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想活着,上官婉也不例外。

    可经历了那么黑暗的几个月,她宁愿死也不愿意回去。

    “我们这是要北上找兰亭哥哥么?”

    自从答应一起北上,上官婉就像是卸掉了某个沉重的包袱,整个人都轻快了。

    “嗯?!苯俚愕阃?,又补充道,“路途会比较危险,婉娘子要有心理准备?!?br />
    上官婉隐约听过北方局势,知道那边有青衣军和红莲教混战,但这能比张府可怕?

    她眸色一沉,表情坚毅地道,“弄琴姐放心,我不怕的?!?br />
    这件事情宜早不宜迟,部曲准备两天后启程,这比原计划早了三天。

    上官婉在部曲营地躲了大半年,一开始有些畏畏缩缩,精神情绪十分不稳定,身子骨也十分孱弱,后来姜弄琴带着她学武强身,加上上官婉本身就有一定的基础,学得倒是飞快。

    如今不说杀人擒拿,至少能有自保的能力。

    张赵氏在柳府受了委屈,回去就跟丈夫哭诉,添油加醋一顿抱怨。

    本以为丈夫看在死去儿子的份上会帮她,哪知他反而甩了张赵氏一个耳光。

    这也就罢了,对方还大骂她见识短浅,恨不得这就拖着她去柳府登门道歉。

    张赵氏懵了,心头火气蹭蹭上来,跟着丈夫哭骂道。

    “我凭什么要去跟一个不贞不洁的女子道歉?那个古蓁并非什么好货色,朝秦暮楚,难道连你也被她勾了魂?她窝藏了上官婉这个小贱蹄子,你是要让我们儿子死不瞑目!”

    张赵氏的丈夫也蒙了,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妻子竟然变得如此不可理喻。

    他冷冷一笑,一字一句地道。

    “你问我凭什么?就凭人家出身名门望族,就凭她的丈夫是崇州牧。如今这个世道,人家要你死,你就活不下去,懂么?反过来看看,你有什么?先不说儿媳是不是她窝藏的,关键是你有证据么?人证物证在哪里?什么都没有,就敢上门讨要人,当真是泼妇行径!”

    张赵氏还想反驳,她的丈夫又道,“你以后少跟上官家的继室来往,瞧瞧你如今这模样多令人憎恶。你在家磋磨儿媳,我争一只眼闭着一只眼,只希望你不要做得太过分。上官氏虽然不宠爱她了,但到底人家骨子里留着的是上官的血脉,你凭什么将人家往死里磋磨?”

    张赵氏张了张嘴,半响才讪讪道,“我是她婆婆?!?br />
    她丈夫呵呵冷笑,“人家已经写了休书,过了官府明路,你算哪门子的婆婆。既没有生她,又没有养她,你拿什么决定人的生死?就凭你整天神神经经捧着的那几本书?有空去读读真正的圣贤之言,少读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br />
    张赵氏丈夫这么说,并非他觉得女四书如何不好,仅仅是因为他的母亲也曾是二嫁之女,要是认可了女四书,岂不是将自己高寿的老娘都给骂进去了。

    瞧着张赵氏失了神的表情,他撇了撇嘴,拂袖离去。

    张赵氏顿时崩溃了一般,脸上带着似哭非哭的表情。

    她的丈夫铁了心要她上门向古蓁道歉,若是不应允,她以后在府里的日子可就艰难了。

    她生下的嫡子病怏怏的,还是个天阉,但丈夫和其他妾室生的儿子却聪明伶俐,身体健康。

    因为这回事,丈夫觉得嫡子残缺,全是张赵氏的锅,自从嫡子出生之后就很少进她房门了。

    她的肚皮一直没动静,小妾的儿子女儿倒是一个一个往外蹦。

    初二清晨,部曲已经整装待发准备启程离开,离开之前古蓁夫人请上官婉瞧了一出好戏。

    上官婉不可置信地看着镜中平淡无奇,全然陌生的女子,深深感觉古蓁夫人双手的神奇。

    “我姐姐教的,倒是一门好手艺?!奔谭蛉擞锏髌降厮档?。

    “不知夫人让婉儿瞧什么好戏?”上官婉问。

    继夫人道,“等会儿就知道了,躲屏风后面伺候着,只管看戏?!?br />
    没过多久,门房通禀张赵氏上门了。

    上官婉下意识神经绷了起来,双拳紧紧攥了起来。

    “张夫人,稀客稀客,怎么想着到这里来了?”继夫人的声音穿过屏风,传入上官婉的耳朵,她阴阳怪气地道,“我这里可没有你们张府的少夫人,莫非今日还想带人强搜不成?”

    过了一会儿,上官婉听到前任婆婆熟悉的声音。

    平日里的尖酸刻薄被谄媚讨好所取代,伏低做小的架势,完全想象不到她在张府是何等威风嚣张……如今……上官婉暗暗咬紧了下唇,听张赵氏对继夫人又是奉承又是道歉,一口一个“柳夫人”喊得亲切,心中莫名畅快。

    继夫人反应冷淡,对方说个十来句,她才不耐烦地应了一句。

    纵然如此怠慢,对方依旧小心翼翼捧着她,奉承着她。

    听了一耳朵的好话,继夫人终于高抬贵手,把张赵氏打发了,对方如临大赦。

    等张府的人彻底离开,上官婉才悄悄走出屏风。

    继夫人道,“刚才那些话,你都听清楚了?”

    上官婉点头,“听清楚了?!?br />
    继夫人抿了口茶,唇上嫣红的胭脂依旧艳丽,她轻启唇瓣。

    “要说声望地位,在河间这块地方,柳府不比他们张府高多少??赡阋部吹搅?,她方才的模样。你猜那个老女人为何如此伏低做小,处处捧着我?”

    上官婉想了想,“因为柳伯父?”

    “不是因为我姐夫,而是因为我姐夫手里的兵马?!奔谭蛉诵ψ诺?,“婉儿,我与你一见如故,对你经历十分怜惜,故而在这多嘴两句——若你哪天手握兵权,那些人一样会腆着脸奉承你。唯有自身强大,方能不受人欺辱,一切外力都是不靠谱的。如今,你只能靠你自己?!?br />
    上官婉是上官氏的嫡女,曾经的她无人敢惹,河间贵女中地位最高者,因为她备受上官氏的宠爱,诸人怕她背后的势力。

    可当上官婉失去了家人的疼爱,竟被人糟践,苛待至此,险些将她逼得自尽。

    继夫人说得明白,上官婉又是个心思通透的人,明白她的意思。

    可是……她只是女子,真的能做到那个地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