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来哄,长生要是哭坏了眼睛,你不心疼?”

    魏静娴给风瑾扣了个大帽子,风瑾哑然无语,低头看看抓着他袖子不肯撒手的闺女。

    风瑾无奈摇摇头,“真是、真是上辈子欠了你们娘儿俩的!”

    于是,今天风瑾去政务厅的姿势有些不对劲……底下的人不敢问,顶多奇怪看他两眼。

    风瑾厚着脸皮去了政务厅,因为来得还早,他悄悄摸到自己位置上,拉过一张垫子,将那一坨肉呼呼的袖子藏在矮桌下,只是长生的脾气难以琢磨。

    来得路上乖巧得不行,一进入政务厅就不想继续待在他袖子里了。

    “怀瑜,你这是怎么了?”

    亓官让手上的工作即将收尾,接近八成的百姓都已经登记完毕,工作不是那么赶了,他干脆放慢了步伐,不再疯狂加班,每天吃好睡好。

    几天下来,消瘦凹陷的脸颊也养回了肉,瞧着丰腴了几分,气色红润了。

    所以,这段时间第一个来政务厅的往往不是他,不是风瑾就是徐轲。

    风瑾感觉到闺女在挣扎,脸色微微一变,“没、没怎么……”

    正要将小闺女抓回来,哪知她一咕噜从袖子里滚了出去。

    亓官让惊了,看看风瑾,再看看那个胖乎乎的丫头,张了张嘴,半响说不出话。

    “没想到啊,你风怀瑜还兼顾人口买卖是吧?”

    亓官让心中一转,分明已经猜到小丫头的身份,仍旧笑着戏谑了句。

    风瑾脸色一红,干脆破罐子破摔,闭眼承认。

    “长生太粘人了,今早抓着瑾的袖子不肯放人。默默哭了一刻钟,实在是狠不下心,干脆将她带过来了。她乖着呢,平日里连哭都不哭,给她件玩意儿,能玩大半天?!?br />
    亓官让对长生伸出手,“也没说你闺女吵啊。来,大侄女儿,让亓官叔叔抱一抱?!?br />
    亓官让其实很喜欢小孩儿的,他第一位妻子得病早故,没有留下血脉,后来他娶了魏渊先生的庶长女,两人婚后恩爱,两年才生下一个女儿。

    只是他觉得外头兵荒马乱,离开崇州的时候没将她们母女一块儿带过来。

    长生自来熟,胆子大,顺着亓官让的衣服就往上爬,动作麻利得很。

    “这手脚真有劲儿,弟妹是个会养孩子的?!?br />
    亓官让抱小孩的姿势很标准,长生也不怕他,伸出手就想动他的发冠。

    风瑾暗暗撇过脸,这个闺女实在是太泼辣好动,丝毫没有风氏女子该有的温婉贤淑。

    长生超给面子,在亓官让脸上糊了一个湿哒哒的口水吻。

    ?!?br />
    亲王之后,她笑着张开嘴,露出一小点刚冒头的糯米牙。

    “你这闺女比你讨人喜欢?!必凉偃米隽烁黾蚨痰钠兰?。

    不讨人喜欢的风瑾:“……”

    “让她自个儿玩,别闹着你?!?br />
    风瑾虽然把长生带过来了,但他可不想因此耽误了同事的工作。

    “没事,不妨事。孩子还太小,要是不盯着点儿,容易出事?!必凉偃弥饕ぷ骶褪歉涸鸬羌钦砘Ъ?,所幸他那边还有九个女郎在忙,他这个顶头上司稍稍偷个懒也没事,“倒是你,案件卷宗还没整理完,怕是要忙一阵?!?br />
    风瑾哑然,眼睁睁看着亓官让将自己闺女抱到一旁哄着玩了。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自家闺女已经黏上亓官让了。

    不是……这谁家闺女呢?

    长生咯咯笑着,那双大眼睛都要笑成一条缝,在亓官让身上爬来爬去,亲昵不行。

    没多久,徐轲也来了。

    看到政务厅多了个女娃,他挑了挑眉,仿若无人地绕过去,高冷得不行。

    “小心点儿,将孩子藏好了,免得主公瞧见了跟你抢?!毙扉鸬蜕?。

    亓官让挑眉,“放心,主公那个脾性,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会天天来?!?br />
    姜芃姬不是每天都来政务厅的,每天不是在玩泥巴就是在玩木头,这阵子几乎谁在木工房里,折腾什么攻城器械模型,孟浑和罗越两人像是失了神一样,整天跟在她身后跑……

    具体来说,跟着那些模型跑。

    李赟则是记录开垦的田地,将它们仔细划分,准备春耕时候租借给各家各户。农具、耕牛等问题也提上了日程,李赟还要遵从命令去承德郡收购粮种,几乎忙得脚不点地。

    县城的建设已经到了第三阶段,城内主要道路基本完工,壕气冲天地铺上了青石砖,哪怕到了下雨天,路面依旧干干净净。象阳县内,有一片地方更是被百姓称之为“贵人区”,那边全是新建的宅子,鳞次栉比,漂亮得不行。

    说起“贵人区”就不得不提姜芃姬之前收留的二十来名女子。

    她们大多出身富户或者乡绅之家,姜芃姬清算钱财之后将家产还给她们,她们表示愿意出钱购买新宅,毕竟她们的老宅都已经被毁了,有些地还被县府回收,如今根本无处可去。

    看到统一修建的新宅,每个人都动了心。

    “你们如今也算是县府一份子,帮了县府大忙,的确该论功行赏。这么着吧,第五批建设的二进宅子,一座四千贯。若是支付不起,可以先支付一笔定金,之后的余款分期支付。若是同意,给你们重立一份契约?!泵娑哉庑┕媚锏那肭?,姜芃姬想了想,取了一个折中的法子,“你们有没有想法真正进入县府工作?薪酬每月一付,可以选择粮食或者等价的银钱?!?br />
    如今这点儿人手,他们还忙得过来,可是等以后地盘扩大了,估计要忙疯。趁着现在还有缓冲时间,先培养一批人手,以后要是需要人手,直接将人丢过去,想想也是美滋滋。

    这些女郎听了姜芃姬的意见,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这段时日在县府工作,劳碌的工作转移了她们的注意力,多少抚平了她们因为青衣军而受到的伤害。尽管很累,但这些女郎倒是挺喜欢自己工作的感觉,这比待在后宅充实多了。

    听到每月还有薪酬拿,她们更是心动。

    一些人当场应下,另外一些人犹豫一番之后也答应了。

    若是没有姜芃姬,她们早就被青衣军折磨死了,就算没有死,家产也要落入其他族人手中。

    孤苦又**的女子,在如今这个世道几乎活不下来。

    眼前这位年轻的县丞给了她们生机,傻瓜才不把握呢。

    要是在县丞有了职位,想来族中的老不羞也不能强迫她们什么。

    不费吹灰之力,姜芃姬又收获了二十三位识文断字的好员工。

    她们对她感恩戴德,加班到多晚都不会抱怨,什么文书工作都抢着来。

    啧啧,美滋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