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女郎不是眼瞎,像汉美这般优秀俊朗的郎君,那肯定是争着抢着要的?!?br />
    亓官让笑着调侃,道,“每次汉美来政务厅,那些个女郎各个伸长了脖子偷偷瞧他??杉?,他长了一张多么讨巧的脸。要不是汉美自个儿会编毛衣,估摸着早有女郎含羞欲怯地问他需要不需要帮他织一件了,啧啧啧?!?br />
    别看李赟单纯了些,但人家沉默不说话的时候,妥妥的高冷男神。

    说能力,人家武艺超绝,整个象阳县除了姜芃姬,谁都打不过他,那一手枪法实在是凌厉而刁钻,孟浑之前跟他较量了一次,直感叹后浪推前浪,如今的年轻人真是了不得了。

    然后李赟兴冲冲去找姜芃姬切磋,险些被她拍死。

    说长相,人家李赟绝对是象阳县第一美男,搁在东庆也能排行前三。

    他的美与卫慈那般盛世美颜不同,后者几乎模糊了性别的隔阂不显得娘气,前者则偏向阳刚又不显得魁梧壮硕,身材颀长,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一双眼睛好似能放电一般,当他沉默而专注地瞧着谁,几乎没人能抵抗那种无声的魅力,感觉电流过体,全身都酥酥软软的。

    当然,这只适合欺骗不知情者,要是熟悉李赟,估计就能感觉到何为幻想破灭。

    说好的高冷男神呢?

    眼前这个傻白甜是谁?

    要知道政务厅的小姐姐原本都默默喜欢他,如今只将对方当成可爱的小弟弟。

    李赟被夸了一把,默默红了脸,“文证先生这话过赞了,赟哪里有那么好?!?br />
    姜芃姬嘴里叼着摸了辣酱的烤肉,吮了吮,吐槽道,“文证这话可没有错。不过汉美真想明年讨媳妇,年末有望当爹,最好少言少语,别人盯着你,你就盯回去。别人说十句,你回一个字。眼神一定要冷,表情一定要正经?!?br />
    不开口、冷着脸,光凭一张脸、一身气势就能撩拨春心萌动的少女啊。

    一旦开了口,分分钟暴露智商。

    李赟疑惑不解,“这样不是十分失礼么?!?br />
    姜芃姬嗤了一声,“你若不是这样做,还是乖乖剩下来好了,憋成老大难?!?br />
    李赟不解地看了一眼亓官让三人,试图得到解答。

    在他看来,除了主公之外,唯有三位先生最聪明了,只是人家但笑不语,纷纷给了他意味深长的眼神,根本没有开口解惑的意思,孟浑和罗越叹息着拍了拍李赟的肩膀。

    武人呢,战场智商够就行,没有必要强求。

    咱不跟这些打小喝墨水长大的禽兽打交道。

    餐桌上聊正事,一边吃一边聊。

    姜芃姬私底下就是这么散漫的性格,其他人一开始还不习惯,久了也就习惯了。

    她接过李赟递来的烤山鸡腿,咬了一口,口齿溢满香味,在味蕾上蔓延开来。

    她开口道,“如今这个天气越来越冷了,大冬天的没什么事情干,百姓窝在家里不是打毛衣就是打毛衣,闲得发慌。我想给他们找点儿事情做,招募一些年轻身体强壮的女兵,教她们战场急救的知识,春耕之后用得上?!?br />
    罗越眼神惊诧地看着姜芃姬,其余人倒是神色如常。

    徐轲夹了一筷子煮熟的山珍菇,在上面沾了一大片红彤彤的酱。

    “这倒是行……主公打算招募多少?”

    县城徭役,徐轲作为管理总账务的人,对女子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

    她们力气的确比男子小一些,但韧性不差,整体劳作甚至不比男子少。

    见识过姜弄琴带领的女部曲的战力,徐轲对此也没什么意见。

    “先招个四五百人吧……”那根鸡腿塞进嘴里,吧嗒吧嗒几下,她吐出一根完整的骨头,上面连个肉沫都不剩下,可见她啃得有多干净,“弄琴带着六百七女兵,其余还有一千三百三的成年青壮部曲。等过了年,我让他们动身来象阳县会合。女兵全部交由弄琴管理便好,虽说是作为后勤救人队伍,但战场瞬息万变,她们也需要学习如何杀敌?!?br />
    并不是说后勤就真正安全了,历史上偷袭敌方后勤的战例还少么?

    姜芃姬并不是将女兵当做战场护士用,而是希望她们真正上战场杀敌。

    只是如今女兵规模太小,实力又差,还是需要时间成长,一切先从战场护士开始。

    “这、这女子……略有不妥吧……”罗越犹豫着开口。

    徐轲笑了笑,道,“你这话可千万别让姜女郎听了,不然准保将你从县城东门打到西门?!?br />
    “姜女郎?”罗越不解,没听说过她。

    徐轲道,“姜女郎,全名姜弄琴,主公府中的侍女。主公组建部曲的时候,姜女郎就一直在了,师从孟教头。要说她那杀人的狠劲儿,再胆大的大老爷们儿也会忍不住两股战战。跟她打的话,哪怕是孟教头也讨不了好?!?br />
    孟浑被点名了。

    他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摆着手道,“别提她,提她全身都疼?!?br />
    孟浑为战场而生,他的武艺更是如此的,大开大合,以力破敌。

    姜弄琴却不一样,她知道自己的劣势,干脆避开劣势,专注增强自己的优势,又是姜芃姬开小灶教出来的半个徒弟,她多少也继承了姜芃姬的狠辣风格,招招式式盯着敌人的死穴打。

    一旦击中非死即伤。

    孟浑有一次要跟弄琴较量,部曲都在校场围观啊,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撩到了。

    也是这一次,弄琴彻底确立了自己的威信,如今的她可真是不好惹。

    孟浑带一部分部曲去了崇州之后,留在河间的部曲便都由弄琴统领,甚至连日常清缴土匪也是她带队,走到哪里杀到哪里,极少留下活口。

    孟浑深深怀疑,部曲人数上不去,也许跟弄琴有那么点儿关系。

    罗越惊讶,“莫不是母老虎?有那么可怕?”

    孟浑笑着怂恿,“比这可怕多了,等她来了,你可以试一试她身手?!?br />
    罗越平时没事也跟孟浑比试身手,较量马战,自然清楚此人的能力。

    连孟浑都对那个姜女郎认可了,可见对方也不是普通的女流之辈。

    他蹙了蹙眉头,道,“等她来了再说?!?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