不如将他调到后方偏僻一些的地方,继续为皇帝发光发热。

    若不是第二封密信来得及时,皇帝恐怕已经下令让密探心腹将黄嵩暗中除掉了。

    只是,纵然这封密信来得及时,皇帝对黄嵩也有了膈应,忍不住怀疑对方是不是接受了昌寿王给出的优渥待遇,是不是对他不忠诚了,他想找个理由将黄嵩身上的职位全部撸掉——

    如今,黄嵩有自知之明,自请离开前线,皇帝反而不是那么厌恶多疑了。

    想了想,他提笔写下一封宣召圣旨,快马送到前线将黄嵩召回。

    他不想让别人觉得他无情无义,现在黄嵩主动给了台阶,他顺势就下了。

    写完这份圣旨,他又另写了一封任命黄嵩为昊州茂德郡翟阳县县丞的任书。

    因为心有怀疑加上黄嵩年纪轻轻,所以他也没有给黄嵩太高的官衔,只是给了一个颇为贫瘠、地势偏僻的小县县丞之位。若是黄嵩做得好,以后再提拔上来。

    昊州乃是东庆柳州二十一郡之一,六州之中最为贫瘠弱小的地方,其中茂德郡算是昊州比较繁荣的地方。茂德郡内的翟阳县则是其中最好的一块地方,也算是皇帝另类的补偿。

    这一切,全都在风珏的预料之内,以退为进帮黄嵩谋取了一处安身之地。

    当这两份圣旨传到黄嵩手中,姜芃姬也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带兵出征了。

    别看象阳县面积不大,但能出动的兵力却高达万人,个个都是狠狠练过的,尽管他们远远够不上姜芃姬心目中的“精兵”,但远远比那些顺风狂如狗,逆风卖战友的“兵”好多了。

    姜芃姬是各种嫌弃,但其他人却已经心满意足,对这支军队赋予了极大的期许。

    象阳县是姜芃姬的大本营,她要打下奉邑郡全境,自然不可能将所有家当都拉走。

    经过一番探讨,她将风瑾、卫慈、罗越以及四千兵马留守看家,其他人全部拉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