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间总政务厅就四个人,风瑾、亓官让、徐轲以及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姜芃姬。

    除了风瑾身上的羊毛制品是老婆给织的,其他人都是讨来的。

    对,讨来的,讨要对象有些微妙。

    “编织这玩意儿,有瘾头吧?”徐轲笑得勉强。

    讲真,李赟本人也觉得编织这活儿有瘾头,

    天气凉了不用开垦荒田不用跑腿,内政政务让几个先生包圆了,他每天练完两个时辰的枪就无所事事,干脆抱着毛线球在那儿织来织去。

    可是外头风大啊,织毛衣多冷?

    他就厚着脸皮去政务厅蹭暖气。亓官让调侃说自己有老婆胜似没老婆,抱怨风瑾总要用老婆织的围脖刺激他,然后李赟这个老实孩子就超诚恳地开口,他可以帮亓官让做一身。

    亓官让:“……”

    徐轲笑得肚子疼,然后逗李赟说,“汉美帮文证做了,不帮轲做一身么?”

    “好呀?!?br />
    徐轲:“……”

    他只是逗逗这个老实孩子啊。

    李赟的手指很灵活,织毛衣的效率比手艺最娴熟的妇人还好,织出来的毛衣要花样有花样、针脚整齐,瞧着就很精致。

    不过几天功夫,亓官让和徐轲就收到李赟这小子的成果,两人的心情很微妙。

    如此贤淑,当可嫁了!

    “主公,你要织一身么?”

    李赟对姜芃姬的好感度早已经爆表数次,想起她也是孤家寡人一个,自动请缨。

    然鹅,惨遭拒绝。

    姜芃姬眼睑都懒得抬,“不用,你家主公又不是这俩没人要的,连套毛衣都没人给做?!?br />
    开玩笑,政务厅的小姐姐争着抢着给她做好么。

    更加重要的是——

    “你家主公我武功强大,世间罕有敌手,早已寒暑不侵。哪里像他们几个一样,稍微脱一件就瑟瑟发抖,跟个鹌鹑似的?!苯M姬恶劣地笑,一嘴炮把政务厅三位谋士都给打击了。

    “主公这话可就不对了……”

    虽然他们身体素质的确比不过孟浑几个,但也不是白斩鸡啊。

    姜芃姬眼睛一斜,道,“你们能大清早出去晨跑?”

    三人默了一下,被窝不让他们起床,不跑。

    源自北疆的羊毛源源不断送到象阳县城,为了不引起北疆怀疑,也为了避开青衣军和红莲教的争夺,每一批羊毛运送路线都不一样。

    编制好的毛衣毛裤不仅要供应象阳县城的百姓,多余的还会售卖到柳佘所在的崇州。

    价格自然不像这里那么便宜,至少翻了十倍有余。

    崇州那块地方可比象阳县冷多了。

    只是一开始售卖,毛衣毛裤并没卖多少,样式倒是没问题,材质他们没见过。

    不过谁叫崇州州牧柳佘是姜芃姬的爹呢。

    老爹亲自安利,底下的官员也顺势买了一身。

    一穿上身,真的是保暖,穿着又柔软舒服,柳州牧卖的这个安利他们吃了。

    慢慢的,毛衣毛裤打开了销路,不过数量有限,基本运到崇州就被买光了。

    没有丝毫预兆,今年的第一场雪飘落人间,鹅毛那么大,天地一色,瞧着美极了。

    姜芃姬在县府颁布一条政令,每家每户,房顶或者门前雪高于一寸便要???。

    “虽说县城内大多都是新房,但积雪太多,依旧会导致房屋坍塌,防范未然。在我治下之地,不希望重演当年上京雪灾的惨景。希望所有县城百姓都能安安稳稳过了这个冬天?!?br />
    姜芃姬这条政令让不少百姓抱怨,但象阳县是县府说了算,百姓可以选择不执行,但县府也有权利收回租赁的屋子,将他们一家子全都赶出去。

    面对这么强硬的执行方案,百姓只能忍下内心的抱怨,乖乖去扫雪。

    每个院子都配有梯子,加上房屋不高,扫雪也没什么危险。

    风瑾瞧着眉眼越发清隽的姜芃姬,道,“主公苦心,百姓们会明白的?!?br />
    姜芃姬点点头,然后招呼着说,“别拘谨,要吃什么自己烤——”

    大冬天,聚餐吃火锅烧烤最带劲儿。

    冬天了,政务厅的日?;臼蔷鄄鸵约凹影?。

    至于什么时候聚餐,那就看她什么时候猎到大物件,不然不够吃。

    姜芃姬在政务厅弄了一个碳烤架,一个烧烤盘以及一个火锅架。

    燃料用的是一盆子炭火,几张桌案拼到了一起,谁想吃什么自己烤。

    十几种调料分门别类放在不同的小玻璃盘里,照顾个人口味。

    如今这个季节没什么绿色蔬菜,火锅里面涮着的都是菌类、菇类、腊肉或者其他野味。

    风瑾瞧着姜芃姬捏着毛笔,沾了料,在山**翅上面刷了刷,完全没了脾气。

    有这么一个主公,他还能说什么呢?

    说君子远离庖厨?

    看孟浑几个跃跃欲试的模样,他也不忍说这话破坏气氛……

    唉,只当聚会玩闹,不拘那么多规矩吧……

    风瑾默默想着,悄悄伸出筷子将李赟刚刚烤好的一块肥鸡腿夹走,内心暗暗叹息……他原以为李赟这小子本该是纵横战场的枪神,奈何跟错了主公,成长路线有些歪,种地、织毛衣,如今还掌握了烧烤这一门技术,外焦里嫩,烤得金黄香脆,撒上调料,简直惹人直咽口水。

    李赟身为耳聪目明的武人,哪里不知道风瑾的动作。

    只是相较于吃,他更加享受烧烤时候的感觉,十分有成就感。

    因为是私底下聚会,姜芃姬又可疑强调了不用太拘束,亓官让干脆将食不言这规矩丢一旁,默默享受着孟浑几个烧烤的劳动成果,“等来年,县城稍稍稳定了,让想将家中妻女接过来?!?br />
    徐轲有些心动,只是想到姜芃姬身边的踏雪还没有处理掉,若是将寻梅接来,只怕会害她。

    于是,他只能将这个想法默默埋藏心间,静静当一个听众。

    这是准备着畅想来年目标啊。

    孟浑孤家寡人一个,明年只想帮姜芃姬完成拿下奉邑郡。

    罗越倒是想回去,只是现在上了贼船下不去,只能叹息着认命。

    李赟小哥儿道,“希望明年师父能回来与赟团聚,再让赟找着好媳妇,争取年末之前当爹?!?br />
    自从卖了第一批玻璃之后,姜芃姬这里就有钱啦。

    对下属也是大方,将几个月的加班费和奖金全部发给了他们。

    李赟小哥如今也算是稍有薄产的人,有房有钱还有车(坐骑)。

    众人表**笑不笑,姜芃姬更是轻咳一声,赞道,“好志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