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处,皇帝也收到一封奇怪的信。

    不看还好,展开一看,上面的内容令他火气直冒,暴怒之下将手边能砸的东西全砸了。

    【柳佘庶女,实则乃是王惠筠与昌寿王之女?!?br />
    一股被欺骗的恼恨涌上心头,“怪不得——怪不得——”

    皇帝心中火气旺盛,刷的一声拔出刀架上的刀,火气冲冲赶去慧珺的寝宫。

    他能接受那个女人给任何人生孩子,唯独不能接受她跟自己的亲兄弟搅和在一起。

    亏得他还心存愧疚,这些年纵容昌寿王发展势力,没想到这竟然是设计好的局。

    这对男女早就勾搭在一起了,甚至还弄出了柳嬛这个孽种。

    宫人看到皇帝拿着刀,火气冲冲赶向慧珺宫殿,顿时幸灾乐祸。

    收到消息的妃嫔暗暗猜测,莫非慧珺偷了人,还被皇帝发现了?

    “本宫瞧她就是个狐媚子,耐不住寂寞偷人,正常?!?br />
    “等官家彻底厌弃了她,本宫倒是要看看她还怎么硬气!哼!”

    “瞧官家那个模样,像是要杀人呀——希望她死得时候能有一具全尸……”

    各种各样的流言和猜测在诸人口中传播。

    很可惜,实际发展和他们脑海中脑补的画面相差太大。

    慧珺不仅没有被皇帝用刀砍死,她甚至护住被皇帝气势吓到的柳嬛,拦住暴怒的皇帝,“官家、官家……您这是做什么,难道非要传出弑杀儿媳的名声吗?”

    皇帝看着慧珺的脸,心疼她的善良,又恼怒柳嬛的存在,“珺儿,给朕让开?!?br />
    慧珺哪里肯?

    柳嬛肚子里的孩子都没生出来呢,现在要是死了,后续的好戏还怎么看?

    给柳嬛诊脉的医官是慧珺的人,没人比她更加清楚柳嬛肚子里孩子的情况。

    两人争执之时,受到惊吓的柳嬛面色苍白地捂住自己的肚子,哀嚎不断。

    慧珺心中一喜,面上却悲泣地道,“纵然四皇子妃有必死不可的理由,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里面可是您的孙儿啊。官家,妾身本也是有机会当母亲的女人……您看在妾身的面子上,暂时绕过四皇子妃一次吧……”

    有了慧珺的求饶,暴怒的皇帝只能狠狠咽下内心的火气,让人将柳嬛送到偏殿生产。

    慧珺松了口气,急切上前,她握着柳嬛的手,在她耳边低语。

    “想要活着,一定要生下这一胎,这可是你最后的翻身机会了?!?br />
    柳嬛眼中闪烁着不可置信的神色,不相信慧珺竟然会帮她。

    两人眼神对视,柳嬛肚子传来一阵抽疼,让她没有精力思考其他东西。

    一盆又一盆鲜红的水从偏殿端出来,皇帝神色阴沉,慧珺则暗暗准备瞧好戏。

    不知道是柳嬛身子好,还是当初的易孕丹药效好,生产看似凶险,可前后不过一个时辰,偏殿就传出来两声嘹亮的啼哭声。

    皇帝刚刚松了神经,偏殿又传出来宫女、产婆惊恐的尖叫声,甚至还传来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实勖纪芬货?,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怎么动静这么大?

    慧珺捏着帕子掩着唇,瞧着是为柳嬛担心,实则是在幸灾乐祸。

    她露出担忧的表情,好似吓到一般,紧紧握住皇帝的手。

    此时皇帝的火气已经消了不少,温声安抚她,“不怕?!?br />
    “妖怪——”

    “有妖怪啊——”

    偏殿不停传来尖叫以及“妖怪”的喊声,外头的人又好气又担心。

    半响之后,产婆颤颤巍巍地抱着一个襁褓出来,脸色煞白,血色全无。

    “什么妖怪?”慧珺不等皇帝开口,斥责产婆,“官家面前,也敢这么喧哗放肆?”

    产婆全身都在颤抖,双手更是抖得厉害。

    慧珺上前,神色如常地道,“让本宫瞧瞧,官家孙儿辈少……”

    她微微掀开襁褓,顿时吓得身体僵硬,花容失色。

    哪怕她胆子大,可看到这个妖怪般的婴儿,依旧被吓到了。

    皇帝见她反应奇怪,上前一步,“给朕看看?!?br />
    产婆这才惊吓地将孩子递出去,此时所有人才看清这个孩子的怪异之处。

    两个头挤在一起,一个孩子脸上没有上唇,一个孩子脸上没有鼻子……

    明明是两个孩子,但他们却只有一个身子,不仅如此,身子还长出四条腿和四条胳膊,八条腿脚蜷缩在襁褓内……瞧得人头皮发麻,冷汗涔涔。

    众人看得如坠冰窖,遍体发寒。

    这哪里是婴儿啊,分明是怪物。

    其他人吓得惊叫,皇帝的反应更加直接,他的表情狰狞无比,喘气如牛,一把抓过那个襁褓,在众人还未反应之前,将熟睡的孩子狠狠掷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那两个畸形婴儿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地上已经渗出了鲜血。

    慧珺脸色煞白,眼皮一番,瘫软倒在地上。

    皇帝担心慧珺,匆匆留下一句“收拾掉这个妖孽”,将她抱走。

    皇帝走了,又没有人留下主持大局,更加没人能让这些知情者闭嘴。

    可想而知,在这个长满眼睛耳朵、没有丝毫秘密可言的皇宫,四皇子妃诞下一个妖孽的消息将会顷刻传遍宫闱,要是有心人操控,甚至会传出宫去。

    二皇子妃安伊娜也被吓得不轻,不过她很快就露出一丝恶意的笑容。

    当“被吓昏”的慧珺醒来,这个惊悚的消息已经传遍大街小巷,百姓人心惶惶。

    天降妖婴,兵灾临世!

    上天这是示警众生,如今的皇帝失德,所以皇室才诞下了一个妖怪。

    等皇帝反应过来,这个消息已经隐瞒不住了,并且愈演愈烈,传言也越来越难听,这般情形下,向昌寿王投诚的士族门阀越来越多,皇帝的脾性更是一日暴躁过一日。

    所幸他手里捏着不少人质,大多世家不敢轻举妄动,所以都城的形势还能稳住。

    等皇帝空出手来,那些有可能泄密的人就惨了,不是秘密处死就是关押起来,哪怕二皇子妃安伊娜也没有讨到好处,她被皇帝勒令待在家中反省念经,没有命令不得出府。

    至于生下妖婴的四皇子妃,更是产后大出血,被人强行暴毙了。

    不仅如此,皇帝还令人将四皇子妃柳嬛的尸体装在棺材,令人直接送到昌寿王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