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比内院更加广阔的天地?

    魏静娴只觉得好似有一块碎石噗咚一声落入了心湖,荡漾起一片片的涟漪,慢慢扩散开来。

    她鼻尖蓦地有些酸涩,嘴上却笑着打趣,“夫君就不怕妾身忙于正事,疏忽了你和长生?”

    风瑾淡笑着,“若是如此,为夫替娘子多分担一些,你不就有时间多多关注为夫和长生了?”

    魏静娴脸色一红,轻轻啐了一口,羞恼道,“老夫老妻的,说这话也不脸红?!?br />
    风瑾哑然失笑,“成婚才几年呢,哪里就老了?!?br />
    夫妻俩浓情蜜意,安然就寝,第二天风瑾神清气爽地去政务厅报道上班。

    姜芃姬嘴里叼着包子,见风瑾过来,笑着戏谑,“啧啧,难得怀瑜也有睡过头的时候?!?br />
    风瑾也是不甘示弱,回敬道,“难得主公也有如此勤奋的时候?!?br />
    姜芃姬翻了个白眼,厚着脸皮道,“你错了,你家主公一向如此勤奋?!?br />
    若非教养不允许,他真想丢给对方一枚白眼。

    厚颜说这话的时候,这人的良心不会痛么?

    他家主公一向是甩手掌柜,除了某些不得不由她批字的文书,其他事物一概甩给下属,任性无比,想要在政务厅碰见她,要么自己今天撞了大运,要么对方闲着无聊蛋疼。

    姜芃姬打了个哈欠,继续和成堆的文书僵持。

    “主公今天怎么如此勤奋?”风瑾落座之后询问卫慈,别看卫慈身子骨似乎不怎么好,每天都是最早来的,工作效率也是高得令人敬佩,“她一向不怎么喜欢看这些文绉绉的东西?!?br />
    卫慈失笑道,“主公怕是受够这般平静的日子,亟不可待想要对奉邑郡动兵了?!?br />
    他不敢说自己多么了解这个女人,但对方某些脾性他还是了解的。

    安逸虽然令人眷恋,但时间一长经会催生懒惰,而这个女人最厌恶的便是懒惰。

    风瑾听了表情一怔,无奈地道,“可是……姜女郎带来的部曲与原先的兵卒需要时间磨合?!?br />
    姜弄琴带过来的两千部曲可不是菜鸡,绝对是此次攻打奉邑的主力部队之一。

    若还没有磨合好便贸然拉去战场开战,风瑾担心己方吃亏。

    卫慈神情自然地道,“所以啊,主公这不是闲得无聊,给自己找事情做?”

    这边,姜芃姬磨刀霍霍向奉邑郡的青衣军,另一处战场也已经陷入胶着状态。

    南方,昌寿王的脸色越发难看。

    入春之后,他打着“清君侧”的名义举兵围攻谌州,本以为势如破竹,结果却出乎预料。

    预料中探囊取物便可拿下的谌州,暗地里竟然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他以为自己可以轻而易举拿下谌州各地,威逼皇帝禅位,谁知谌州方面不仅将他的队伍挡在谌州边境,某几处战场还给他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一连三日下来,共计损失五千兵卒。

    “那个黄校尉必然是受了高人指点,兵法一道相当娴熟。若想拿下他,恐怕要加重兵力?!?br />
    帐下谋士仔细看了探子发回来的消息,眉头稍稍松开,旋即又蹙起些许,好似十分困扰。

    也不知道背后是哪个高人指点,他们总能快一步猜出他们的意图,极少正面作战,以偷袭和骚扰为主,努力扬长避短,严重阻碍了昌寿王这一边的进攻步伐。

    昌寿王带来十数万兵马围困谌州,每一日都要耗费巨额的粮草,一个冬天过去,本以为谌州方面已经弹尽粮绝,他们便能用最小的损失拿下谌州,成为东庆之主,他将加冕为帝……

    可现实给了昌寿王一个狠狠的耳刮子,谌州方面不仅不弱,甚至还能跟他们打个平分秋色。

    想着开春之后把谌州一鼓作气攻陷下来,却不想栽了个小跟头。

    “呵呵,什么黄校尉,不过是宦官之后罢了?!辈偻醪恍嫉钠擦似沧?。

    黄校尉,黄嵩,黄常侍之干孙。

    黄嵩原为上京都巡,去年上京地动,他第一时间带着巡逻兵卒救出不少重臣和重臣亲眷。

    哪怕这些人都鄙夷黄嵩的出身,但碍于这条救命之恩,他们也不得不夸赞两句。

    借着这股东风,黄嵩的仕途变得一片亮堂,随后更是成为掌管五千兵卒的禁军上校尉。

    昌寿王攻打谌州,黄嵩主动请缨出战,皇帝龙心大悦,对他更加高看几分。

    于是,谌州左翼的战场便以黄嵩为首,也是目前为止最难对付的一部分,昌寿王的兵力虽然比黄嵩那边多不少,但双方交战几次,反而是昌寿王这里损失了五千余兵卒。

    哪怕昌寿王中路和右翼略有战果,但相较于左翼的损失,依旧还是吃亏的。

    谋士叹了一声,道,“英雄不问出处,纵然主公不爱听,但这黄嵩的确值得主公重视?!?br />
    昌寿王脸色一沉,面上闪过些许厌恶之色,“你有没有铲除这小子的办法?”

    那位谋士脸色看似不变,内心已经生出了几分厌恶。

    之前昌寿王当着一营长的将士下了他的脸面,如今更是颐气指使,丝毫没有敬重之意……

    他暗暗啐了一口,昌寿王如今还没登上帝位呢,已经迫不及待撕开礼贤下士的明主假皮。

    内心这么想着,嘴上却不敢继续触怒昌寿王的眉头。

    “若是正面战场,他背后又有高人指点,黄校尉并不好对付……”谋士挑了一下眉梢,心中已经生出了毒计,他语气阴冷刻薄地道,“不过仅仅只是将他调离战场,这倒是不难?!?br />
    昌寿王顿了顿,道,“只要将他调离走,等攻下谌州,回头再收拾黄嵩小儿轻而易举……你只管说你到底有什么计谋,若是可行,这便派人去做!”

    谋士忍着内心蠢蠢欲动的烦躁和厌憎,平静地道,“这倒是不用麻烦别人,只需主公写一封言辞恳切的招揽书信就好,能许诺多少好处便许诺多少好处?!?br />
    昌寿王不解,口头支票能将黄嵩哄骗过来?

    谋士暗道自个儿有个猪一般的主公,脑子真是迟钝得转不动。

    “并非是为了拉?;漆?,仅仅是为了让皇帝忌惮黄嵩,甚至产生杀意而已?!蹦笔垦约蛞怅嗟氐?,免得昌寿王听不懂,“皇帝极为多疑,黄嵩在军中声望日渐上涨,若此时传来主公欲招揽黄嵩的消息,皇帝纵然不杀黄嵩,也不会任由他在前线了。至于黄嵩……”

    谋士说到这里顿了顿,将之后的话咽了回去。

    这个黄嵩也不是普通人。

    不知道他是愚忠皇帝,一片忠心不改……还是见势不好,带着人撒腿就跑呢?

    不过,不管是哪种,昌寿王都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