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皆不言语,周遭唯有凌冽的风声以及马蹄踏在地面的声音。

    城门大开,街上又没有行人,她直接一路纵马跑到县府门口。

    双臂一揽将人抱下马,大白颇有灵性地跑到小厮门前,眼神睥睨地看着对方。

    小厮压力颇大,伸出手抓住大白的缰绳,将它一路带去马厩。

    姜芃姬一路畅通无阻,进了自己在县府后院的房间,路上还喊了一声。

    “去请郎中!”

    象阳县没什么神医,不过后来聘请了几个,姜芃姬还拨了一间医馆给他们。

    他们可以在这里收学徒,当坐堂大夫,轮流值班,运营模式有些像医院。

    这几个郎中都是姜芃姬高薪聘请过来的,整间医馆也是县府产业。

    郎中们吃着公家饭,拿着高薪,除了极个别人,他们是不上门问诊的,百姓有病自己过来,请医问药,这倒是比郎中上门医治百姓的效率高多了。

    县府下人听到这话,连忙派人去请今日轮休的郎中过来。

    姜芃姬用脚勾开扇门,将卫慈放入床榻上,然后烧起几个炭盆,室内很快就暖和起来。

    踏雪听到风声赶了过来,险些被姜芃姬床上的陌生男子吓飞了。

    她结结巴巴地问,“郎、郎君……这位是……”

    “一位好友,今日外出狩猎的时候偶遇的,他病得很厉害?!苯M姬神色淡漠地道,“你去让人多少一些热水过来,再准备干净保暖的衣裳……”

    卫慈虽然瘦,但他的骨架也是正常男子的标准,比姜芃姬宽大。

    只是他现在瘦成这个样子,姜芃姬的衣裳他勉强也能塞进去。

    过了一会儿,今日轮休的郎中热汗涔涔地背着医箱赶过来了。

    先是朝姜芃姬见了礼,然后再坐下,捏了捏卫慈的脉搏。

    姜芃姬聘请来的郎中都是有真本事的,对得起她支付的薪水。

    不过片刻,郎中已经摸清卫慈的情况。

    “他不会死吧?”姜芃姬问。

    装死的卫慈眉头一跳,仍旧不敢睁开眼。

    郎中轻抚胡须的手顿了顿。

    他哑然笑道,“不会??绰鱿?,这位郎君身子骨偏寒,先前大病未愈,留了些病根,后来又劳心劳力,身心俱疲,没有得到很好的修养。如今大病一场,反而是件好事,将这隐藏的病气都引出来了。故而,郎君病情看似凶险,若是好好养着,反而会比以前更康建一些?!?br />
    姜芃姬问,“怎么养?”

    郎中开了方子,详细罗列了各种药材,并且叮嘱需要注意的地方。

    “正所谓药补不如食补,等郎君身体痊愈,可适当用药膳调理身子?!?br />
    是药三分毒,如今的卫慈可经不起过大的折腾。

    姜芃姬道,“食补也好,还能将人养胖一些?!?br />
    让人拿着方子去医馆抓药,侍女端着几盆热水进来。

    蓦地,直播间观众有种不祥的预感。

    啪的一声,屏幕暗下来了——不是,人家把直播间关了。

    诸位观众一脸懵逼,姜芃姬这边则是将手伸到卫慈腰间,预备扯掉束带。

    “你——”卫慈忍不下去了,蓦地睁开双眼。

    他抬手想要阻拦,只是他现在连说话都费力,更别说阻拦姜芃姬了。

    “放心,你那点儿身材谁看得上?”姜芃姬鄙夷,“这里是内院,除我之外没有别的男子,你打算让其他婢女帮你擦拭?这也得经过我的同意吧?啧,真没想到你有这样的心思……”

    别看卫慈瘦成这样,但到底是个成年男子,寻常婢女根本扶不动,不然她才不动手。

    卫慈面颊多了一丝恼怒的红晕,“慈没有——”

    “嗯,我知道了,你别乱动?!苯M姬连眼睛都没怎么眨,三下五除二卸掉他的衣裳,让他半坐起身靠着自己,用拧干的热布巾给他擦拭……

    看清他的上身,姜芃姬不得不感慨,果真是瘦得只剩骨头,一根根肋骨都能瞧见……

    热水擦拭再换上新衣服,这样比较保暖,若直接躺被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暖起来。

    姜芃姬嘴巴也毒,道,“幸好你还能说话,不然我都以为你是一具尸体了?!?br />
    肌肤的温度很低,虽然不是尸体那种冰凉,但也够渗人了。

    卫慈羞恼无比,干脆闭上眼睛任由她给自己换上崭新的里衣和一件厚厚的羊毛编织成的衬衣,相较于刚才那种渗入骨髓的寒冷,慢慢感觉到了暖意,他慢慢也能感觉到自己的肢体。

    半响之后,换了两盆热水,卫慈青白的脸色已经染上血晕。

    姜芃姬见他这个表现,双手环胸道,“那么害羞做什么?论身材,你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瘦得只剩一把骨头,你以为我会对你做什么?你不用露出一副被人非礼的小媳妇模样……”

    委屈巴巴的,弄得她多禽兽一样。

    “郎君,药已经煎好了?!蔽萃獯刺ぱ┑纳?。

    姜芃姬坐在床榻旁,听到声音抬了头,淡淡道,“进来吧?!?br />
    看了看,她将床榻里侧叠着的一套褥子展开,又给卫慈盖了一层。

    两层厚厚的被子盖着,卫慈险些喘不过气。

    “别坐起来,稍微侧过身喝药就行。不然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免得病情加重?!?br />
    踏雪进屋,发现姜芃姬依旧端着淡薄的表情,那位陌生的郎君则是一脸羞愤。

    卫慈嗅了嗅药汁气味,知道这是针对他病症的良药,眼睛一闭,再苦也要咽下去。

    慢慢将药喝下,卫慈抬头,发现这人正坐在睡塌旁,低着头,手边是堆积的公文。

    从傍晚时分到入夜,她都没有理会卫慈,这让他暗暗松口气,也没那么尴尬了。

    掌灯时分,踏雪过来询问要不要重新铺一床褥子。

    姜芃姬道,“不用?!?br />
    卫慈下午睡了一觉,如今脑子还有些沉重,思维反应也慢。

    等他反应过来,险些吓出一声冷汗,“你……”

    姜芃姬微微眯着眼,笑着问他,“你不是投靠我的谋士?”

    卫慈应道,“确有此意?!?br />
    “为了表示重视,不都有那什么抵足而眠的习惯,以示尊重么?!?br />
    姜芃姬笑着在他耳边低语,卫慈的身体都僵硬了。

    她从不知道被窝能冷成这个鬼样。

    “你都躺了一下午了,还这么冰?”

    卫慈忍着情绪,问她,“你到底想做什么?”

    “原本是想蹭个被窝的,谁知道你躺了一个下午还那么冰——”姜芃姬用指责的眼神望着卫慈,后者无言以对,她道,“别那么紧张,莫说你现在只是一个病秧子,就算身体康健,能对我做什么?睡相好一些,否则的话,我可不想醒来发现自己杀了人?!?br />
    卫慈沉默良久,道,“人言可畏?!?br />
    姜芃姬冷嗤,“我会在乎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