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觉到有人看自己,上官婉寻找感觉看去,发现对方是个容颜绝美的青年郎君。

    李赟暗中点了点头,表示很满意,这样的警觉性不算差,上官婉暗中纳闷。

    上官婉和姜弄琴之前已经吃过一点了,原本想着不宜多食,但等外焦里嫩的烤肉涮了各种调料,食物的香气勾引她们的味觉,口中涎水分泌不?!?,其实也没有那么饱……

    这么想着,哪里还管什么矜持,该烤就烤,该吃就吃。

    “兰亭哥哥……不,现在喊你主公啦……这日子过得可真是舒心……”

    上官婉的饮食一向是荤素搭配,很少向现在这样只吃肉。本以为多吃两口便会觉得腻味,但沾着那些稀奇古怪的酱料,整整吃了两盘削好的肉片,要不是胃内容量不够,她还能吃。

    “吃你的烤肉吧,这么多都堵不住你的嘴?!?br />
    姜芃姬细细翻着烤盘上的肉片,眉梢轻扬,清冷的声音带着些许宠溺。

    上官婉叹了一声道,“长大了真是不划算……”

    姜芃姬眼睛一斜,睨了她一眼,问道,“你又怎么了?”

    上官婉开口,“若还是以前那般年纪,主公哪里会嫌弃我吃得多,只怕会哄着多吃两口?!?br />
    姜芃姬叹了一声,用干净的公用筷子加了小半盘子肉.

    无奈地道,“一番好心被你当成驴肝肺,肉吃不宜多吃,免得积在胃中不好消化。你倒是好,还误解我心疼烤肉,真是个小没良心的。喏,烤好的都给你了……”

    看着上官婉和姜芃姬的互动,亓官让眉梢微扬,与徐轲对视一眼,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郎情妾意……年轻就是好啊……”

    亓官让压低声音调侃了一句,徐轲听了回以一抹“你我都懂”的表情。

    按理说,自家主公今年也已经十六岁了,但除了第一任未婚妻——如今的风瑾夫人,魏静娴之外,似乎没听过主公有其他红颜知己。

    主公年纪还小,他们也不是很着急,再则说了,自家主公如此怜香惜玉,还愁没有女人缘?

    在这件事情上,两人的观念比较一致,大丈夫先立业,成家不急。

    说起成家结婚,徐轲和亓官让还暗中担心了一把风瑾和主公的关系。

    风瑾可是主公前任未婚妻的现任丈夫,这俩凑到一块儿真心没事?

    事实证明,风瑾当真是仁人君子,胸襟豁达,并没有在意那些流言蜚语。

    甚至在去年新年宴的时候,他还十分大度地携同妻子和孩子一起出席。

    如今冒出一个与主公关系匪浅的上官婉,他们觉得……说不定好事将近啊。

    事实上,当亓官让感慨“郎情妾意”的时候,卫慈端着杯子的手抖了一下,酒液洒了出去。

    风瑾更是一脸的纠结。

    真心好艰难啊,守着只有少数人才知道的秘密,看着自家队友在那边胡思乱想却无法解释。

    “由着他们乱猜,反正不会成真?!蔽来忍统鲆徽徘嗷疑呐磷?,淡定地擦干手上的酒液。

    要是自家主公对哪个男性殷勤,倒是能八卦一番,对着上官婉,他不担心。

    风瑾听到卫慈的话,扬唇一笑,“瑾也是这般想的?!?br />
    两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举杯对饮。

    卫慈身子骨还弱,喝的酒都是养生药酒,经过数位郎中一致认可,可以慢慢驱寒。

    “静娴也在象阳,去年生下的长生也能说话走路了,你要不要去瞧一瞧?”

    上官婉听了,眸子亮了亮。

    “自然要去的,我许久没有见过静娴姐了?!?br />
    等见到了魏静娴,两人自然又是长吁短叹,互相倾诉这些年的遭遇。

    得知上官婉最后摆脱了张氏,魏静娴不由得为这个小姐妹开心。

    之前飞信传书,上官婉告诉魏静娴,她要嫁给一个死人,男方送来的聘礼还附赠了一册女四书,未来婆婆更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出言羞辱,让上官婉好好研读女四书,收敛婚前那些不干不净的臭毛病……那时候,魏静娴都觉得气愤无比。

    堂堂上官氏嫡女,高门士族出身,岂能容忍那般泼妇羞辱贬低?

    只是,家家都有难念的经,魏静娴那会儿还跟风瑾在上京做人质,自身难保。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安慰上官婉,无法真正帮助她什么。

    魏静娴抱着长生,“如今好了,再也不用担心了?!?br />
    上官婉感慨道,“是啊,以前是上官氏的上官婉,如今上官婉只是上官婉?!?br />
    “姨……”

    长生最近喜欢记人,逮着一个就重复不停地念。

    上官婉瞧着长生的模样,脑中不由得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静娴姐现在都在家带着小长生么?”

    魏静娴怔了一下,“是呀,长生年纪还小,又不喜欢粘着奶娘或者丫鬟……”

    长生年纪小,脾气大,下人还真是压不住她,只能养在自己身边。

    “静娴姐,有没有想过去谋一份差事做?”

    魏静娴被问住了,眼神有些莫名地瞧着上官婉。

    “婉儿怎么突然这么问?”

    上官婉也说不出来为什么,只是觉得魏静娴在闺中也是熟读经子史集,晓得圣人道德,要说才华,比不上风瑾这样的人,但总比那些目不识丁的愚人好多了。

    只是困在小小内院之中,未免也太过浪费了。

    上官婉因为本身的经历,内心始终缺乏安全感。

    若是以前,她觉得一个士族贵女做到应做的责任就行,如今却觉得那般生活有些危险。

    她斟酌了一番,将自己的话如实说出,魏静娴并没有露出恼怒的表情,反而若有所思。

    魏静娴叹息一声,“各人有各人的活法……长生她还小,我放心不下?!?br />
    到了晚上,夫妻就寝之前,魏静娴与风瑾说了这事。

    风瑾正要脱衣,脱一半停了下来,道,“等长生再大一些,你试一试也好?!?br />
    魏静娴诧异,好似不认识丈夫了一般。

    风瑾笑道,“兰亭组建女营,甚至‘男扮女装’去教训新兵营,聘用女子进入政务厅,让姜弄琴为将。你猜她是要做什么?她的身份不可能瞒一世,依照她的脾性,也不可能这么做。如今这些,全都是铺垫。等大家伙儿都适应得差不多了,我想我们也该有一个堂堂正正的女主公了。你一人待在后院,守着长生,难免无聊……去试一试,这天地远比内院更加广阔?!?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