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挚友在身侧照顾,卫慈觉得自己早就该死了。

    “百姓粮食可够?”

    “之前劫了青衣军六辆辎重车,省着点儿吃,熬过这个冬天不成问题?!?br />
    “御寒的衣物呢?”他忍住咳嗽的冲动,憋得有些辛苦。

    张平道,“这个放心,应该冻不死人?!?br />
    为了应付这个冬天,几乎每个百姓都带足了能带的衣物,

    若是杀了青衣军,他们不仅要搜刮青衣军的粮食,还要将对方的衣裳全部扒干净带走。

    衣服不干净,但能裹在身上保暖就行了。

    卫慈稍稍放了心,倏地想起什么。

    他道,“若是无事,让他们别在雪中活动久待,免得得了眼疾?!?br />
    张平点头应下。

    今年这个冬天,大概是卫慈有记忆以来过得最为狼狈的一次了。

    山间缺乏药材,卫慈的咳嗽一直不见好,加上畏寒的毛病,面色比平时多了一层青灰,病情严重的时候甚至连胸口起伏都微不可察,这般模样令不少人揪心。

    典寅偷偷找了张平,“希衡先生,要不让典某把子孝先生背下山去看病……”

    张平表面看似镇定,内心也忧虑卫慈的病情。

    这里根本没有能对症的药,一直拖着,小病也能拖成要人命的大病。

    典寅道,“听几个百姓说,这里距离象阳县城也就一日路程,典某脚程快……”

    张平不放心地道,“我们也不知道那支青衣军退了没有,如今又是大雪封山,你一人下山尚且困难,更别说带着子孝一个病人……”

    越说,张平越是没有底气,语气渐低。

    他也看得出来,继续这么拖着,谁也不知道卫慈的病情会不会持续恶化。

    半响之后,张平改口道,“那你小心?!?br />
    典寅生得魁梧高大,光是站着就比寻常男子高了两个头不止,身材更是魁梧壮硕。

    他将昏迷的卫慈背在身后,仔细嘱咐同村出来的兄弟,自己不在的时候好好听从张平的话,要是这一趟顺利,不仅卫慈能得到医治,他们还能搬来救兵。

    典寅跟着一个识路的人下山,三人身形消失在皑皑白雪之中。

    卫慈意识模糊不清,眼前不时出现各种各样的画面,最后却又定格在巍峨宫殿之内,先帝驾崩,群臣跪了一地,各有各的心思,他拔剑自戕……这般画面,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到最后,卫慈甚至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还活着,还是已经自戕死了。

    他隐隐记得自戕之后又回到了风华正茂的年纪,一切重新开始。

    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他已经死了,还是活着……

    典寅裹着厚重的衣裳,三人步履艰难地下山,还要时时刻刻注意脚下的路,谁也不知道积雪下面到底是什么,说不定一脚踩空或者踩滑,他就要带着卫慈一块儿滚下山了。

    平日里顶多半个时辰的山路,如今走了快三个时辰。前不久才停下的雪,如今又纷纷扬扬飘洒起来,冷风携卷着冰雪,吹打在人脸上,好似一把把小刀在慢慢凌迟血肉一般。

    典寅生得粗犷,他让带路的人帮他把身后背着的卫慈看紧了,免得又着凉受风。

    “典大哥,先生有东西掉了?!?br />
    后头的青年颤颤巍巍地蹲身,将掉落的香囊捡起。

    典寅一看,道了句,“典某拿着,你看好先生?!?br />
    三人艰难地下山,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对他们围追堵截的青衣军已经撤了。

    “等等——别动——”领路的青年汉子正要迈脚,典寅将他拉过,“有人!”

    他们寻了个位置躲好,青年汉子一脸疑惑,如今这个时节谁还会出来啊。

    只是,没过多久,哒哒马蹄声由远及近传来,青年汉子对典寅投以钦佩的目光。

    别看这人生得粗犷吓人,这本事倒是不弱。

    来人似乎是要进山狩猎的,一行二十人,各个穿着狩猎的装束,身负弓箭,腰挂箭囊。

    青年汉子本想出去求救,不过典寅却不允许,反而死死拉住他,一双铜铃般的眸子微微眯起,盯住了这一行人的领头——

    那是个身穿水色衣裳的少年,身披厚实保暖的披风,面容隐没在风雪之中,看得不清楚。

    典寅不动,那一行人也没有动,为首的少年坐在马上似笑非笑,目光隐隐瞥向他这里。

    被发现了?

    典寅心中一骇,紧张地手心直冒热汗。

    “主公,怎么了?”

    带路的猎户见姜芃姬不动,满脸雾水,这里没有猎物啊。

    姜芃姬甩着马鞭玩,摆出一副“你不动我就守在这里,看谁先动”的架势。

    今天是李赟陪着姜芃姬一块儿出来打野味。

    讲真,烧烤聚餐这玩意儿就跟打毛衣一样能上瘾。

    前两天刚吃过,今天政务厅的几位先生砸吧砸吧嘴,他们觉得又馋了。

    是时候让主公外出狩猎一波,带回来野味,继续聚餐烧烤了。

    李赟自然也发现周遭有人躲藏,微微驾马上前,以眼神询问姜芃姬。

    她道,“等着?!?br />
    半响之后,还是典寅那边先服了软。

    背上背着一个病人,他们又没有足够御寒的衣物,哪里比得上人家全副武装?

    这么躲着也不是办法。

    典寅隐隐觉得手脚有些僵麻,最后还是暗叹一声,慢慢从躲藏之处挪了出来。

    他刚露出一点,十来把弓箭齐刷刷对准了他。

    “埋伏?”李赟挑眉。

    看到那个浑然不惧的魁梧壮汉,再看看他身旁哆哆嗦嗦的青年,这组合有趣。

    姜芃姬平淡地道,“不是,估计是迷路的路人吧?!?br />
    视线扫过某一处,她的眉心紧紧蹙起。

    那个香囊……

    典寅深吸一口气,刚想说话,姜芃姬抬手令人把弓箭放下。

    “你背上这人是谁?”姜芃姬让大白上前几步,语气温和地道,“我乃象阳县丞?!?br />
    什么?

    典寅惊骇地睁圆了眸子,不敢置信地将对方打量一遍,感觉不像。

    嘴唇翕动,他半响才吐出一句话,“某家先生病了,急需寻郎中瞧病?!?br />
    先生?

    姜芃姬跳下马,上前道,“你家先生……可姓卫?”

    典寅怔了怔,道,“确实姓卫?!?br />
    姜芃姬让典寅解了背着的卫慈,“我看看,我认识你家先生?!?br />
    仔细一看,果然是那张熟悉的脸,但比记忆中瘦弱几分,面色青白,没了血色。

    典寅用身体挡着风,嚅嗫道,“风、风大……”

    姜芃姬眉头一皱,想也不想解开身上的披风,将卫慈包裹起来,然后打横抱起,跃上马背。

    “汉美,你带着他们两个回城,我先走一步?!?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