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觉得如何?

    这个问题还用问么,姜芃姬这个提议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刷好感神器,若是好感度能数字化,说不定她就能看到这些下属对她的好感度已经飙升到最顶级的“赤胆忠心”。

    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他们都不会轻易变心。

    姜芃姬想了想,又补充道,“若是开食肆,店小二总要吧,后院打杂掌厨的人也要,管理食肆的掌柜也不能缺,一间规模中等的食肆至少要聘用二三十人。孤儿寡母或者因战争残疾者没有营生,还能谋个合适位置养家。毕竟,若是让他们种田耕作,实在是强人所难?!?br />
    对于姜芃姬这番话,众人皆有触动,卫慈更是露出恍然失神的表情,陷入了回忆。

    与民争利,的确受人诟病,但她赚来的钱全都用在战争遗孤、无人赡养的老人身上呢?

    还有那些因伤残疾的兵卒,下了战场,身有残疾的他们要用什么办法谋生?

    这些问题,在卫慈的记忆之中,除了眼前这人之外,似乎没有哪个诸侯能认真对待。

    很多诸侯只是将事情交给下属,只为搏个仁慈爱民的好名声,名声好了,目的也就达到了。

    至于后续如何发展,根本没有精力去关心,这导致一段时间之后,风声稍稍松缓,拨下去的养老银子便被人层层剥削,最后落到落到孤儿寡母手中只有寥寥几文。

    可是陛下不同,她是真正这么做了。

    只是她做得最好,名声却是最差的。

    为何会如此呢?

    卫慈失神地望着姜芃姬。

    因为此人性情太过随意傲气,谁贪了这批养老银子,她只管将人抓了过来,让贪墨之人凑足了十倍百倍的银子还回去,态度强硬,谁敢阳奉阴违,无一例外,俱是脑袋落地的下场。

    偏偏这些人有着一张舌灿莲花的嘴,能说会道,背地里将她的名声抹得黑黑的。

    陛下呢?

    【朕时间宝贵,不屑与蝼蚁计较?!?br />
    这一世,他便当这个计较之人。

    卫慈愣神的功夫,风瑾已经作揖,行了大礼。

    “主公此举实乃大善,瑾自当全力支持。将士若不幸战死,其孤儿寡母也能有所依、有所养,兵卒残疾者亦能有所营生。若此举可行,想来将士们也能彻底放心,免除后顾之忧?!?br />
    这个举动对于风瑾他们来说是仁善,但对于姜芃姬来说却是理所应当的。

    将士为她卖命,她自然要对得起他们的忠心。

    风瑾等人感慨姜芃姬的成长,直播间的观众也谈论开了。

    【老司机联萌】:直播间开启没多久我就追了,回首过去,主播真的成长了很多。倒不是说主播以前如何不好,只是以前太过强硬,太过自我,如今的她越来越有仁君之相,越来越符合一个优秀的君主该有样子,对于乱世百姓来说,这是福气。

    【欠债破七了】:我希望等我老了,还能跟着自己的孙子孙女继续追直播,告诉他们这个主播有多么优秀,虽然是个姜扒皮,但带着一众下属打天下,给予百姓安居乐业的生活……嘿嘿嘿,直播,你可以一定不能辜负我们的期待啊。

    【你们这些禽兽】:如果我是百姓,能被主播这样罩着,绝对是很幸福的事情。

    【不听不听】:我相信主播可以成为名副其实的千古一帝,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那种!

    【王巴念经】:愿有生之年,能见吾主君临天下。

    直播间全是赞扬之词,饶是姜芃姬这样脸皮厚如城墙拐角的人,多少也有些羞赧。

    “既然这样,那我去让人整理一下膳食方子?!?br />
    姜芃姬想了想,有些犹豫地开口说,“食肆这项产业的收入全部用来接济孤儿寡母,一开始规模小,收益不高,旁人自然看不上??梢院罂枚嗔?,以这些独特的味道和菜式,想来食肆的生意也差不到哪里去,收益自然也会随之上去……我倒是有些担心……”

    若是几文钱的收益,谁能看得上?

    可要是动辄数万贯、数十万贯呢?

    姜芃姬不认为有人能毫不动心。

    李赟有些小天真,在他看来食肆生意再好能好到哪里去,收益再高能高到哪里去?

    更别说如今食肆还没开起来呢,自家主公就开始担心日后有人贪墨了……

    他问,“这些收益用来赈济战死将士的孤儿寡母,抚恤银子……真有禽兽会伸手贪墨?”

    卫慈笑了笑,道,“汉美都说那些人是禽兽了,焉能用常人的思想衡量?慈以为主公这番担心并非没有道理。未雨绸缪,有备无患。既然此举是为了将士好,让他们上了疆场再无后顾之忧,那这事就不能随意对待。严惩贪墨之人,以免寒了将士的心……主公以为如何?”

    “自然,子孝这话有理?!苯M姬挑了挑眉梢,“如今我们仅有象阳县一处根基,食肆规模不大,收益也不高,这点儿银钱拿出去赈济战士遗孤寡母,众人只怕觉得荒诞。这么着吧,我捐二万贯,做初始抚恤银子,若是还不够,以后再追加一些?!?br />
    卫慈手指一颤,险些没有稳住脸上的表情。

    二万贯?

    他家主公也曾如此阔绰过?

    她一向不是恨不得将一文银子掰成四文用么?

    环顾四周,貌似无人觉得惊诧……这是二万贯,不是二文!

    旁人不知道,但徐轲可清楚了,自家主公私库到底有多么丰厚。

    莫说二万贯,哪怕是二十万贯,她也能拿得出来……唉,谁叫北疆那群人傻、钱多、速来的土豪败家娘们儿太有钱,出手太阔绰,玻璃茶器和首饰几乎抢着买,拦都拦不住。

    不仅如此,羊毛制品在崇州的生意也不错,一来二去也积攒了好几万贯。

    第一批银子大多用在象阳县建设、购买粮草甲胄和器械的制作。

    第二批银子才是真正入了主公私库,到手之后,自家主公特大方地给每个下属都包了大大的红包,连风瑾家的长生都补了满月礼,阔绰得令人不敢置信。

    如果以后弄出一个诸侯财富排行榜,自家主公大概能常年霸占榜首。

    姜芃姬环顾一圈,“那么这事情就……”

    原本想丢给孟浑或者罗越去做,毕竟他们都是未来的将领,更加能体恤将士的不易,不过春耕之后有大战,占用他们训练时间也不好,心中一忖度,她将这事情丢给卫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