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慈默然,他当然知道眼前这人有多么任性,名声对她来说可有可无。

    “你终究要恢复原来的身份,若是今夜的事情传出去,对你名声不好?!?br />
    卫慈努力抑制想要颤抖的冲动,暗暗咬了舌尖,以疼痛克制身体本能的畏惧。

    为什么怕?

    不仅仅是因为上辈子的阴影,这一世他更怕被对方发现端倪,视他为怪物。

    姜芃姬佯装自己没听懂,“与自己的臣子抵足而眠,这不是挺好的事情么?!?br />
    卫慈深吸一口气,他与身侧这人打了多年交道,理智告诉他情绪越激动越是容易掉入她的陷阱,包括今天所谓“抵足而眠”的举动,要么是她一时兴起,要么是她另有陷阱。

    他都要提起十二万分精神对待。

    “女郎说笑了?!蔽来戎苯拥愠鏊男员?,“你总不能一辈子都女扮男装,总有一日要恢复身份。哪怕今夜我们俩关系清白,可被人拿出去当谈资,依旧会给你的名声惹来污点,你为什么就不肯重视这点?”

    姜芃姬啧了一声。

    “我不在意这虚无的东西,你很在意?对于百姓来讲,谁给了他们好处,谁就是好人,谁就值得被他们歌功颂德。相反,谁要是触犯了他们的利益,哪怕曾经做得再好,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翻脸不认人。你以为我会需要这种愚民所给予的‘名声’?啧,我是不稀罕?!?br />
    什么好名声坏名声?

    在姜芃姬看来,更像是施加在身上的无形枷锁。

    卫慈心中一叹,他该明白的,哪怕开局不一样了,陛下的本质依旧是一样的。

    “慈也不在意这些虚名。人生百年,身后仅留一具白骨罢了?!蔽来染醯糜行┥衿?,他竟能和这人心平气和地谈话,只是地点有些不太好,“……但是……慈很在意你的名声……”

    几乎是鬼使神差的,卫慈说出埋藏心底、从未吐露的真心话。

    可是,这话刚刚说出口,一股难言的?;凶越诺装逯敝背迦氪竽?。

    感觉到脖子上那只纤长细白的手,卫慈唇边噙着一缕苦笑。

    这是……意识到他有异常,觉得他是妖怪,所以动了杀意了?

    这一刻,卫慈反而没了恐惧的情绪,乱跳的心脏也恢复了一贯的速度。

    姜芃姬用一贯冷静的口吻道,“你真的是卫慈,卫子孝?”

    卫慈回答,“是,如假包换?!?br />
    半响之后,姜芃姬并没有捏断他的脖子,反而颇感兴趣地道了句,“有趣?!?br />
    一开始只是怀疑,觉得对方不太正常,如今却是完完整整肯定了。

    有趣?

    卫慈不寒而栗,旋即又觉得这才是陛下该有的反应。

    若常人知道有人重生了,知晓自身未来的轨迹,第一反应便是惧怕,甚至想着铲除。

    可这事情对于陛下来说,反而是挑起她兴趣的催化剂。

    “你不是已经知道我……”卫慈觉得舌头有些不受控制,“……你想知道什么?”

    姜芃姬睨了他一眼,道,“没有必要,不想知道?!?br />
    如果说一开始只是怀疑,今夜倒是彻底肯定了。

    “为何?”卫慈问。

    姜芃姬嗤了一声,“这就好比你看一本话本,你才看了个开头,刚有了点儿兴趣,突然有个人跳出来告诉你这本书的结局,书中的老好人其实是伪装的坏蛋……你会感谢这个多嘴的人,还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卫慈:“……”

    好有道理,他无言以对。

    姜芃姬将手拿开,翻了个身,仰躺在榻上,“再例如,你用零花钱买了期盼已久的游戏,有个沙比跳出来告诉你每一个游戏关卡的隐藏彩蛋和通关攻略,将未知全部变成已知,你会感谢这人赠送的攻略守则,还是抄起菜刀将他砍死?不管别人怎么选,我肯定会选后者……”

    “你不觉得……慈是个怪物么?”

    卫慈听得懂前一个比喻,后一个不懂,不过两个比喻的核心是一样。

    姜芃姬欲笑不笑,“就算是怪物,那也是一个有趣的怪物?!?br />
    卫慈怔了怔,双颊染了几分热度。

    冷静之后,他的眼底又流露几分悲哀,内心生出“果然如此”的想法。

    再有趣……那也只是宠物,而非爱,甚至连喜欢的边都够不上。

    姜芃姬又意味深长地道了句,“人不是石头,人会变化的?!?br />
    重生算什么优势?

    对于聪明人来说,哪怕不重生一样能成功。

    对于蠢人来说,重生之后避开一个坑,照样会因为愚蠢而掉进另一个坑。

    重生不是回炉重造,更不是氪金充智商。

    过度依赖所谓重生前的记忆,只会将自己坑一脸血。

    她觉得卫慈这样通透的人,不可能看不出穿这点。

    她也希望对方别被所谓的重生前的记忆打乱了脚步,影响了现实的生活。

    相较于卫慈规规矩矩的睡姿,姜芃姬的睡姿就有些豪放了。

    打了个哈气,她忍不住伸了伸脚,脚板心碰到卫慈的小腿。

    寒气直冲脚底板,她瞬间打了个激灵,什么困意都没了。

    她忍不住拧眉,“相信我,夏天的你会很讨喜,冬天就太讨人厌了?!?br />
    姜芃姬嫌弃卫慈体温过低,卫慈同样也觉得她跟个小火炉似的,下意识想要靠近。

    若非他用理智克制,恐怕他的身体早就叛变了。

    夜已深,卫慈也坚持不了多久,加上身体还生着病,迷迷糊糊就睡过去。

    然后——

    “玛德,今天晚上是不睡觉的节奏?”

    姜芃姬想将凑过来的卫慈推开,虽说她不惧冷热,但谁喜欢暖烘烘的被窝里放一坨冰块?

    说好的好睡姿呢?

    就这德行?

    最后,她忍了忍,稍稍有些心软,任由对方无意识地凑近。

    闲得无聊,姜芃姬暗中戳了戳系统。

    她问,“我当初开启直播带来的异数,那就是卫慈吧?”

    系统欲装死,可它在姜芃姬的精神脑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它只能憋屈地道,“是他又怎么了,你要是觉得不放心,杀了他呗?!?br />
    对于多疑的人来说,一个熟知自己未来的家伙,真的很危险,睡觉都睡不着。

    姜芃姬嗤了一声,道,“你以为人人都是你?所以你才会被我关起来,而不是我被你挟持?!?br />
    系统:“……”

    这个姜芃姬真踏马太可恨了,最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