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示的效果是巨大的。

    看着一群女兵憋着一口气训练,姜芃姬眉梢一挑,默默又调整了训练,增加强度。

    时间又过了十来天,冰雪消融,去年开垦好的荒田也可以准备耕作了。

    耕田、农具、耕牛、良种都已经分配下去,象阳县逐渐热闹了起来,到处都是热火朝天的景象,田野间能看到农人辛勤劳作的身影,因为改良农具的使用一早便教过了,如今倒省事。

    使用改良农具,百姓惊喜地发现耕作效率比以前提高了好多。

    犁完一亩田,感觉也没以前那么累。

    在北方战局剑拔弩张的当下,这样盛世一般的繁荣景象令不少人心生感慨。

    整个北方,也许仅此一家了。

    春耕之前,依照习俗要举行一个春耕仪式,主持人便是县丞。

    姜芃姬做了不少功课,认认真真记下所有的流程,原本她只需要做个样子,摆个姿势就行,其他步骤自然会有人代替,不过她性格倔强不喜欢作假,春耕仪式上亲自动手。

    仔仔细细犁完一亩田,不管是犁田的深度还是其他方面,竟然一点儿都不比耕作经验丰富的老农差,围观的百姓发出热烈的惊叹,姜芃姬赢得满堂喝彩。

    “主公做事还是那么认真,一丝不苟的……”

    徐轲已经换下正经八百的儒衫,穿上一身麻衣裋褐,裤腿卷到膝盖位置,好似农人。

    风瑾穿得整整齐齐,他是春耕仪式的司仪,他眉梢一挑,笑着问询。

    “瑾怎么不知主公田间手艺也那么好?”

    长生跟着她的母亲一块儿出来围观春耕仪式,看到爹爹的影子,含糊地喊了一声“爹”。

    她穿得严严实实,好似新年福娃娃。

    “凉,凉——爹——爹爹——”

    小姑娘举着小胖手指着风瑾,一边喊,一边有口水挂在嘴角。

    聪明伶俐的长生在新年宴之后第一次喊了爹,之后说话也越来越清晰了。

    魏静娴抿着唇轻笑,抱着分量沉了不少的长生向风瑾的方向走去。

    “主公以前在河间的时候,跟老农学过?!毙扉鸹卮?,扭头又道,“怀瑜,你家女儿喊你了?!?br />
    风瑾笑着道,“瑾去看看?!?br />
    看着一家子乐呵的模样,思及远在河间的娇妻,徐轲心中隐隐有些艳羡。

    春耕仪式之后,今年的春耕也正式拉开帷幕,练兵强度陡然增加。

    出兵奉邑郡,收拾那边的青衣军,这是去年就已经订好的计划。

    等主公在北方彻底站稳脚跟,他兴许就能将寻梅接过来了。

    这时,姜芃姬赤着脚从田地爬上来,正要抬手擦汗,只见远处跑来一名传信兵。

    她抬手擦了擦汗,不慎有些泥水沾到脸上,询问兵卒,“发生什么事情了?”

    传信兵答,“回禀主公,西城门外有两千余人,自称来自河间,乃是主公亲信?!?br />
    来自河间?

    两千余人?

    姜芃姬的眸子亮了亮,脸上笑意加深,连脚都来不及洗,直接套了一双木屐。

    “你前方领路,应该是弄琴她们来了?!?br />
    她健步如飞,对着没反应过来的徐轲遥遥喊道,“孝舆,田里的事情交给你,我接个人?!?br />
    徐轲懵了一下。

    啥?

    刚想细问,自家主公迈着大长腿走得飞快,身后的传信兵得跑着步才能赶上。

    “的确是弄琴,来得真是及时!”

    姜芃姬令人开了城门,脸上带着灿烂的笑颜。

    姜弄琴这些年的进步,她都看在眼里,将女营交她全权负责,姜芃姬十分放心。

    不仅仅是她,直播间的观众也许久没有见到姜弄琴了。

    直播间的观众见证了这个古代少女从卑弱到强势的转变,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慨。

    听到姜弄琴终于从河间北上与主播会合,直播间开始一波又一波的打赏,庆贺姜弄琴归队。

    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来人不仅仅有姜弄琴,还有一个意料之外的友人。

    一道人影风也似得扑向姜芃姬。

    若非对方气息不带丝毫恶意,她都要出手将对方擒拿了。

    “兰亭哥哥——婉儿好想你——”

    姜芃姬匆匆出城,上官婉上来就是一个熊抱,笑声灿烂,话语中是浓浓的思念。

    “婉儿?你怎么会来……”

    姜芃姬懵了一下,抬手将上官婉抱稳了,免得她连累自己一块摔倒。

    传信兵见状,露出诧然的表情,旋即想到了什么,立马恢复眼观鼻、鼻观心的状态。

    噫,主公的未婚妻千里迢迢来追夫?

    传信兵偷偷转动视线,用眼睛余光注意姜芃姬和抱着她不放的上官婉。

    不仅这个传信小哥儿惊了,不少直播间的观众也懵逼了,主播怀中的妹子是谁啊。

    【诸位大佬求放过】:不是,这里有没有远古大神啊,科普一下这个妹子是谁。

    【坚果与小布丁】:呔——哪里来的小妖精,放开我家男神,你的爪子往哪儿放呢!

    事实上,人家上官婉不仅抱着姜芃姬的腰,她还埋胸了。

    【夜舞焱灵】:#抠鼻,明明是我家的女神,楼上刁民,想跟朕抢?

    【偷渡非酋】:我摇了摇自己的脑袋,老半天才想起来这个妹子是谁。这里是超级远古大神,我替你们科普一下:上官婉,特纯特可爱的妹子,上官氏最受宠的贵女哦,我记得她挺依赖主播的,主播对她也是一脸宠溺。

    上官氏最受宠的贵女?

    这个德行?

    不少观众懵了,他们看了直播间那么多年,知道裋褐是平民才穿的。

    上官婉身上的衣裳样式是裋褐,布料更是粗陋。在他们记忆中,贵女不都穿绫罗绸缎,平日里打扮得漂漂亮亮,雾鬓云鬟,满头珠翠,彰显低调奢华么?

    这个上官婉,怎么看怎么像是逃难出来的难民。

    “兰亭哥哥不欢迎婉儿了?”

    姜芃姬哭笑不得,“你这话可是诛心了,哥不欢迎谁都行,哪里能将婉儿拒之门外?之前耳闻你嫁了人家,如今不在家中当你的正头娘子,享受荣华富贵,怎么跑来象阳县这个穷乡僻壤。你说,哥能不惊讶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