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儿对周遭气息感知是最敏锐的,长生睁着水汪汪的眼睛,不懂发生了什么。

    姜芃姬抚了抚长生毛茸茸的发,柔声道,“怀瑜,别那么紧张,别吓坏长生了?!?br />
    风瑾暗暗松了口气,又有些哭笑不得,他能不担心么?

    长生刚诞生的时候,正巧碰上东庆地动,如今刚刚见到主公,城外又来了不知名的两万兵马,如今的象阳县虽然不算差,各种防守器械也准备妥当,但兵灾总不是好事儿。

    他真怕自家闺女因此遭人误解,他怎么能不担心?

    “未必会是坏事,先去看看再说?!?br />
    她逗了逗长生,确信没将这个小丫头吓到,这才将长生还给风瑾。

    姜芃姬随手扯过放在一旁的衣氅,随手一展,利落地套在身上。

    “走?!?br />
    风瑾抿了抿唇,立在原地,眼神带着复杂之色。

    亓官让稍稍慢了一步,低声对他道,“主公不是那等粗莽无脑之人?!?br />
    “瑾知道,毕竟相识多年了老友了,兰亭值得托付信任?!?br />
    风瑾同样压低声音,用宽大袖子将长生盖了起来。

    说实话,刚才孟浑过来禀报消息,那一瞬间他真的觉得自己呼吸都要停止了,生怕姜芃姬压制不住情绪,到时候遭殃的便是她怀中的长生,风瑾实在是不敢想象……

    庆幸,她比自己想象中更好,更加克制,更有魄力和胸襟。

    这一瞬,风瑾险些有些热泪的冲动。

    亲了亲一脸无辜的长生,内心有股劫后逃生的松快。

    被自个儿爹爹亲了,长生咯咯笑着,蹬着脚,伸长脖子,在他脸颊啵了一下。

    亓官让跟风瑾一前一后出了政务厅,前方已经不见姜芃姬的影子。

    时间紧迫,她早就骑着大马朝城外飞奔。

    象阳县内拉起了啼鸣警报,百姓纷纷收摊躲进屋子,街上已经空无一人。

    坐上马车,风瑾和亓官让迟了好一会儿才爬上城门。

    姜芃姬站在墙垛后,面色肃穆,徐轲比他们没有早多久,更是气喘吁吁。

    “那些是什么人?莫非又是青衣军?”徐轲喘匀了呼吸,脸上冒着热汗。

    传信兵半跪在地,恭恭敬敬道,“据前方探子来报,对方约有两千弓骑兵,五千余精悍步兵,且敌方各个身穿甲胄,配备精良。至于其余人,因为距离过远,至今还不知具体情形?!?br />
    姜芃姬一手叉腰,一手搭在眉前,瞧了大半天没有吱声。

    徐轲问道,“主公,要不要派人再探?”

    姜芃姬轻轻啧了一声,一扭头,发现三位谋士都到了,还有一只拖油瓶。

    风瑾不放心将孩子丢在政务厅,两只宽大的袖子将长生遮住,免得她受风。

    不仅仅是这三人,直播间的小伙伴也是各个如临大敌,觉得今天又要开战了。

    【今天继续五更呀】:不是,这才安逸多久,青衣军那一伙杂碎又过来找虐了?

    【一定要抹平债务】:妈呀,我有些怕血,打仗要死人的,我要不要先退了直播间?

    【香菇辣么萌】:上次看主播强攻象阳县,斩杀青衣军九将军,我做了好几天噩梦。

    【你们不要欺负她】:前方即将开战,未成年迅速撤退!

    姜芃姬瞧了,眉梢一挑……这都什么和什么?

    “你们来这么齐做什么?还有怀瑜,城墙风大,你也不怕长生受凉?”

    当爹的心那么宽,长生能养得那白白胖胖,绝对都是静娴这位贤妻的功劳。

    “主公……这……”

    风瑾了解姜芃姬,她的表情根本没有开战前的肃杀,反而带着些轻松,这就奇怪了。

    “我是不知道那是哪路兵马,不过应该不是冲我们来的,警报暂时解除?!?br />
    姜芃姬上辈子打仗多年,战争经验可比身边这几个丰富,她的精神脑域基本恢复,对“气”的感知极强,自然能看到这支兵马上空没有“杀气”,若来攻打象阳县,早就杀气冲天了。

    “一惊一乍,你们还是太年轻?!彼趿艘簧?,“派一个人下去,询问来意?!?br />
    【老司机联萌】:果然,我应该相信主播。她的表情很正常,肯定没事儿。

    【今天发稿费啦】:吓死宝宝了,刚才感觉心脏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纵然主播在另一个位面,他们还是不喜欢杀戮的,能避免一场交锋,这再好不过。

    “两兵交战,不斩来使。询问一下对方来意,他们总不会动手杀人?!?br />
    姜芃姬镇定自若地道,表情平静,乌黑的双眸带着振奋人心的绝对自信。

    “虽然吧,我觉得这话就是废话……打仗就是打仗,早死晚死都得死,弄那么多虚渺礼节做什么……”姜芃姬啧啧一声,对所谓的战场规则颇为鄙视,搁在她那个世界,心情不爽就开战,谁会偷袭之前还通知敌人?

    三人哭笑不得,这时候一直安安静静的长生咯咯笑了起来,令风瑾脸一黑。

    竟是城墙风太大,把风瑾的袖子被吹起来,挠着她痒痒了。

    姜芃姬干脆将自己的衣氅脱下来,叠了一下盖在风瑾肩上,覆盖住他怀中的长生。

    “多谢主公?!?br />
    姜芃姬瞥了他一眼,“废话真多?!?br />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过了许久,派出去的人回来了,同时还带来一个年纪约莫四十来岁,鬓角带着些许灰白,模样清正的男子,他的五官比中原男子更加深邃立体一些。

    那双眼眸也不是纯粹的黑色,反而是淡淡的褐色。

    对方在十步开外停了下来,双眼把姜芃姬上下打量一番,眼眶酝酿着水光。

    似乎确认了什么,对方敛了敛袖子,俯身行了大礼。

    “老奴古信,拜见小东家?!?br />
    这下子,不仅风瑾几人懵逼了,直播间的观众哑然失声了,连姜芃姬都怔了一下。

    这是什么剧情?

    姜芃姬道,“这位老先生,有话好好说,您这是做什么?”

    嘴上这么说,内心却隐隐有些猜测。

    这人自称“古信”,又称呼她为小东家……难道是以前服侍母亲的老人?

    再联想到城外接近两万的大部队,她的心脏狠狠一跳,内心涌起强烈的喜悦。

    果不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