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卫慈还是治好了土匪头子,张平也不知道自家小伙伴和土匪头子说了什么,两人一仆从阶下囚一跃变成了土匪的座上宾,土匪对他们十分客气,这变故把张平吓得一愣一愣的。

    问卫慈,对方但笑不语。

    “你就藏着掖着吧,总有一天让你主动吐出来?!?br />
    张平气闷,他已经好奇得不行了,偏偏自家小伙伴还在卖关子,真是闹心。

    又过了一阵子,这些土匪竟然成功偷袭一小支青衣军。

    土匪总共不过八十三人,竟硬生生从五倍与己的青衣军手中解救了不少无辜女子。

    不仅如此,这些土匪还十分讲究战术,每次都是打一波骚扰就走,神出鬼没的。

    这、这明显不是一窝野路子出身的土匪该有的素质。

    老半响之后,张平才反应过来,卫慈竟然在指点这些土匪如何将山地优势发挥极致。

    “不是,子孝你这是做什么?”

    张平戳了戳卫慈,他有些摸不明白这位小伙伴的心思了。

    卫慈嗤笑一声,平静地道,“如今已然是乱世了,东庆北方成了青衣军和红莲教角力的战场,朝廷和昌寿王在南边僵持不下,我们三人想要安全地一路北行,显然是不可能的。谁知道路上会不会被红莲教或者青衣军绑一回?”

    讲真,哪怕他是个男的,可顶着这么一张脸在外行走,安全性很低。

    卫慈不是个自恋的人,但他知道这张脸有多么招祸。

    张平追问,“所以呢?”

    卫慈视线落向外边,眼神意味深长,深黑明亮的眸子微眯起。

    “慈给他们指点明路,他们捎带我们一程。这些土匪原先是打算举寨投奔他方,不过心有不忿,临走之前想要给家中枉死亲人报仇。正巧,慈能助他一臂之力。那位头子是个讲义气的好汉,他答应慈,若是报仇成功,对方愿意护送我们去象阳县?!?br />
    张平险些要笑了,“你竟然相信一介土匪的话?”

    卫慈手指轻敲矮桌,压低声音道,“其他人慈不敢信,不过这人,可以信?!?br />
    事实上,卫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在这地方碰见典寅。

    典寅是谁?

    搁在如今这个时候,顶天了一句山野莽夫的评价,可卫慈却记得这人将会是姜朝开国十位上将军之一,从最初便追随柳羲的耿直汉子,陪着她从一介女土匪头子到一方诸侯霸主,最后成为天下之主。她名声不好,典寅是少数没有动摇忠心的人。

    上辈子的卫慈,只希望一身才华辅佐明主,助明主尽早平定天下,还天下河清海晏。

    说得难听一些,他卫慈从未效忠过任何人,他效忠的乃是天下百姓,而非单纯一人。

    旧主兵败身亡之后,他没有为主殉死,也没归隐山林,他遵循自己的心意投降了姜芃姬。

    那时候的天下形势,他想实现抱负,唯有投靠新主。

    因为是新投降的谋士,他一开始并未刻意表现自己,免得招恨得罪人,平日里遵循多听多看多做少说话的原则,存在感低微,几乎成了一个透明人。

    他与大部分人都维持着浅淡的关系,稍微有些交集的,似乎只有典寅了。

    朝堂有一段时间结党营私的风气很重,典寅始终只是独行侠,只对陛下一人忠心。

    这耿直的汉子生得粗犷凶狠,满脸络腮胡须,实际上性格略显内敛和腼腆,心性通透。

    大部分人都轻蔑卫慈的时候,唯有典寅还维持着平常的态度。

    如今的柳羲不是土匪,她是柳氏正经八百的士族贵子,这俩人自然没了不打不相识的机会。想起典寅伤势沉珂、伤口爬了蛆虫的情形,卫慈不禁暗暗冒冷汗。

    若是来得晚了,兴许未来的悍将典寅将不复存在了。

    卫慈倒是没有刻意去改变什么,他只是想当个牵线人。

    前世陛下降服典寅,让他拼死追随,这若一世君臣缘分尚在,典寅也合该是她的。

    若是无缘,倒也不强求。

    总之,不管那么多,先把人拐到象阳县再说。

    张平见卫慈说得信誓旦旦,不由得收敛轻蔑之心。

    跟着典寅落草为寇的青年,大多都是同村和邻村的同龄人,他打小就是这些人的老大哥,所以说话很有分量,这一窝土匪以他为首。

    众人收拾行李,准备一路北上,路上靠着打劫青衣军谋生,顺手救下一些无辜的百姓,有时候为了避开青衣军的大部队,他们还得绕个远路。慢慢的,整支队伍扩展至五百余人。

    速度虽然慢,但的确朝着象阳县城靠近。

    福不双至,祸不单行。

    这一日,天气温度骤降,卫慈没有丝毫预兆就病倒了,一连高烧两日。

    倒霉的是,偏偏在这个时候,他们被一支两千人规模的青衣军发现了踪迹。

    其实吧,被发现踪迹也没什么,要命的是他们前阵子刚刚打劫了青衣军的粮队!

    新仇旧恨,青衣军哪里会轻易放过他们?

    无奈之下,众人只能在张平的指挥下只能退守深山,依靠张平和卫慈教授的机关制作之法,利用山野地形进行防御,加上大雪封山,青衣军根本不敢深入,众人也算暂时安全了。

    幸好众人中间有一个医术不怎么靠谱的赤脚郎中,会开点儿退烧方子,不然卫慈这次没病死也要烧成傻子,好不容易退了烧,咳嗽又犯了。

    “认识你这么多年,从不知你的身子骨竟这么弱?!闭牌礁锌?。

    卫慈涩然苦笑,“慈也不知?!?br />
    他的身子看着孱弱,实际上没有那么差劲,上辈子也没怎么生病过。

    这辈子不知怎么回事,似乎格外倒霉。

    这半年就更不用说了,大病一场接一场。

    “唉——兴许是天意吧?!蔽来雀锌?。

    张平道,“你这病美人整日折腾自己,跟天意有什么关系?”

    自己作死,老天爷可不背着个锅。

    若是往日的卫慈,谁叫他“病美人”,他绝对能翻脸,如今脸皮倒是厚了些。

    “希衡不懂,苍天是公平的,你额外得到了什么,兴许就得失去其他东西?!?br />
    举剑自戕,回到人生风华正茂的年纪,这是何等机缘?

    若为此失去了健康,他也不觉得亏本。

    张平眼睛一斜,瞧了一眼神叨叨的卫慈,没好气地道,“你就好好养着吧,争取稍稍养回来一点儿肉。反正大雪融化之前,我们是下不了山的?!?br />
    卫慈轻咳两声,对张平低声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