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之间,两日已过,象阳县城的百姓纷纷回了家,与家人团聚。

    新兵营的新兵早上照旧晨训,中午之后解散,能有半天休沐与家人共聚佳节。

    罗越、孟浑和李赟等人则齐聚县府正厅,预备着与姜芃姬一道过节。

    “噗噗——哇啊哇——”

    八月大的长生已经长得相当壮实,见谁都笑,露出一口鲜红的牙床和点点糯米白牙。

    自从第一次缠着风瑾,被他揣袖子来政务厅,长生在之后又陆陆续续来了几回。

    天气严寒,她穿了两件魏静娴打的毛衣,再套上两件带着绒毛衬里的衣裙,最后披上一件厚厚的兜帽披风,远远看着,好似一颗胖乎乎的球。

    长生极不安分,看到一个熟人就想扑过去,要不是风瑾抱得稳,这丫头铁定闹翻天了。

    “新年安好?!?br />
    姜芃姬听到长生的声音,出门来迎接,风瑾忍不住苦笑。

    作为爹,他在闺女心目中的地位还不及自家主公,没有主公讨人欢喜。

    作为臣,他在主公心里还没自家闺女受重视,反正他不会自恋以为姜芃姬出来是接他的。

    姜芃姬接过不安扭动的长生,掂了掂重量,“长生又壮了?!?br />
    一到她怀中,长生立马安静了下来,乖巧地眨巴着眼睛,一脸的无辜。

    “她惯会在别人面前装乖巧?!狈玷硪皇掷盼壕叉?,道,“外头风大,咱们进屋?!?br />
    外头天寒地冻,风雪交加,厅内四角燃烧着炭盆,暖气扑面而来。

    脱下外头抵御风寒的披风,风瑾寻了个位置坐下来,魏静娴则坐在他身旁。

    没过多久,众人陆续到场,姜芃姬让长生坐自己身旁,拍手示意仆从将今晚膳食端上来。

    冬日季节,食材有限,但毕竟是第一年的新年宴,姜芃姬也不想弄得太磕碜。

    认真向直播间观众取经请教之后,姜芃姬整理现有的野味食材,尽量将新年宴弄得丰富。

    若是以往,肉都是除掉腥臭之后在热汤里面滚一滚,滚熟了切片装盘上桌。

    如今么……啧啧,她保证今天晚宴之后,所有人都要胖个两三斤。

    因为是分餐制,每一份菜的分量并不多,只够一人吃个四五口。

    张平被卫慈忽悠着过来,左顾右盼没有歌舞,顿时有些兴致缺缺。

    如今又听到她说直接上菜,脑海中浮现各类煮肉的模样,口中发腻。

    只是,等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美食端上桌,勾得他口水之流,顿时有些抱怨了……为什么盘子那么小,为什么盘子里的菜那么少……

    眼睛一斜,发现卫慈那边的菜基本没动,心里更是憋屈,他还没吃够!

    卫慈口味偏向清淡,张平和他截然相反。

    察觉到友人怨念的眼神,卫慈抿平了嘴角,暗暗将自己没动过的菜移到他桌上。

    “别吃太饱,接下来还有呢?!彼沟蜕?,带着温柔的笑意。

    张平暗中瞧了一眼主位上的少年,嘀咕道,“难道没有歌舞助兴么?”

    卫慈眨眨眼,反问道,“你来跳?县府并没有豢养歌姬舞姬,想看是看不成了?!?br />
    张平哑然,他怎么觉得卫慈越来越欠揍了呢?

    “不看就不看,反正也没意思?!彼?,“你选中的这位主公,倒是个温柔的人?!?br />
    此时,姜芃姬正一脸无奈地将一块麻婆豆腐过了热水,冲淡了麻辣,然后将其放在汤勺上碾得碎碎的,递到闹腾的长生嘴边。

    小姑娘心满意足地张嘴吸溜,砸吧砸吧嘴,目光灼灼地看着姜芃姬……她还想吃。

    八个多月的孩子,本身就爱闹腾,这位主公竟有耐心对待,细致地哄着。

    光在照顾孩子,她自己还没动一筷子呢。

    卫慈怔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上首的姜芃姬,神情有些恍惚。

    “她对孩子,一向很有耐心?!?br />
    等长生吃了个半饱,姜芃姬才开始吃。

    另一边,魏静娴也是啧啧称奇。

    她的闺女,每日吃饭都要千般万般哄着才肯吃,风瑾也觉得这样太宠孩子,试图用强硬态度,奈何收效甚微,让长生这般乖乖坐着等投喂,太罕见了……

    总觉得自己生了个假闺女。

    风瑾了解自个儿女儿,笑着道,“她哪里是乖,分明是怕?!?br />
    面对亓官让他们就是撒娇卖萌,碰见孟浑他们就乖巧温顺。

    起初他还不懂,后来姜芃姬一语道破天机。

    小孩儿的直觉比成人敏锐,罗越他们身上有血腥气,怕得不敢胡闹。

    吃三分饱,姜芃姬问众人,“可有人愿意才艺助兴?”

    没有歌姬舞姬,但能围观自个儿下属展示才艺。

    众人脸色一僵,暗暗苦笑,合着在这等着。

    长生咯咯笑着,好似在起哄。

    要说才艺,在场众人除去长生,各个多才多艺,哪怕是孟浑这样的武人,也能舞个剑,展示一下武力,勉强算节目。风瑾他们更是精通琴棋书画,什么时候都不怯场。

    象阳县内其乐融融,百姓似乎已经从地动的阴云走了出来,庆贺新年,展望未来。

    远在河间郡,部曲们也是如此过年。

    以往都这个习惯,今年则有些剑拔弩张的味道,一切的源头来自河间望族张氏。

    姜弄琴原本在安排新年宴各项事宜,听到柳府家丁过来请人。

    她眉头一跳,暗暗恼恨。

    继夫人坐在上首,讥讽道,“你们府上少夫人丢了,不在府里找,反而来我们柳氏二房闹。这是吃准了我夫君不在家,觉得一群女流好欺负是吧?今日新年宴,别弄得谁都下不来台!”

    蝶夫人也出来看了个热闹,冷眼瞧着对面的张赵氏。

    张赵氏,张氏嫡系的正房夫人。

    她穿戴得华贵,妆容大气而雍容,对继夫人的话,浑然不在意,眼梢带着刻薄之色。

    明明是上门过来有求于人的,偏偏摆出了一副主人公的架势,“我已经再三寻过了,那小贱蹄子便是躲到你们柳府上,今日不交人,这事儿没完?!?br />
    “啧,那你就没完吧。不过,我们柳府地方小,恐怕没有张夫人落脚住宿的地儿?!?br />
    继夫人依靠在凭几上,丝毫不将这位张赵氏放在眼里。

    蝶夫人以袖子掩唇,遮住脸上的幸灾乐祸的笑。

    这时,姜弄琴过来,恭恭敬敬地行礼问安。

    继夫人问,“这位张夫人说咱们府上藏匿了他们府的少夫人,可有此事?”

    姜弄琴面无表情地道,“并无?!?br />
    张氏,河间境内的高门望族,今年年初娶上官氏嫡女,上官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