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赟小哥儿原本还在纳闷是什么大事情,一听这事情是为了帮助广大百姓过冬,关系重大。

    他心中一热,立马答应下来。

    看他那个表情,众人都不怀疑要是让他立个军令状,说不定他还真就去立一个了。

    【大佬好多呀】:握草!辣鸡主播??!

    【求放过】:之前让李赟小哥儿去种田,现在还让他去织毛衣,你真是够了!

    【让我还清债】:辣鸡主播+1,放开那个小哥儿,让我来!

    【嘿嘿嘿嘿】:辣鸡主播+2,有本事下班了别跑,咱们去天台切磋一把。欺负单纯的李赟小哥儿,主播你的良心不会痛么?让李赟小哥一个双手拿枪的去那棒针织毛衣,这样的脑洞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姜芃姬对这些围攻无动于衷,甚至还厚着脸皮发了一条弹幕。

    【主播V】:我这叫能者多劳,哪里是欺负他了?

    然后,弹幕上全是一溜的“呸!”,清清楚楚表达他们对姜芃姬的不屑和鄙视。

    事实证明,李赟小哥的动手能力真的比姜芃姬强多了。

    他仔仔细细看了最基础的针织花样,然后抱着毛线球在那边研究了大半天,一开始织得有些磕磕巴巴,之后熟练了,织得整整齐齐,没一会儿就织了一小节,约有小拇指那么长。

    “这倒是神奇,原来还能这么做……”

    李赟惊讶地看着纵横交错的羊毛线,兴趣大增,连忙去研究其他稍稍复杂一些的花样,“若是将它们织在一起,又软又厚,感觉比十来层麻布还要暖一些?!?br />
    这下子,轮到姜芃姬无语了。

    风瑾几人好奇上前,用手指捏了捏,的确十分柔软厚实,只是不知道保暖性如何。

    不过——

    “按照这个编织速度,制成一件衣裳不知道要多久?!?br />
    效率太慢了,风瑾有些嫌弃。

    姜芃姬翻了个白眼,从怀中取出一张绘画着简单衣物造型的竹纸。

    当着众人的面摊开,沉声道,“你以为真要用羊毛线织一件你身上穿着的衣裳?不说别的,光是两只袖子都不知道有多沉,怎么穿?只是织一件贴身穿的衣物,例如这样的?!?br />
    她没有选择直播间观众给的现代毛衣方案,而是选择用风瑾他们容易接受的形制,只是宽袖变成了窄袖,衣襟稍作修改,长裤偏向裋褐。

    整体来说并没有超出众人的接受范围,只是用料换成了毛线。

    “主公当真是心灵手巧?!崩钰S毫不掩饰地夸赞。

    他以为所有主公应该是什么事情都不做,整日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认识姜芃姬之后,他觉得这样的主公也不错,平易近人,心中牵挂百姓,日日为百姓所思所想。

    这大概就是师父常说的明君。

    这么好的主公,上哪儿找啊。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你好好干?!?br />
    姜芃姬拍了拍李赟的肩膀,对方豪气干云地应下。

    没过两天,李赟给风瑾家的长生织了一套小衣。

    风瑾:“……”

    李赟织毛衣的技艺就跟他种田的本事一样,火速成长,不过一两天的功夫,他给长生编织的小衣用了几种简单的花样,小姑娘穿上之后可开心了,美滋滋地到处爬。

    不过这衣裳穿着太暖了,她很快就受不了想要将它脱下来。

    “的确很保暖?!狈玷嗣律涯诘奈露?,“快给长生披上点儿衣裳,别着凉了?!?br />
    李赟有些失望地道,“只可惜制衣速度不快?!?br />
    风瑾摇头否认,“你错了,这个速度已经相当惊人。汉美,你可知衣裳如何织成?从春蚕吐丝到织成布匹,再由布匹制成衣裳,中间不知要经历多少工序,不知要耗费多少人力。哪怕是普通百姓身穿的麻布,同样耗费巨大。这种羊毛衣裳,制作速度堪称迅捷了?!?br />
    李赟明白风瑾的意思了,面色浮现喜色。

    他们可以养长毛快的羊,剪下的羊毛制成毛线再织成毛衣,期间耗费的周期远远比布匹短。

    尽管这种厚实的衣裳只能在天气寒冷的季节穿,但如今的百姓缺的不正是御寒的衣裳?

    寻常麻布并不保暖,东庆北方天气又寒冷无比,多少百姓死于严寒?

    若是这种羊毛衣裳能推广开来,一个冬天下来能救活多少百姓?

    越想,李赟越是激动!

    “主公当真是大善之人?!?br />
    他努力抑制脸上激动的神色,双拳紧紧攥起。

    风瑾内心呵呵,他不否认自家主公的才华,但说她是个“大善的好人”?

    呵呵,这个形容他持保留态度。

    眼前这个李赟也是妙人,主公这般坑他,他也能从中找到自娱自乐的地方。

    标准的——被人卖了,还傻呵呵给人数钱。

    经过风瑾“指点”,李赟更加有干劲儿了,几乎是彻夜研究。

    每天掌握一两种花样,然后再传授给女工,女工学习能力也强大。

    毛衣还有一个优点,一件衣裳可以分成几部分编织。

    只要控制好针数,编织衣片,然后就能将衣片拼接起来,组成一件完整的毛衣。

    古信在象阳县停留了大半月的时间,他面前放着三套成衣,光是摸着就觉得很保暖。

    若是给毛线挑染颜色,还能弄出更多的花样。

    古信是一个商人,很快就想到了其中的关键。

    不过这种生意暂时还不能推广到象阳县之外的地方,更加不能带到北疆那些地方。

    “小东家放心,老奴会想办法收购更多的羊皮,遣人送来?!?br />
    北疆放牧盛行,家家户户都有堆积如山的羊毛,他们也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些,有些人家甚至以羊皮作为燃料。若是大批量收购,根本耗费不了多少银钱。

    留在北疆,它们只是废物,要是运送到象阳县,它们就能被加工成冬日保暖的各类羊毛制品,不知道能救活多少百姓。古信想到这点,对姜芃姬的印象又拔高了好几层。

    “那就劳烦古叔了?!苯M姬也不客气。

    挨过这个冬天,等春耕之后她打算对奉邑郡动兵。

    她对那边的青衣军不爽已久,是时候扩大地盘了。

    “对了,古叔回去的时候,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将一件东西给父亲捎过去?!?br />
    姜芃姬把织毛衣的活丢给李赟,她又弄完了一部分攻城器械的开发。

    剩余的时间无所事事,干脆采纳直播间观众的意思,折腾过冬要吃的东西了。

    大冬天,吃烤肉,吃火锅,美滋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