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情容易出纰漏,非要细心、意志坚定之人才行。

    要是做得好了,那可是很高的加分项。

    一开始的事物并不繁琐,以卫慈如今的身体情况也能吃得消,等以后工作量大起来了,估计他的身子骨也养得差不多了……

    更加重要的是,她觉得卫慈可以信任,对方有治理天下之志,钱财迷不了他的眼睛。

    卫慈二话不说接了下来,心中想着制定一个相对完善的抚恤流程,“慈定不负主公所托?!?br />
    结合前世经验以及今生的分析改善,他觉得自己是目前最适合做这件事情的人。

    “嗯,两万贯记得找孝舆批条子?!?br />
    “是?!?br />
    姜芃姬不重视钱财,自个儿的私库经常被她当做公库使用,一并丢给账房管理。

    对她这般态度,徐轲也是哭笑不得。

    纵观古今,哪位上位者不是将公库当成私库用,偏偏自家主公任性,颠倒了个儿。

    姜芃姬不心疼这些银子是有道理的,因为全是大风刮来的,她心疼个毛。

    说起来,北疆那边已经卖了四批玻璃了,姜芃姬觉得可以先缓缓,将肥羊的胃口吊起来。

    出了正月,天气还是那么冷,整个象阳县隐隐有种大战欲来的气氛。

    百姓隐隐觉得气氛有些微妙,政务厅再度忙翻了天。

    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打仗不仅仅是兵力、战术、智慧的较量,更是财力后勤比拼。

    粮草、马匹、攻城器械、甲胄、武器……每一项都是烧钱的!

    特别是防御的甲胄和打仗所用武器,耗资巨大。

    姜芃姬不可能让她的将士一身素净布衣,捏着一杆木枪就上战??!

    那不是征战沙场,那是排队去找阎王爷谈心,给敌人送人头!

    姜芃姬听到徐轲给的账册统计,暗暗道了一声“穷”。

    若是自己这里能制作盔甲……

    姜芃姬眯了眯眼,想起当初她来象阳县做的规划……象阳县这地方,极有可能蕴含铁矿啊。

    不过,铁矿是否属实,这还是她个人判断,并不能完全确定。

    等这阵子稍稍清闲下来,她打算带人去查一查,若真有铁矿,能减少一大批支出。

    漫长冬训下来,新兵们已经适应了沉重的训练,加之饮食供应充分,一个一个兵卒不仅没有瘦,反而越发壮实了,原本还算合身的旧衣裳穿在身上显得有些紧。

    之前连三五里负重都抗不下来,如今可以扛着木头跑一个来回。

    所以说,人的潜力就像是海绵,挤一挤,总能挤出来的。

    这群五大三粗的男兵,训练起来不用手软,只要死不了那就往死了操。

    新兵与老兵不仅要进行各种各样的体能训练,还有军阵演练。

    远古时代传递信息的手段太落后,特别是战场这样瞬息万变的地方,军阵可以最大限度发挥士兵配合作战的成效,例如切割敌方阵型、围杀、包抄、战略性撤退……

    这些都需要极强的执行力,姜芃姬可不容许自己的军队有哪怕一个逃兵。

    只要让你冲,硬着头皮也得冲上去。

    让你撤退,哪怕敌人脑袋递到手上也不能贪恋战果。

    他们必须做到真正的令行禁止。

    一遍又一遍,枯燥地重复不停,直至他们养成听到号令就能立刻行动的反射性反应。

    出了正月,男兵营众人明显感觉到气氛比以前凝重许多。

    训练增强,伙食更好。

    天色乌黑一片,只要军营鸣声响起,兵卒就要用最快速度起身穿衣,在校场集合。

    一开始,大部分兵卒都做不到。

    时间一长,原本做不到的人也能做到了。

    当然,他们会卯足劲儿训练,还有另一重原因,他们被女营数百女兵刺激到了。

    自从上次新兵营嘲讽事件之后,姜芃姬隔三差五贴出解释公告。

    象阳县的百姓从一开始的怀疑到后来的将信将疑,某些家庭觉得姑娘碍事儿,狠下决心,将家中比较累赘的丫头送到了女营,女营的人数慢慢增长至六百人,终于达到了预期数目。

    姜芃姬并没有让其他人接手女营的训练,反而亲自上场。

    徐轲见状,暗暗为女营的小娘子们鞠了一把同情泪水。

    他可是为数不多知道自家主公“辣手摧花”本事的人。

    果不其然,被外界十分不看好,甚至报以鄙夷态度的女营,正式迎来了地狱般的生活。

    训练量仅比男兵低了两成,对于这些瘦弱的小姑娘来说,堪称残酷!

    平日里的姜芃姬好说话,一旦进入教官模式,除非女兵累得受不了晕倒,或者其他不可抗力的状况,不然她根本不会多给一丝怜惜。

    只要人还醒着,只要鼻子还能喘气,哪怕是爬,她们也得趴在地上爬到终点。

    直播间的小伙伴大呼受不了,主播你这样对待萌妹子,小心遭天谴啊。

    【主播V】:我五六岁进军校经受的训练都比这个重。在如今这个世道,萌妹是用来欺负的,没有自保的实力只能沦为旁人的玩物,你们怜惜她们,这不是爱而是害。现在吃点儿苦,以后就少受点儿罪,我这是爱她们懂么?

    爱她,那就把她往死了训练。

    这是姜芃姬一贯的教条。

    【老司机联萌】:主播的爱啊,小孩儿不懂,等以后就会懂了。

    【欠债不要破八】:虽然有些心疼,不过主播这话也对,乱世之中谁也?;げ涣怂?。不想被人当做生育的机器、买卖的物品或者储备粮,这些小姑娘只能靠自己去努力打拼??粗辈ツ谌?,她们几乎都是哭着被家人绑过来的,明显已经是家中弃子,哪怕不在主播这里受苦,在家里也要受磋磨。

    【今天三更哦】:希望她们能从主播身上学到一些什么,小草再弱也能顶开顽石压迫的。

    一群年纪十三岁到十六岁不等的小姑娘,一边哭得惨兮兮,一边又要咬牙训练。

    负重长跑还好说,路上还能磨磨蹭蹭偷一会儿懒。

    兵器训练就惨了,一个姿势不标准,姜芃姬就用卷起的鞭子帮忙纠正,态度严厉得不得了。

    一天下来,两条纤细的胳膊整整肿了两圈,手臂硬邦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