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不将最好的拿出来?

    当然是为了试探一下诸位夫人对这些琉璃彩器的接受度啊,不然怎么定最高价。

    掌柜脸上依旧带着笑,不急不忙地顺毛安抚

    “夫人莫怪,此举并非对夫人无礼,实在是……唉,若小店直接将最好的镇店之宝取出来了,养刁了夫人的眼光,届时小店又该用什么宝贝才能吸引夫人目光驻足,令您流连于此?”

    兀力拔夫人闹了个红脸,啧了一声,“你只管将最好的取出来,担心这些做什么?合着本夫人这些年在你这里买来的东西,全都是假的不成?好与不好,哪次没照顾你家生意?”

    掌柜温和一笑,反身去楼上将真正要高卖的那一套玻璃茶器取了下来。

    之前那一套已经足够吸引目光了,可在这一套面前,一点点的残次都被放大。

    兀力拔夫人直接道,“这一套本夫人要了,掌柜的直接报价就行,一分一文都少不了你?!?br />
    掌柜无奈笑笑,道,“若是哪个生意人碰见夫人这般好爽的顾客,做梦都得笑醒?!?br />
    兀力拔夫人豪迈反问,“掌柜今夜可会因本夫人而笑?”

    “自然?!?br />
    原本上头东家只定价两万贯到三万贯,但掌柜却觉得还有升值空间。

    最成功的生意人,不就是将一件商品的价值尽可能发挥出来么?

    他心中忖度,没有将话说得太满,免得下次还有质量更好的琉璃彩器,不好收场。

    这些个贵妇要是闹起来,他这把老骨头可吃不消,心念一转,他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

    他道,“这一套乃是此批质量最好的,比之前那一套稍稍贵了一些,四万一千贯?!?br />
    兀力拔夫人也不是蠢的,听出他的言外之意,“掌柜说,琉璃彩器还会有更好的?”

    这怎么行?

    她要买就买最贵的,这样才能配得上她的身份。

    掌柜将已经准备好的腹稿拿了出来,开口道,“诸位夫人可知这些琉璃彩器的来历?”

    那些个夫人摇摇头,“不知,闻所未闻?!?br />
    她们也是见惯好东西的,聚宝斋走私售卖的宝贝不要太多,但像琉璃彩器这样美轮美奂,一眼就将她们死寂的少女心激活的,几乎没有。

    虽然琉璃彩器有些小贵,但她们也不是买不起,只是买东西也要买值当的,不然多掉价。

    “大夏奇异录有一篇记载,梅郡天空有金凤落地异象,同时又有一名女婴诞生降世。这个女婴便是后来大夏朝开国元勋之一,死后追封关内侯的许公?!闭乒矜告傅览?,详细解说给几位夫人听,“这些琉璃彩器便是金凤落地之处发现的奇物,每一件俱是美轮美奂。只是发现彩器的人太过粗鲁愚昧,令琉璃彩器损毁些许,不复当初那么惊艳?!?br />
    兀力拔夫人是诸位夫人中最有文化的,更加喜欢显摆自己的文化。

    她道,“这个典故本夫人听过,据说那位关内侯许公有金凤之命,乃是上天降下的神女,这些琉璃彩器……莫非是随着许公从天宫降世而来的仙品?”

    掌柜面有迟疑,道,“此事倒是不知……这些琉璃彩器深埋地底数百年,前些阵子东庆地动,它们才得见天日。小店也是耗费了人脉,这才堪堪弄来那么几套。如今还在想办法弄来更多……眼前这一套,乃是小店收藏中品相最好的……”

    诸位夫人听了,不由得诧异,本就动摇的心更是一面倒了。

    哪怕没有传奇来历,她们也有些动心想了,如今听了这故事,更是恨不得抢!

    兀力拔夫人见几位夫人的表情,心中暗暗懊悔,自己个儿没事说什么仙品呢!

    掌柜将她们的表情尽收眼底,温和笑道,“夫人可要买?”

    兀力拔夫人果断拍板,不等其他人开口,说道,“自然要买,不过是四万一千贯罢了。掌柜,你将它们包起来送到府上。另外,你这里要是有更好的琉璃彩器,可别忘了通知本夫人?!?br />
    几位夫人其实想加价购买,奈何这家聚宝斋有自己的规矩,不会转卖,若是加价了,兴许还会把兀力拔夫人得罪了,实在是得不偿失。

    每件宝贝都有定价,要是有顾客第一个以定价价位购买,后来的客户哪怕添了百倍价格,人家也不转卖的。几位夫人都是老??土?,当然知道这位掌柜的脾性。

    人家越是这样正直,越显得他有风骨,痴迷赚钱,浑身上下却没有铜臭味,不少北疆贵妇想招他当入幕之宾,奈何人家对老妻忠贞不二,北疆长公主也曾丢橄榄枝,他都不曾动心。

    这般有风骨、有风趣、有容貌、有才气……

    全身上下就没有哪里是不好的男人,怎么会不吸引人呢?

    另一位胖胖的夫人开口,“掌柜的,将你们这里的琉璃彩器都取出来?!?br />
    掌柜笑着应下,亲自将它们都搬了出来。

    当九套玻璃茶器在逐一排开,那般炫目的视觉享受令一些没有购买意向的夫人也心动了。

    此时此刻,众人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不要怕贵,买买买!

    掌柜与这些贵妇打交道多年,自然知道她们壕气冲天的购买力,一向只买最贵不买最好,这九套玻璃茶器,最低也是两万三千贯,除去兀力拔夫人那一套,最贵的就是三万三千贯。

    几位夫人直接买下五套,最便宜的四套留了下来。

    总计十四万六千贯!

    唉,这个钱好赚的,简直比抢劫还要爽。

    掌柜的内心默默叹了一声,越发钦佩自家小东家了。

    老东家古夫人的赚钱手段,他是见识过的。

    自从古夫人去世,掌柜再也没见过赚钱比抢钱庄还狠的狠人,直到……他遇见了古夫人的孩子,只能感慨——家学渊源!当柳佘拜托他,他死寂已久的心又活了过来。

    他爱赚钱,但是更喜欢那种坑死人不偿命的爽感,明明将客户宰得连骨头渣滓都不剩,对方还觉得自己赚大发……以古夫人对他的评价,大概是从智障客户身上收获智商上的满足?

    总之,那般优越的感觉,的确令掌柜沉迷。

    默默的,黑心掌柜道,“诸位夫人暂且稍等,还有一物,不得不看?!?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