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可惜,快乐的日子实在是太过短暂。

    女儿出生之前,他因为要事不得不暂时离开他们母女。

    再回来,原来盛满快乐和幸福的小木屋早已无人,桌上躺着一封冰冷冷的书信——那个女人走了,因为“苦衷”,她将女儿交由心腹护送去他身边,由他照料。

    只是,昌寿王并没有等到女儿,那个心腹连同孩子人间蒸发,消失不见。

    昌寿王找不到那个女人,也没有找到他和她的女儿,甚至连所谓心腹都没有找到。

    如今,这封奇怪的书信想要表达什么?

    柳佘的庶女,便是他当年遗失的孩子?

    这样奇怪的念头在脑海萦绕不去,这事情不是没有可能。

    那个女人离开东庆之前的确对柳佘后院异常关注,言辞之间也曾透露过要是生了孩子养不起,到时候丢在柳府门前,让柳佘帮忙养,不过昌寿王只当这是个玩笑,并没有在意。

    如今回想起来,似乎也不是不可能……想到这里,昌寿王的脸色有些糟糕。

    等他意识到柳府庶女嫁入皇家,并且成了四皇子巫马君的皇子妃,他的表情已经不能看了。

    他倒不是心疼女儿,事实上他对这个女儿的期盼都建立在女儿母亲的基础上,没了那个女人,所谓的女儿对他来说也是可有可无。

    他之所以脸色剧变,仅仅是害怕柳嬛的存在会耽误他的大事。

    柳佘养大了柳嬛,以十里红妆相送,为她谋来如此好的姻缘婚事,显然是没有怀疑这个女儿的血统,甚至很疼爱她。

    要是这个时候,有人将柳嬛生父并非柳佘而是他的消息传出去,柳佘会有什么反应?

    昌寿王设身处地想了想,他觉得自己大概会疯狂迁怒!

    疼爱多年的女儿不是自己亲生的,这样的冤大头谁愿意当?

    哪个男人能忍受这般羞辱?

    东庆六州二十一郡,柳佘独占崇州,暗中还捏着浒郡的米粮要害。

    这样强劲的援手哪怕不能为他所用,也不能彻底倒向皇室,昌寿王没道理不担心。

    昌寿王眯了眯眼,眼中带着凶光,不管这封信写的内容是真是假,他都不能冒险。

    最好的办法就是暗中谋害柳嬛,直接来一个死无对证。

    虽然有些可惜,不过他和柳嬛素未谋面,两人更谈不上什么父女情谊。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的确对不起这个女儿,但女儿为父亲牺牲也是理所应当的,毕竟他给予对方生命……大不了等他龙袍加身之后,给这个女儿追封,给她一个哀荣。

    想到这里,昌寿王有些可惜地想着,若柳嬛不是柳佘的女儿而是其他身份,他会立刻将孩子接到身边,好好疼爱……可谁让她是柳佘的“女儿”!

    他的霸业不容有失,这个关键时刻不能得罪柳佘,所以只能说一句遗憾了。

    昌寿王恐怕没有想到,他还没有对柳嬛做什么,她已经惹出大祸了。

    从四月末怀孕至今,柳嬛的肚子也快八个月。

    刚满六月的时候,她的肚子已经能和正常临盆孕妇相比。

    如今又大了不少,医官给她仔细检查过,说是肚中怀了双胎,孩子胎息很强。

    柳嬛唇角噙着轻笑,哪怕巫马君被皇帝厌弃,她都没有觉得伤心难受。

    “那颗丹药真是好使,如今胎息强健,生下来的孩子肯定很健康……”想到这里,柳嬛唇角的笑容又灿烂了几分,“医官说看脉象,有八成把握是一男一女,龙凤双生,此乃祥瑞之兆,天佑皇室呢?!?br />
    肚子里的孩子将是她彻底翻身的底牌,越是靠近临产的日子,她越是小心谨慎。

    身边的丫鬟都是陪嫁进来的,对这位四皇子妃的脾性再了解不过。

    看似纯白,实则阴狠无比。

    为了验证一颗偷来的丹药是不是真有助孕效果,竟然派人去污了无辜的妇人,后来为了铲除四皇子身边的爱妾慧珺,她更是毒计频出,设计慧珺和皇帝搞上了。

    要不是皇帝对慧珺有意思,估计又是一条枉死的人命。

    给这样的人当心腹侍女,时时刻刻都要担心自己是不是下一个倒霉鬼。

    心里这么鄙视着,嘴上却不敢顶嘴,只是老实本分地帮她梳好华丽的发髻。

    柳嬛看着素净的妆容,不满地蹙眉,道,“弄得艳丽一些,太素净了?!?br />
    侍女嘴唇翕动,最后还是不得不遵从命令,给她化了艳丽逼人的妆容,戴上昂贵的珠宝,满头珠翠,富贵无双。作为侍女,她有义务劝解柳嬛,孕妇应该素净一些,胭脂水粉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但自从上次劝说反而被扇了一个巴掌,她就学会闭嘴了。

    瞧着镜中妆容艳丽的少女,柳嬛哼了一声,道,“本宫怎么能矮了那个贱人一头?!?br />
    哪怕慧珺是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人,她也不愿意输了分毫。

    不过是低微的陪嫁娘子而已,攀上了皇帝就以为能野鸡变凤凰?

    侍女垂头不搭话,但她心里清楚柳嬛口中的“贱人”是谁。

    慧珺,皇帝身边最宠爱的女人,真正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幸运儿。

    别说其他妃嫔皇子,哪怕皇后和太子面对她都要避让三舍。

    最近慧珺身子不好,缠绵病榻,皇帝听了她的抱怨,大手一挥令所有皇子妃都到她的床前侍疾……这样的盛宠,哪怕是如今的皇后都没有享受过,可见慧珺在皇帝心中有多么重要。

    侍女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家皇子妃为何非要跟慧珺攀比呢?

    两人如今的身份,根本没有攀比争夺的必要啊。

    不管侍女如何想,柳嬛已经将自己打扮得富贵艳丽,根本不像是去给人侍疾。

    坐上入宫的马车,柳嬛脑子里还是想着如何让慧珺吃瘪。

    殊不知,宫内已经有一场风暴在暗暗酝酿,等待她的是一条黄泉不归路。

    她一手扶着肚子,一手搭在侍女手臂上,脚步温吞地跟着宫人去了慧珺的寝宫。

    慧珺自然没有生病,她只是找借口盯住二皇子妃,顺便给柳嬛不痛快而已。

    整天欺负皇帝的后宫妃嫔,欺负久了,她觉得忒没趣,将目标转移到这些妃嫔的儿媳身上。

    明明健康无比,她依旧任性说自己病了,赖在床榻上,一边吃着新鲜的时令水果,一边将那些皇子妃指挥得团团转,以此取乐。

    其中被使唤最多的便是二皇子妃安伊娜和四皇子妃柳嬛。安伊娜曾经出言得罪慧珺,被记恨很正常,柳嬛么……不少人暗暗传言,慧珺会被皇帝抢到皇宫,这位四皇子妃出力不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