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夫人欣赏着自己的护甲,眼角带着轻蔑之色。

    “张夫人现在可是听到了,柳府没有你要的人。若是继续胡搅蛮缠下去,欺负柳府二房无男丁在府,这事儿可就真的没完了。张氏大小也算个望族,至于你?算得个什么东西!”

    继夫人这番话可算是将人张夫人气得面色发青,盯着继夫人的眼神似乎能喷出毒液。

    她深吸一口气,暗暗捏紧了拳头,修长的指甲嵌进手心肉里,脸上带着一丝狞笑。

    “孟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人就是跑到了你们府上,明明确确就是你们拐了我们张府的少夫人。别说你们当家不在,就柳仲卿在,他也得给一个说法?!?br />
    张夫人阴阳怪气地讽刺古蓁,故意在“孟夫人”的称呼上咬重读音。

    继夫人古蓁的底细,河间贵妇有谁不知道?

    原先的丈夫是沧州孟湛,之后不安于室,跟自己丈夫孟湛和离之后,扭头又嫁给自己的姐夫,真是没见过这么不知廉耻的女人。

    好女不二嫁,一女不二夫,像古蓁这样败了私德的女子,柳氏宗族怎么不将她抓起来沉塘?

    继夫人古蓁听到张夫人的称呼,原本就阴沉的脸越发不好看了。

    张夫人以为自己占优势了,不由得得意洋洋。

    “这女子嫁人之后,当以夫为天,从一而终,这才是女中典范,女德之首。听闻孟夫人还在沧州的时候,便是不安于室之人,那个孟湛为了顾及两家脸面才未将你休弃,反而是两方和离。不是我多嘴,孟夫人的确该好好念念女四书,懂什么是廉耻?!?br />
    此话一出,满室寂静。

    蝶夫人暗中瞧了一眼继夫人的脸色,已经黑得不能看了。

    继夫人啜了一口茶,压下内心升腾而起的怒火。

    那位张夫人继续道,“我那儿媳,不安于室,擅自潜逃,这般罪大恶极之女,败坏了张家数百年清誉。我们自然要将她擒拿回去,好好问罪,至于孟夫人你……劝你一句,自己还是一身骚,别人家的事情少……??!”

    继夫人依靠在凭几上,手中的茶杯直接向张夫人脸上丢掷而去,见她脸上泼了一脸的茶水和茶渍,继夫人畅快地笑出了声。

    室内寂静无声,只有张夫人失态地尖叫以及继夫人好似黄鹂般悦耳的笑声。

    “我古蓁,出身真正的名门望族,说家养学识,还轮不到你一个家道中落的寒门之女置喙?!奔谭蛉死肓死胍律?,,姿态高傲地道,“张赵氏,你身为失孤之女,嫁给张氏独子,的确是依照腾达了。自个儿跟脚低,所以自卑自贱,将自个儿丈夫视为天,视为地,我也能理解。毕竟,女四书那玩意儿,越是自卑自贱的女子,越是奉为圭臬,您说我说得有理么?”

    张夫人眼神一狠,察觉杀意的姜弄琴立刻有了反应。

    她上前将张夫人擒拿,张府带来的人见识不对,想去救人,没想到也被柳府家丁制服。

    “上我们柳府闹事,张夫人怎么不查一查,我这柳府是个什么情形?另外,你得记住一件事……”继夫人姿态高傲,盛气逼人,走至张夫人面前,带着护甲的手指狠狠捏着她的下巴。

    “喊我柳夫人,喊错了,可会出人命的?!?br />
    张夫人心中骇然,顿时明白为何之前派人来柳府讨要上官婉会失败。

    听继夫人说要杀人,她心中骇然,心脏砰砰直跳,花容失色。

    “你敢?”

    她原本也不想亲自过来拿人,但上官婉留下一封休书逃走,实在是扇了张氏的脸面。

    张赵氏这才忍不下这口气,直接在新年这一日过来拿人,顺便也是想给柳府一点儿颜色瞧。

    但她忘了,不管是什么牛鬼蛇神,在绝对力量面前,全都是狗屁!

    自从女四书风靡河间之后,古蓁就被一群贵妇排挤了,有什么活动都避着她。

    不过这些贵妇也忘了,人家古蓁一向喜欢蹲在家里,根本不屑跟她们交流。

    只是,古蓁长久不露面,多少也给众人产生了一种错觉——

    柳佘之妻古蓁,再嫁之女,经历两任丈夫的脏女人,没有资格跟他们平起平坐。

    继夫人诧然地反问,“我为何不敢?不知是谁给了张夫人错觉,以为我不敢的?”

    说完这话,她倏地捏紧了张夫人的下颚,迫使她靠近自己。

    继夫人殷红饱满的唇吐出令对方浑身寒冷的话。

    “不过是小门小户出来的,眼界也就那么点儿了。读了什么劳什子的女四书,本来就笨的脑子更加愚不可及。不信的话,你可以回去问一问你家丈夫,问问他,我若是带人上门砸了你们张府的大门,他敢呛回来么?敢呛一个字,我古蓁这两个字就倒过来写!”

    松开张氏的下颚,古蓁抽出一只帕子细细擦了手,好似碰见了什么脏东西。

    她状似无意地道,“果然是寒门出来的,小家子气得很……”

    张氏气得脸色铁青,奈何弄琴的手好似鹰爪,紧紧禁锢她,她挣脱不得。

    “张夫人这般精通女四书,你能否告知我,若女子身子被陌生外男看去,是不是该以死谢罪?”继夫人回到上首坐着,慵懒地依靠着凭几,“我可记得张夫人未出阁前,以针线为生,时常出门与秀坊商贾打交道。有一年落水,被几个路过的村夫救起……啧啧,不知道张夫人给你家夫君,戴了几顶绿帽呢?”

    继夫人以袖子掩着唇,眸光透着几分不怀好意。

    “这事儿可不能瞒着,赶明儿我上门问一问张氏的族长,你这般不知廉耻的女人,是不是要抓去沉塘,以保全张氏声望。毕竟,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张夫人该以死以全清白啊?!?br />
    张夫人面色已经化为苍白,生怕继夫人会动手要她的命。

    尽管她不觉得古蓁敢这么做,但自个儿性命重要,不容冒险。

    “送客!”

    继夫人的表情倏地一沉,挥袖送客,弄琴像是抓小鸡一样将这位尊贵的张夫人请了出去。

    蝶夫人笑着道,“夫人还真是不怕麻烦?!?br />
    继夫人眼睛一斜,无所谓地道,“上头有姐夫担着,我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