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认真询问请教主播间的观众,这些人笑归笑,本性还是很热情的。

    没有耗费多少时间,姜芃姬就得到一大堆文字教程。

    不仅有《手纺线之手把手教你把羊毛织成毛线》,还有《一百种打毛线的花样》。

    只是说着简单,做起来困难,其中还涉及不少细节问题,直播间的观众也无法给予回答,姜芃姬只能根据文字版攻略进行尝试,或者询问一下古信。

    对方也被她这个脑洞惊了惊,谁想过将羊毛纺成线,然后用线打成可以穿的保暖衣裳?

    尽管脑洞有些奇葩,但古信在认真思索之后给予了肯定,羊毛肯定是保暖的,若是脑洞成真了,说不定会开启一种崭新的行业。他有一种预感,这里面一定蕴含着一个巨大的商机!

    姜芃姬是个绝对的行动派,既然已经有了想法,自然要付诸行动。

    “去招募一些手艺好、工作经验丰富的绣娘,薪酬日结,管一日三餐?!?br />
    姜芃姬如今有钱了,具体体现在她能给招募来的短工日结工资。

    这个消息刚发出去,立马就有不少妇人上门应聘。

    县城造房、修路、开垦荒田,急需要大量人手,并且不拘男女。

    很多男子和身体健康的女子为了赚取酬劳,养家糊口,每日辛辛苦苦地干。

    只是,这份工作是需要体力和力气的,这只适合身体健康青年男女,还有一些上了年纪或者身体不怎么好的妇女没办法出门做事,拖了一家子的后退,如今听到县府需要手艺好、工作经验丰富的绣娘,管每日三餐还有丰富的酬劳,这些上了年纪的妇人也颠颠地过来应聘了。

    姜芃姬一开始并没有招募太多,只是从中选了五十名老实本分的女工。

    剪羊毛、洗羊毛、去脂、浸泡、晾晒风干……

    前面这些步骤根据教程一步一步来,倒是不怎么难,那些女工心中纳闷,这跟她们的手艺没什么关系啊,但姜芃姬每天管饭还给四十文工钱,她们也没有多言。

    做完这些事情,姜芃姬还在铁匠铺折腾了两天,弄出了几把羊毛刷子。

    古信看着小东家上上下下地折腾,蓦地有种时光倒流,老东家还在世的错觉?;匾渫?,曾经的老东家为了弄出造纸作坊,也是这般废寝忘食。

    将梳好的羊毛用棒槌纺成长线,然后再并股增加坚韧性。

    姜芃姬的动手能力不差,弄出来的羊毛线也是像模像样的,那些认真工作的女工就更不用说了,她们似乎都有一定的强迫症,非得将羊毛线弄成粗相等的模样。

    试验了一阵子,基本已经上手,五十人人工合作,效率大大提升。

    不过是几天时间,羊毛线球已经积攒了数百个。

    女工听说县丞要用这些毛球纺织衣裳,她们趁着姜芃姬不在,暗暗嘀咕。

    “乖乖,那么粗的绣线,怎么弄衣裳?难道是用来修补的?”

    一名女工噗嗤一笑,坐在小马扎上,双手熟练地刷着羊毛。

    “一条线比衣裳上面的破洞都要粗,这东西怎么缝补?”

    又有人说,“谁知道呢?别看咱们这位县丞年纪小,但是肚子里的主意多。既然付了工钱请人过来做事,肯定有他的意思呗。你要是那么好奇,自己去县丞面前问一问,待在这儿多嘴做什么?哪个贵人喜欢嘴碎的下人?你要是不想干这活,有的是人想抢着干?!?br />
    那个女工有些心虚,“不过是私底下说一说,又不会传到县丞耳朵里……”

    这时候的姜芃姬在做什么呢?

    她在研究各种各样的针织花样,每天都去政务厅报道,风瑾几人一抬头就能看到她跟两根木针、一团毛线较劲,不由得暗暗扶额,这样的主公真吃枣药丸。

    只见她两只手捏着两根削得长长的棒针,身前的桌案放着写着密密麻麻字样的竹纸册子,神情认真又严肃。不过,若是有人能看到直播间的弹幕,估计就不会这么觉得了。

    【琦月薄荷】:哈哈哈——辣鸡主播,终于也有你不会的东西了。

    【酒酿猫团子】:#揉脸,主播你到底在倔强什么呢,直接把册子丢给那些女工,让她们去研究呗,术业有专攻。编织是一门学问、一门艺术,虽然挺简单吧,但真的需要一点点天赋。我看你编了一个多时辰了,恨不得爬进屏幕摁着你的两只手,手把手教你怎么织……

    真的,他们宁愿看姜芃姬去玩泥巴。

    【千层榴莲饼】:哈哈哈,楼上不要那么诚实啊,我还想看主播打毛衣。

    直播间的观众无情地嘲笑,姜芃姬眉头一压,哐当两声把棒针给丢桌上了。

    亓官让暗暗撇嘴,默默移开了眼,免得被姜芃姬捉到他在看热闹。

    因为古信送来大量的粮食、马匹和羊皮,这些东西都要清算数量之后逐一入库的。

    亓官让这几人都在忙碌这个,重新回温了加班加到死的痛苦,偏偏自家主公不怜惜下属,揣着两根木针和毛线球,不知道在那边折腾什么……一旦碰到瓶颈,直接闹脾气摔东西。

    人比人,气死人!

    不然的话,怎么人家是主公,他就得加班呢?

    这时候,外出去隔壁承德郡收购良种的李赟回来了,他身上还穿着略显破旧的裋褐短衣,露出肌肉紧实的胳膊。双脚洗得干干净净,裤腿拢到膝盖,露出健壮富有爆发力的小腿。

    李赟小哥儿的出现转移了一部分颜粉的注意力。

    姜芃姬瞅了瞅李赟,看了看桌上的棒针和毛线,不等李赟行礼,对他招手。

    “汉美,过来。这里有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你可否顺利完成?”

    蓦地,风瑾三人与直播间观众都有一种不翔的预感,等等——

    亓官让错愕地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李赟小哥露出天真而热情的笑容。

    “主公所托,赟自当竭尽全力?!?br />
    姜芃姬点点头,神情严肃,好似她要说的话有多么重要。

    “再过一月便是秋收,这天气也一日凉过一日。令人着急的是,县城百姓过冬御寒的衣物还没有备齐。为了让百姓们都能穿上保暖的衣裳,我偶然寻来一门针织之法,只是双手不灵便,未能研究透,加上还有其他事物,分、、/身乏术。你拿着好好看看,研究研究。若是能让这门手艺重现天日,不知有多少百姓能因此受益。你一定要认真对待,方不负百姓厚望?!?br />
    风瑾三人:“……”

    直播间的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