兀力拔无**说,只能用铜铃一般的眼睛死死瞪着掌柜,后者风度依旧。

    有了兀力拔这个拖后腿的猪队友,兀力拔的夫人没能买到那支龙凤簪,在掌柜舌灿莲花的话语下,它被一位贵妇以五万七千贯的价格买走了。

    那位夫人当场就将自己头上的珠翠解下,戴上那支龙凤簪,流苏珠子随着她的走动微微碰撞,叮叮当当的响声悦耳好听,等走到阳光下,那璀璨艳丽的颜色更是让她成为注目焦点。

    其他夫人见了,心中更是大悔,兀力拔的夫人气得脸都青了。

    若不是自个儿丈夫拖后腿,这支簪子绝对是属于她的,如今却到了另一人的头上。

    她按捺着火气,一再叮嘱掌柜,若是有货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她。

    掌柜笑着答应了,不过心里怎么想,只有他自己知道。

    越是容易得到的东西,越是不值钱,且让这些夫人瞧着那支龙凤簪眼馋一阵子,等她们嫉妒羡慕恨之后,再推出新的玻璃首饰,还愁卖不出高价?

    “智者”一族虽然碍眼,但他们的确比那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北疆人族聪明多了。

    掌柜在北疆住了那么多年,深知北疆内部的情形,如今东庆混乱一片,若是不趁早做好准备,恐怕真的拦不住北疆铁骑的步伐。

    他一介商贾,唯一能做的就是从北疆人身上赚更多的钱,让这里的风气变得更加媚外。

    自古以来,女人和小孩儿的钱是最好赚的,老东家的话简直是至理名言。

    北疆一地不缺金银,那么大额度的交易,不可能用零散的铜钱,自然要折合成金银珠宝。

    所以,当总价值二十万三千贯的金银送到店铺,饶是见惯大钱的掌柜也忍不住感慨。

    “这些钱,简直比大风刮来的还要轻松?!?br />
    因为聚宝斋做的是多处走私生意,两地倒差价,所以当他拿出一笔钱购买五百匹品相中等的马驹以及近万张羊皮,并没有人怀疑什么,只当聚宝斋要去东庆发一笔战争横财。

    北疆多产良驹,聚宝斋买的又不是极好的战马,卖了就卖了,至于羊皮什么的,他们更是不曾在意,家家户户都有这玩意儿,铺在地上当地摊还嫌味道冲。

    故而,当这批物资并同剩余的金银珠宝被运回崇州,没有人追究。

    当柳佘看到这些,长长叹了一声,“风刮来的钱?!?br />
    掌柜已经恢复了中原装扮。

    头戴发冠,宽袖大衣,除了面容比中原人深邃之外,看着就像是地地道道的东庆人,

    他听了柳佘的话,颇为好笑地道,“这么多金银珠宝,那得多大的风才能刮起来啊……”

    柳佘一噎,以手扶额,无奈地道,“你啊,这嘴皮子倒是越来越利索了?!?br />
    自从古敏去世,这位掌柜已经多年不曾踏足东庆地界,若非柳佘相信掌柜对古敏的忠心,怕也不敢将柳氏二房在外头的产业交给他打理,如今他亲自回来,这倒让柳佘颇为意外,“以前逢年过节让你回来,你推说身子骨不适,如今怎么想着回来了?”

    掌柜地微微眯起眼,说道,“回来看看小东家?!?br />
    古敏经营的产业,总该有后人继承,掌柜先前还挺担心的,如今却是不怕了。

    经商方面,这位小东家比老东家狠太多了,老东家好歹是正经买卖,小东家直接抢钱。

    柳佘问,“那这些羊皮和马驹?”

    掌柜轻声说道,“再过一月,天气也开始转凉了。东庆地动,北方几乎成了修罗场,百姓流离失所,身上能带多少家当?这个冬天不好挨。这些羊皮廉价,若是想办法除去腥臭味,制成衣裳,应该能比寻常粗布麻衣保暖?!?br />
    掌柜又道,“至于马驹,北疆铁骑已经成熟,可东庆国内却……唉,行军打仗哪里能离开马?这些品相不是很好,又非战马血统,经常被当做肉类宰了食用,所以不会引起怀疑的?!?br />
    因为是第一次,掌柜也不好买的太多,只能慢慢谋算了。

    柳佘沉默一会儿,“你比我细心,先替兰亭谢过了。浒郡那边,我用人脉压了一批粮食,你到时候一并给兰亭送去。她那边倒是治理得有模有样的,不愧是阿敏寄予厚望的女儿?!?br />
    那可是古往今来第一位女帝,怎能不优秀?

    掌柜道,“父母非凡,子女自然不俗?!?br />
    说完,掌柜似乎想到什么,蹙眉道,“你如今对浒郡掌控如何?”

    柳佘笑笑,“还行?!?br />
    虽然他被调到崇州当崇州牧,但浒郡才是他经营多年的大本营。

    东庆皇帝空降下来的新任浒郡郡守太菜了,几年下来还没办法彻底掌控浒郡,又倒霉碰上都北方地动,皇室迁都,整个朝廷的威信力大大降低,如今还只是空有头衔的名誉郡守。

    否则的话,柳佘怎么有本事用人脉压下一大批秋粮?

    几年下来,他已经攒了一大批米粮,绝对能支撑得起北方战??!

    不过自家闺女似乎另有打算,柳佘也按兵不动,准备看闺女眼色行事。

    柳佘让掌柜先带去二十万石粮食,并且派遣了五千步兵和两千弓骑兵护送。

    如今北方混乱,红莲教和青衣军打得凶狠,沿路护送不注意点,说不定就鸡飞蛋打了。

    一眨眼,时间进入了九月中旬,夏日的燥热渐渐退去,象阳县的百姓换上了清凉的秋衫。

    风瑾家的长生也五个月大了,活泼好动,经??梢源臃考湟唤枪距喙距喙龅搅硪唤?,也不耐烦待在屋里,经常咕噜着想要滚出房门,侍女想要抱着她,她就咿咿呀呀拍人家手,要是执拗将她抱起来,啼哭地嗓门儿能远远传出去大老远,还是干嚎不掉泪。

    久而久之,风瑾夫妇也由着孩子了。

    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孩子越大,脾性越任性。

    例如今天,格外缠风瑾,抱着对方袖子不撒手,一个劲儿想要钻袖子里头。

    “静娴,将长生抱走。为夫再不去政务厅,兰亭又该嘲讽了?!?br />
    大概是听懂了风瑾的意思,长生憋着嘴默默流泪,一颗一颗啪嗒啪嗒地掉。

    不哭出声也没有干嚎,默默看着风瑾,就在那儿默默掉泪,没一会儿就成泪人了。

    魏静娴心疼,她实在是舍不得孩子哭,只能宠溺地道,“要不将长生藏着带过去?”

    风瑾瞪大眼睛,严肃道,“简直胡闹,办公之地,怎么能让孩子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