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弄琴看着上官婉严肃的侧脸,暗暗叹息。

    如果女子的成长都要建立在伤害之上,未免太过残酷了。

    稍稍休整之后,部曲众人再次上路。

    初五之后,象阳县城从新年喜悦之中回过神,食肆、茶肆之类的店铺逐一开张。

    县府众人也开始积极备战春耕之后的战役,新兵训练越来越严格,同时还要到处招募兵马。

    换而言之,众位下属依旧在加班,作为主公的姜芃姬仍旧在划水摸鱼。

    不过,跟着她一块儿摸鱼的人还多了一个,那便是墨家张平。

    正所谓打了瞌睡来枕头,姜芃姬之前还抱怨墨家士子是不是死绝了,竟然连个人影都没有,然后张平就主动送上门了,她仔细观察之后发现张平很有慧根,更是个可造之材。

    于是她整天把张平带在身边,教他木工坊的事物。

    “主公的奇思妙想,当真令平敬佩不已……”

    对于一个沉溺于机关的手工宅男来说,还有什么比各种各样的模型手办更加有吸引力?

    姜芃姬带他参观了各种攻城器械模型,木工坊的匠人经过她的筛选和培养,已经能按照图纸制作一些简单的器械模型,这些模型可不是摆着看的。

    若是按照比例放大,那便是真正的攻城器械。

    张平都不知道原来攻城和守城还能这么玩,简直有趣极了。

    原本对此漠不关心的张平,如今也被挑起了兴趣。

    如何才能让守方付出最小的代价,防守城池?

    如何才能让攻方付出最小的代价,拿下城池?

    他满脑子都想着这些,甚至连自己前段时间研究的水车都丢在一旁了。

    要不是姜芃姬无意间看到他那些东西,还不知道这个水车啥时候能重见天日。

    “这是什么?”姜芃姬戳了戳水车模型,“你做的?”

    张平怔了一下,笑着道,“嗯,见农人灌溉辛苦,便想着如何才能节省人力,使田地灌溉更加便捷。只是,尝试了好几次,总是失败。您看这个太不顺畅,但又不知道原因出在哪里?!?br />
    张平的志向便是当个隐士,梅妻鹤子,悠然一世。

    他的研究方向也偏向民生,不像姜芃姬,除了一开始的改良农具,其他都是应用于战争。

    姜芃姬说,“我来看看?!?br />
    水车的确是个很大胆的设计,在直播间观众看来很正常,但对于如今这个世道却是实实在在的惊为天人,若是张平研究成功了,并且推行应用,不知道能造福多少百姓。

    姜芃姬对民生颇为关注,自然希望水车能成功。

    除了水车之外,张平这里还有挑水的滑轮。

    这玩意儿早就有了,但应用不广,张平打算用这个去挑水。

    他的解释也很简单,有些百姓高居山中,河流却在山下,若是想要吃水就必须下山挑水,耗时耗力,可要是安装这个滑轮,以麻绳系住木桶,直接从山上丢下去,方便省力。

    这还能装在水井上面,百姓打水也会增加轻松。

    “的确是个好想法……”姜芃姬点头赞同。

    山上怎么安装她不管,水井倒是能装起来。

    之前看县府的档案,好几个卷宗上面写着的井水溺毙案便是死者打水的时候,水桶过重导致重心偏向前,不慎掉落井口,然后一条命就没了。

    如果在井口安装这个,百姓只要蹲在井边就能安全打上水,安全系数增加了不少。

    大冬天的,风瑾等人就一脸冷漠地看着张平忙上忙下,带着木工坊的匠人给象阳县城的水井安装了滑轮,并且认真教导百姓如何使用……

    这还是寒冬腊月,到底是怎样的诱惑才能让一个超脱世外的隐士党心甘情愿做这种苦力?

    “你们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姜芃姬舒舒服服地喝着热茶暖身,打算明年去晒一些干果,冬天的时候好泡茶喝,一抬头,几个下属眼神诡异地看着她,姜芃姬感觉有些毛毛的,“春耕的良种都发下去了么,农具安排好了么,耕牛分配好了么,各家各户田地统计好了么……都没有,看我做什么?去干活!”

    众人内心冷呵,然后埋头苦干。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这人竟然还是他们的主公!

    唯一见怪不怪的,大概就是卫慈吧。

    自从他决定将张平推入火坑的时候,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作为友人,他也不希望张平一身才华埋没山野,如今这个世道,不是躲开就能安生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卫慈心安理得地过滤适合的人选。

    他准备春耕之后攻下奉邑郡,逐一给这些小伙伴寄信。

    作为一个还在养病的伤患,他无法工作太久,看着一群同事整日整日地干活,他于心不忍,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人过来分担工作。

    人才啊人才,太短缺了,要不是张平政务不行,他都要将对方拉过来当牛做马了。

    政务厅的工作相当繁重,唯一值得称赞的便是小厨房的食物。

    “轲最喜欢这醋溜红烧肉,酸酸甜甜的,真不知道主公从哪儿挖来这么好的厨子,愣是将以前吃过的东西比成了糟糠?!毙扉鹕砬暗氖嘲赴诜帕耸鲂∨?,盛了四五口的菜量。

    尽管都是荤食,但有两碗素汤,味道也是好极了。

    风瑾对这话默默赞同,靠着袖子的遮掩,暗中摸了摸有些撑的肚子。

    太好吃了,恨不得一日三餐都在县府蹭吃。

    唯有美食,才能消灭他们加班的怨念。

    姜芃姬的食物跟下属没有区别,不过她饭量大,每一餐的量都是别人的三四倍。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苯M姬道,“要不暗中开个食肆好了?!?br />
    众人吃完饭正在喝茶消食,听到姜芃姬又想闹什么幺蛾子,神经都绷起来了。

    卫慈却温和地接话,“主公为何生出这种心思?”

    当权者应不与民争利,否则的话,官商结合,百姓生意还能有活路?

    要是自家主公带头这么做,以后的风气可就不好压制了。

    “战争么,总会死人的。兵卒死了,可他们还有亲眷活着,说不定家中有老母幼子。如今这个世道,应当鼓励女子改嫁,繁衍生息,总不能让寡妇将下半辈子都虚度了。只是,寡妇若改嫁,留下来的老母和幼子便无人照拂……”姜芃姬道,“以后打到哪里,食肆开到哪里,收益七成都用于照拂这些孤儿寡母好了。其余三成用于食肆运转……你们觉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