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红了红脸颊,低低地道,“婉儿那点儿墨水,怎么能为人师表?”

    姜芃姬道,“我家婉儿再聪慧不过了,只是教授简单的学识,你肯定能行的?!?br />
    “可是……”她瞧了一下坐在一旁的姜弄琴,低声道,“婉儿更加喜欢跟弄琴姐一般……”

    一路北上,上官婉见识太多以前接触不到的东西。

    越是这样,她越发想要力量?;ぷ约?。

    姜芃姬能明白她的心思,也不强求。

    “你这么做也没错,但你的武艺还不行。若是上了战场,危险性极大。不如这样吧,你现在学堂任教一段时间,我给你安排一个武艺师父,等你从他那儿出师了,便允许你上战场?!?br />
    上官婉想了想,笑着应下。

    姜芃姬暗中压着眉头,暗暗想着,到时候嘱咐李赟把关严格一些。

    要是武艺到不了某种程度,不放她出来。

    战场是什么地方?

    一不留神就会丢了性命,上官婉还需要时间成长。

    叙旧之后,上官婉不禁想到沿路过来看到的街道房屋。

    她想了想,感慨道,“婉儿跟随部曲,从河间一路赶到象阳,深知北方形势如何混乱。这般情形下,哥哥治下之地的百姓还能安居乐业,春耕景象热闹非凡。唉,能摊上兰亭哥哥这样的好官,象阳的百姓也是幸福?!?br />
    姜芃姬哭笑不得地道,“你就拍马屁吧……骨头都要被你哄酥了?!?br />
    她吩咐县府小厨房给上官婉和姜弄琴备了餐点,两人一路上没吃什么好东西,一般都是用冰冷干硬的干粮兑着烧开的雪水,勉强应付一顿。

    如今嗅到香气诱人的美食,她们都顾不得形象,敞开了肚子大吃了一顿。

    姜芃姬去政务厅,让人把李赟喊过来。

    “我给你一个收了个徒弟?!彼?。

    李赟懵了一下,连忙摇头,“赟武艺不精,如何能为人师表?”

    姜芃姬道,“不是让你现在就上任,等彻底攻下奉邑郡再说,如今你安心备战就好。等准备完善就可以出征……至于婉儿,她是个好学的好学生,你偶尔去学堂指点一下就行。忘了说,我将学堂夫子的任务交给婉儿了?!?br />
    学堂?

    李赟没反应过来,亓官让也傻了,象阳县什么时候折腾学堂了?

    姜芃姬双手环胸,补充道,“学堂是我临时决定的,还没来得及跟你们商量?!?br />
    准确来说,当上官婉出现的时候,她才决定了开始组建学堂。

    亓官让和李赟:“……”

    有这么一个说风就是雨的主公,当下属的心好累。

    亓官让知道姜芃姬经常惹事儿,但也知道对方不是随便的人,每一个举动都经过考虑。

    他诧然问道,“主公为何想着兴办学堂?”

    姜芃姬扭头反问,“你不觉得我们手里可用的人太少了么?”

    李赟挠头,憨厚地问,“可是……不是可以招人么?办学堂不容易吧?”

    姜芃姬暗暗翻了个白眼,其他事情都可以缓一缓,学堂这件事情关系到以后的长久发展呢。

    “招来的人,哪里有自己培养出来的人才忠心可靠?你家主公我现在人单力薄,真正的大贤之才未必能瞧得上呢?!苯M姬好笑地说道,“你知道象阳县怎么建成如今的模样的?去问问文证他们就知道了,年前累成什么样子。若是能培养一批可用之人,能省心省力不少?!?br />
    人才啊,不管是什么时候都不嫌多的。

    姜芃姬又道,“倒也不用学得如何,更不求他们学富五车,只要能识字算账就行?!?br />
    等基础人才够多了,她打算着手培养精英人才。

    前者耗费时间段,见效快,后者期限漫长,但是对以后的发展有益。

    她明白,一个国家的繁荣昌盛少不了庞大的基础人才,更缺不了当做“大脑”的精英人才。

    只是如今想这些还太早,她打算一步一步慢慢来。

    亓官让第一时间想通其中的关键。

    的确,他们现在倒是不缺顶尖人才,独独缺少能用的基础人才。

    根基夯实了,才能盖更高的楼。

    只是……办学堂的话,肯定不能只有一间,规模应该比寻常私塾大,这得投入多少?

    蓦地,亓官让有些心疼可怜的徐轲,如果自家主公真的弄学堂,徐轲得做预算啊。

    李赟问,“那主公,学堂什么时候建?”

    姜芃姬想了想,说,“等攻下奉邑郡吧。有探子去了那边调查情况,青衣军那一伙人的确是不会管理,笨若蠢猪。偌大一个郡,人口流失大半不说,萧条贫瘠得连个小县都比不上……想要恢复往昔,少则半年,多则一年……等奉邑郡稳定了,我们也算是站稳了脚跟?!?br />
    她如今官职只是县丞,郡守什么的,照理来说需要东庆皇室应允。

    不过没关系,谁拳头大谁就有话语权。

    奉邑郡郡守能对青衣军谄媚屈从,自然也会乖乖听她的话。

    等风瑾他们回来,姜芃姬特地开了个烤肉聚会。

    等众人发现席间多了两名女子,不由得怔了一下,这是什么鬼?

    风瑾瞧着其中一人,隐约觉得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这位是姜弄琴,从此往后,女营诸事将由她全权负责?!苯M姬道。

    罗越和李赟一愣,然后齐刷刷将视线落到姜弄琴身上,暗道这便是姜女郎?

    算上姜弄琴带来的女部曲,女营人数已经超过一千两百人,再添一些人,勉强能算作一个营,可以当做一个独立的作战单位,依照现有的规矩来看,这般规模,统军者可称之为将军或是校尉……自家主公竟然真的任命女子为将!

    倒是孟浑对着姜弄琴道了一声恭喜,对方回以一笑,“从今往后,还请教头多多指点?!?br />
    孟浑笑道,“指点不敢当,女郎如今也能独当一面了?!?br />
    姜弄琴生性沉默,做事低调,作风实在,孟浑以前和她配合,便觉得十分满意,印象极好。

    姜芃姬视线落向上官婉,道,“这位是上官婉,学堂建成之前,先负责政务厅女部诸事?!?br />
    政务厅女部,指的就是那二十几个在政务厅当下属的女郎。

    她们接触的事情不算大,但是细节很繁琐,倒是帮徐轲几个分担了不少劳务。

    上官婉?

    李赟暗中瞅了瞅未来的学生,虽然个子有些小,但眼神坚毅,不像是吃不了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