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信带人离开的时候,不仅仅带走一批玻璃茶器、一批首饰头面,还带走了姜芃姬给柳佘准备的礼物,礼物都不怎么珍贵,胜在心意,例如,里面有几套御寒的毛衣毛裤、一套多功能火锅设备、一套集烧烤与烤肉为一体的设备,她抄写的汤底方子和酱料方子……

    当古信看到这些东西,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若非乱世,小东家恐怕会成为比老东家还要强大的商贾。

    不仅仅能成为东庆首富,甚至能成为五国首富,将产业开遍整个九州四海。

    可惜了,如今世道不允许。

    想到这里,古信对姜芃姬又多了几分怜惜。

    离去之前,他问了个他很想问的问题。

    “那位风郎君……可是小东家入幕之宾?”

    姜芃姬瞧着古信神神秘秘的模样,口水险些没有呛到肺里。

    “不是,我与怀瑜只是君子之交,至交好友,没有那一层关系?!?br />
    姜芃姬果断地回答,免得古信瞎想。

    “那、那之前那位小女郎不是小东家的孩子?”古信问。

    她斩钉截铁地道,“不是,跟我没关系?!?br />
    古信不知是遗憾还是松了口气,怀揣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象阳县。

    因为古信带来的一批物资,整个象阳县的建设又向前垮了一大步,整个城池大致能看出日的后繁荣景象,姜芃姬难得收敛“不务正业”之心,乖乖坐在政务厅处理事务。

    最近一段时间最忙的一项还是分配良种以及来年田地的租赁,幸好亓官让已经把所有户籍都已经全面登记一遍,任务并不是很重,加班加点忙一阵就能解放。

    “这天气是越来越冷了——”

    瞧见院内的树叶染上昏黄,风瑾微微感慨一声。

    “每年都是这个样子,今年已经算好了,至少有充分准备?!?br />
    亓官让自小见惯了各色各样的惨状,如今的象阳县对他而言,无异于是人间天堂,祥和安静,处处透露着勃勃生机,这是他一生中极少见到的,更希望这样的盛景能遍布整个神州。

    “不是担心这个,瑾是担心另一件事情。等入冬之后,百姓恐怕不能顶着大雪劳作……象阳县百姓很多都是依赖劳作获取粮食,若是冬天没了活干……”风瑾说到这里顿了顿,“总不能让县府开仓放粮吧?那都是预备着明年春耕后的军粮,不能随意动……”

    姜芃姬想要打奉邑郡那边的青衣军,风瑾他们都是知道的。

    招募来的士兵加上原有的禁军和部曲,已经达到了八千人。

    因为象阳县要抓紧时间建设,所以从夏天那会儿到深秋这段时间,他们都是到处帮忙干活的,忙上忙下,几乎没有歇息的时候,等入冬之后军队的训练才会真正严格起来。

    风瑾觉得有些蛋疼,哪家军队不是好天气训练,偏偏自家主公要将最重的训练搁在冬季。

    不过理智方面,他是能理解姜芃姬的。

    钢铁锻炼意志,冰雪铸就军魂。

    唯有恶劣的环境才能最大限度激发人的潜力。

    对于这个问题,亓官让私底下也跟姜芃姬说过,她给了一个令人无语的办法。

    亓官让道,“主公前些天跟让说过这事儿,她说……冬天冷了,窝家里织毛衣呗?!?br />
    他表情僵硬着,把姜芃姬无所谓的口气学得有模有样。

    风瑾哑然。

    这话没毛病。

    初秋之前,所有居民区的房屋已经全部建设完毕。

    九月中旬开始,百姓分批次入住新屋。

    屋子面积在五十平米上下,一间一户,每十户算一个院子。

    当然,这些屋子都是租赁给百姓的,一月一百五十文,再贫穷的家庭都能承受。

    十月初,县府又开始大批量招募女工,成立编织坊,女工人数扩展至一百五十人。

    编织坊的主要任务便是处理羊毛,纺织成毛线球。

    除此之外,编织坊还允许有点儿手艺的妇人来学习如何编织毛衣,织好一件规定大小的毛衣和毛裤,县府能给二十五文到四十五文酬劳。

    若是毛衣有花样、编得精巧,还有五文到十文不等的奖励。

    当然,要是男子也想做这个活,县府乐意之至。

    至于编织毛衣毛裤需要的羊毛线球和棒针,这需要每一户百姓用真实住址、真实姓名以及家庭成员的名字在编织坊登记抵押,并且留下五十文押金。

    这个消息对于百姓而言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编织毛衣不同于其他体力活,完全可以窝在家里,哪怕是最冷的冬日,也不用担心没有活干了,积攒点钱,明年的日子也能松快一些。

    手艺精巧的妇人,约莫三天就能织好两套,整日无所事事,蹲在家中织毛衣。

    不少男子为了多赚点钱,悄悄向妻子偷师学艺。

    县府给造的居民房子质量很有保证,比大部分百姓四面漏风的房子好了不知多少。

    百姓对于地动之后第一个冬天,报以巨大的信心。

    时间进入十一月,吹来的冷风已经带着一股森冷的寒意,刮得人肌肤生疼。

    毛衣毛裤也正式上市,小孩儿四十文一套,成人一百文一套。

    价格真不高,但百姓多半在观望,大方掏钱买的多半是那些织过毛衣毛裤的。

    不说别的,穿着是真的暖和,全身都暖洋洋的。

    外头随便罩一件衣裳,全然不惧冷风。

    不过半个多月,毛衣毛裤这样的御寒宝物已经风靡整个象阳县城。

    毛衣卖得越来越多,徐轲这个管家婆看着账本,险些要哭。

    “……毛衣毛裤,净是亏本买卖……”

    他仔细算了一笔账,每售卖一套就要亏个三四十文。

    “孝舆,这账可不能这么算?!?br />
    风瑾扯了扯自己脖子上的圈型围脖,笑着道,“你也该算算要是百姓冻死,县府要损失多少。这么一算,其实已经算赚大了。冬天难熬,哪怕是上京,不也有死于雪灾严寒的?!?br />
    本身就是亏本买卖,姜芃姬要的是人活下来。

    进了政务厅,风瑾连忙将扇门关上,挡住外头的风,然后摘下脖子上的圆形围脖。

    若是以前,他肯定要穿得严严实实,显得臃肿,然后外头罩一件厚实的狐狸披风。

    如今不同了,先穿一套里衣,再穿毛衣毛裤,外头罩着稍微厚一些的宽袖大衫,披一件衣氅,走两步路就觉得遍体生热,暖洋洋的感觉别提多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