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地域广袤,人口不丰,加之连年征战,百姓一度难以存活。

    近来二十几年,北疆皇族在“智者”一族的建议下,终于答应修生养息,鼓励子民生育繁衍后嗣,积极开辟与邻近国家的商业贸易往来。

    无疑,这一政策是十分正确的,如今的北疆三族繁荣而热闹,国力强盛无比。

    十几年前偷袭东庆边陲,拿下崇州上虞郡三城,这让北疆气焰猛涨,甚至达到目中无人的地步,他们甚至认为自己已经有了入主中原的绝对实力。

    毕竟,如今的东庆实在是太弱了,根本经不起他们铁骑肆虐,亡国可期!

    北疆“智者”一族意识到这点,连忙敲打,这才堪堪将北疆那股浮躁和狂傲压下去。

    近些年来,安伊娜公主从中作梗,东庆政局越来越乱,国力更是一落千丈,东庆已经成了北疆眼中的囊中之物,只等他们的北疆之王一声令下,他们就能挥兵攻打东庆。

    这般情形下,北疆之王再也忍不住嘚瑟骄傲,王的权威日益强大巩固。直至如今,“智者”一族的忠言逆耳令已经引起了王的厌恶,这股浮躁骄傲的风气从上到下,影响了整个北疆。

    兀力拔,北疆“智者”一族的谋将,看似粗野鲁莽,实则是个心细如尘的谋将。

    他意识到北疆境内这股虚浮的傲气潜在的隐患,几次劝谏北疆之王。

    东庆再怎么弱,那也是曾经的中原五强,面对这个敌人,应该慎之又慎!

    自古以来,骄兵之败的例子还少么?然而,不管兀力拔如何引经据典,北疆之王都听不进去,甚至厉声呵斥,将他痛骂,面对这个现状,兀力拔既是担忧又是难过。

    别的不怕,他就怕北疆因为一点点的胜利就骄傲自大,不将敌人放在眼里。

    今天,他又被北疆之王骂了一通,只因为他上述直谏,希望北疆之王下令约束臣民奢侈无度、炫耀财富的浮夸现状,他痛陈弊端,慷慨直言,但北疆之王并不采纳……

    兀力拔叹息,这种风气对如今的北疆来说真不是好事,但他却无能为力。

    他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时候开始,这股妖风邪气就蔓延整个北疆。

    怀揣着这般怒火,兀力拔身心俱疲地回了家,几名俘虏的女奴上前伺候。

    他等了半天没等到自个儿的媳妇,浓稠的剑眉紧紧蹙起,眼底是不掩饰的不快。

    对于这个粗鲁又没有文化的妻子,他实在是看不上,但这门婚事是兀力拔的长辈为他争取过来的,因为妻子娘家经营着商行,财富在北疆也是有名的,自己行军打仗,很多军粮都需要这位大方的妻子帮助,看在这点份上,兀力拔觉得自己还是能忍受这个老婆的。

    不过,男人么,特别是北疆的男人,哪个不希望泼辣的妻子对自己温柔小意?

    这个念头,哪怕是兀力拔也无法免俗,他对自个儿的妻子有着强烈的占有欲和掌控欲。

    若是哪天回府没有看到妻子,兀力拔的心情就会变得十分差劲。

    北疆这块地方对女子贞洁可不看重,夫妻之间更没有忠贞一说,要是妻子对丈夫不满意或者不喜欢了,说不定扭头就去偷人或者养小白脸。

    兀力拔自认为精通中原文化,当然不能接受自己妻子爬墙找男人。

    妻子哪天不在自己视线范围,兀力拔就忍不住担心她是不是去和小白脸厮混。

    他心情不悦,粗声粗气地问女奴,“夫人去哪里了?”

    女奴战战兢兢地道,“夫人与几位贵妇外出耍完,约莫两个时辰之后回来?!?br />
    听了这话,兀力拔的心情更加差劲了,狠狠打了个鼻喷,“带路,去看看?!?br />
    自个儿妻子本来就粗野没文化,再跟着那些女人混一块儿,那个教养还能看么?

    此时,兀力拔的夫人正豪迈地购物扫街。

    是的,扫街。

    人家出门购物,不买好的只买贵的,一人就能买空一条街!

    她娘家有钱,北疆对女子又十分看重,所以兀力拔的夫人缺什么都不缺钱,加上她丈夫又是北疆悍将,“智者”一族出身,十分受人尊敬,连北疆之王都要礼遇。

    兀力拔夫人的日子简直不能更舒心,无聊就带着一群姐妹扫街。

    现在,一群北疆贵妇正翘首期盼,等着聚宝斋掌柜将宝贝送上来。

    “诸位夫人,久等了?!?br />
    聚宝斋的掌柜是个异族混血,有着中原男子的温柔儒雅,也有北疆男子的豪放飒爽,要不是他已经四十五岁了,孙女孙子都有了几个,很多北疆大官还真不放心自个儿夫人经常来聚宝斋,这男人太有魅力了,要是人家逛着逛着就把自己老婆给睡了,这就憋屈了。

    商铺经常贩卖珍贵的走私物件,这里也是北疆贵族最爱来的地方,因为东西够好够贵。

    男子双手稳稳端着一只匣子,略薄的唇吐出优雅婉转的语调,这些个贵妇连丈夫都敢摁在地上胖揍,平时嗓门儿一嚎,几里地外都能听见,在这位充满风度的中年美男面前,却不由自主地拿出了“淑女”风度,耐心十足地等他缓缓展开匣盒,露出里面的稀世珍宝。

    “此乃琉璃彩器,诸位夫人请瞧?!?br />
    展开之后,诸位夫人的眼球都被匣盒中静静躺着的事物吸引了目光。

    兀力拔夫人半响才醒过神,开口就道,“掌柜先生,这些宝贝怎么卖?”

    掌柜道,“此乃一套茶器,质地做工更是世间罕有,价格倒是有些小贵?!?br />
    兀力拔夫人笑语盈盈,道,“掌柜莫不是担心我买不起?”

    掌柜道,“夫人说笑了,夫人家中富可敌国,远在中原之人都知道,夫人又怎么会买不起?即使真的买不起,为了夫人,这套宝贝也该自降身价,求让您将它带走。宝物配佳人,唯有夫人这般风采美艳之人,才能衬出它的价值?!?br />
    兀力拔夫人脸颊一红,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掌柜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br />
    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被夸,经兀力拔夫人更是如此。

    其他夫人虽然没有这位有钱,但平日里也是挥金如土的,连忙问询价格。

    掌柜眼睑微敛,温柔道,“这一套质量中上,还算不得极品,故而仅售两万五千贯?!?br />
    两万五千贯?

    这个价格令不少夫人心生犹豫,不是买不起,只是觉得稍稍有些小贵了。

    兀力拔夫人的重点却不在价格,“你为何不将最好的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