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家这话可是折煞老奴了?!毖矍罢馊吮闶潜苯郾φ恼乒?,他早已脱离奴籍,但面对古敏唯一的血脉,依旧以老奴自称,这是对姜芃姬的尊敬,更是对古敏的怀念,“一别十余年,小东家都已经这么大了,老东家若是泉下有知,该有多么开心?!?br />
    旁人都是重男轻女,偏偏老东家刚一怀孕就到处求神拜佛,希望上天赐予她女儿。

    古信为古敏搜集了不少“送女观音”,对古敏的执念,他深有体会。

    如今看到古敏的女儿已经长得玉树临风,此生无憾。

    不对,等一等……玉树临风什么鬼?

    古信眼神纠结地看着姜芃姬,老半响没有憋出其他话。

    姜芃姬视线眺向城外那支兵马,“你真是母亲以前的老人?”

    古信心神领会,道,“小东家莫要误会,那些都是朝柳州牧借来的人。太平盛世都不容易走商,更别说如今这个混乱世道了。为了能将小东家的东西平安送来,老奴向柳太爷借了些兵马,不曾想引起小东家误会?!?br />
    姜芃姬嘴角忍不住微微扬起,道,“谢谢,我不知该如何称呼您?”

    不说古信的年纪和资历,单单看对方的穿着以及周身气度,想来也不是常人,姜芃姬并不会因为他自称“老奴”就真的将他当下人。

    要说年纪,姜芃姬前世的年纪加上今生的,四舍五入后,基本能算古信的同龄人。

    古信想了想,声音略低哑地道,“若是小东家不介意,唤老奴一声古叔便好?!?br />
    “古叔?!苯M姬从善如流地应下。

    古信不知回忆了什么,眼眶布满了红丝,又很开心地应了一句,“唉!”

    风瑾三人以及直播间的观众还是懵逼状态,不懂事态怎么就突然拐了那么大一个弯,直到两人对话完毕,他们才逐一明白过来,心中松口气。

    不用打仗最好啦,这个古信一瞧就是跟主公(主播)认识,说不定还带来什么好东西。

    姜芃姬倒是猜到古信送来什么,她笑着接过风瑾怀中的长生,亲了亲小姑娘额头。

    “幸运星?!?br />
    长生懵懂地睁圆了眼睛,啊啊叫着,然后扑腾着想要亲回来。

    殊不知她这个举动给古信造成多大的误会!

    他眼神震骇地在咯咯笑的长生以及姜芃姬身上挪移,然后又对风瑾怒目圆睁!

    “把她带下去吧,城墙风大容易受凉,小孩儿病了不好治?!?br />
    将长生连同她裹着避风的衣氅送还给风瑾,小姑娘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

    象阳县城警报解除,来人不仅不是给她找麻烦的,还是给她送钱送粮送马的。

    古信是个行事认真而又严谨的人,他暂时抛却了内心的纠结,稍稍落后一步,跟着姜芃姬下了城墙,一边走一边条理清晰地报出此次带来的物件,连路上损耗的数目也清晰说出来,甚至列了清单,行事坦坦荡荡、光明磊落,让人能一眼看到他的赤诚。

    听到羊皮和马驹的安排,风瑾几个对他投以钦佩的目光。

    他们如今缺的不是粮食,古信送来的东西当真是解决了燃眉之急。

    因为上京、奉邑两地迁徙来的百姓,加上俘虏的数千青衣军,这些外来人口导致象阳县城的百姓比地动之前的百姓还多,东庆北方的冬天一向很冷,城内没有充足的御寒衣物,徐轲前阵子还在发愁怎么过冬,没想到古信就送羊皮来了,一送便是上万张已经硝制好的羊皮!

    这些羊皮要是在东庆收购,价格不菲,估计也收不来那么多。不仅如此,东庆国内豢养的羊,羊毛又短又稀疏,古信送来的羊毛则是又长又密集,一张羊皮捏在手里十分有分量。

    不过,这样的羊皮怎么制成御寒的衣物?

    姜芃姬拧着眉头想对策,直播间那头的观众也在冥思苦想。

    【哈哈哈哈哈】:要不,干脆把上面的羊毛剪成合适的长短?

    【稿费终于到账】:剪是没问题,但你看看那些羊毛多厚,感觉羊皮的主人从出生到被宰,一辈子没剪过羊毛。要是为了削减合适的长短,剪下来的羊毛怎么办?浪费了也不好吧……

    【又有钱啦】:剪下来的羊毛回收利用呗。洗一洗,塞进衣服夹层当棉花也行。

    众人不禁想到羽绒服的做法,貌似也不是不行哦。

    姜芃姬倒是觉得另有用处,她以前逛联邦最大的历史博物馆,曾经见过一种叫做“毛线衣”的衣裳,用线织成的围巾,据当时的介绍来看,似乎里面也有羊毛成分……

    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将羊毛弄成线,然后编织。

    若是没有直播间观众,姜芃姬估计要自己动手实验一阵子,若是实验失败,她只能让人将羊毛洗一洗,梳理好,然后缝进衣裳夹层,这样也能保暖……

    可如今都有观众了,问一句就行,大家群策群力,一起想办法。

    于是,姜芃姬询问了关于毛线衣和围巾的事情。

    她有些担心,要是直播间那个年代也没有这些东西怎么办?

    结果,直播间观众不但知道,他们还给姜芃姬刷了一波花,送了几个666。

    【每天都想断更】:搬来小板凳,围观主播打毛线,织毛线,哈哈哈,画面太美。

    【好想装死】:我觉得风瑾他们真的要发疯的,主播你可怜可怜他们好不好。他们加班的时候,主播玩泥巴;他们继续加班的时候,主播玩木头;他们加班快要崩溃的时候,主播跑去打毛线织毛衣……我觉得这个时代要是有论坛,说不定他们就悄悄发帖吐槽主播,题目我都想好了——818那个不务正业、不发工资、性格恶劣的姜扒皮!

    【有事烧香】:哈哈哈,姜扒皮什么鬼?笑得我肚子疼。

    【无事退朝】:你们不造么?风瑾少年他们粉丝团给主播粉丝团起的外号。

    想当年,主播粉丝团的名字都是“女神”、“陛下”之类高大上的称呼。

    然鹅,自从姜芃姬攻下象阳县城,整个画风都变了,姜芃姬无脑压榨风瑾他们的劳动力,让他们加班加点赶工,几月下来不给工资,她的粉丝团官方外号已经变成“姜扒皮”了。

    任凭观众怎么哈哈哈,姜芃姬开始认真思考薅羊毛,打毛线的可能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