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众人,除了风瑾还能维持风度,亓官让与徐轲都被吓到了,反应过激一些的徐轲更惨,他险些将红枣银耳汤呛进肺管,难受地捂着胸口咳嗽。

    “什么?三万贯?”

    徐轲咳嗽一阵缓过来,声音陡然提高,指着杯子的手指都是颤抖的。

    败家啊,败家!

    自家主公有多少家产,他再清楚不过。

    对方到底是从哪儿挪了三万贯,竟然去买这么一个华而不实的东西?

    作为整个县府的内政管家婆,徐轲险些气得昏厥过去,他却忘了姜芃姬根本没那么多银钱。

    别说挪用了,哪怕她把整个象阳县都抵债了,恐怕也弄不来这么多银钱。

    所谓三万贯,不过是她说出来逗逗三人的。

    真没想到,他们一点儿都不经逗。

    亓官让和风瑾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神情严肃地看着一脸笑意的姜芃姬。

    “主公并非那等耽于享乐之人,怎么会耗费三万贯买这么一套物件,莫要戏弄瑾了……”

    纵然风瑾出身风氏,他也不会豪掷三万贯买一套收藏品,不是他花不起,只是他比较务实。

    “啧,你们三人可真是经不起逗,等会儿孟教头和罗教头来了,你们可别拆穿我?!?br />
    有这么一个玩心颇重的主公,三人也是心累。

    “这些东西是昨晚砖窑烧青砖的时候,顺带烧制出来的。质量参差不齐,那些不是极好玻璃,我原本想销毁的,不过想到你们平日里工作辛劳,我昧了一套下来,搁在政务厅?!苯M姬笑着露出一口白牙,脸上带着得意之色,“怎么样,你们觉得它值不值三万贯?”

    三万贯?

    怎么不直接去抢钱呢?

    徐轲一脸的愤懑,本以为自家主公稍稍稳重了,没想到还是那么恶劣。

    风瑾端正心态,仔细打量手中的物件,斟酌半响后,他才缓缓开口。

    “这东西世间罕有,堪称巧夺天工之作,质地更是闻所未闻。若是碰上懂行的人,三万贯自然值当……只是……瑾不知,制造此物需要耗费多少银钱、人力以及时间……”

    三万贯,有钱的土豪追逐虚名,的确掏腰包会去买,甚至还会乐呵呵地哄抢。

    可如今这个世道,谁会耗费这么多银钱买一套享用的奢侈品?

    姜芃姬一边喝着红枣银耳汤,一边听风瑾讲,心中越发有信心了。

    “我都说了是烧制青砖的时候顺带弄出来的,你说制造它需要耗费多少银钱、人力和时间?”姜芃姬笑着道,“怀瑜的眼光绝对准确,怎么说也是士族二少爷不是。你说它值三万贯,我倒是彻底放心了。好好运作一番,还能怕销路?怕只怕供不应求,人家上门求着买?!?br />
    风瑾几人怔在原地,等他们明白姜芃姬的说法,更是露出骇然的表情。

    “主公,你……你的意思是……卖掉它们,换取三万贯?”

    姜芃姬随口道,“不啊,这些杯子给你们喝茶用的。陶碗喝茶,总觉得有一股子泥味?!?br />
    姜芃姬如今不仅想要烧制玻璃制品,还想弄出历史博物馆才有的瓷器。

    不过她还在跟直播间的小伙伴研究,要过一阵子才会投入制作。

    见三位谋士一脸懵逼的表情,姜芃姬又不要脸地道,“你家主公我体恤下属,哪里会亏待压榨你们。砖窑那边烧制的几批玻璃茶具才是拿出去卖的。你们家主公就算是玩泥巴,那也和常人不同,能玩出不一样的花样……不是三万贯,也许是三百万贯,甚至更多?!?br />
    她要看看,还有谁敢嘲笑她只会玩泥巴。

    她要是不玩泥巴,象阳县的青砖怎么来的?

    砖窑里面的玻璃怎么来的?

    姜芃姬虽然没有露出得意的表情,然而她的眉梢比平常上扬了点点弧度。

    风瑾几人受到的震撼太大,没发现这个细节,但直播间的观众眼尖发现了。

    【今天几更呀】:啧啧,你们瞧瞧,主播的尾巴都得意翘上天了。

    【不知道呀】:你们要是不提醒,我倒是没发现这个细节。如今一瞧,主播的尾巴岂止是翘上天了,简直要带着她整个人飞上九重云霄了好么!

    【也许是蛋羹】:主播得意的小样子有些欠揍,但是为毛我觉得好萌呀。

    【不要胡说八道】:唉,既然如此,那我在后排默默心疼即将被坑的傻多速。

    何为傻多速?

    人傻,钱多,速来。

    姜芃姬把目标对准了北疆三族,将这里定为坑钱的第一站。

    别看北疆整天意淫自己如何强大,恨不得用眼白鄙视东庆,背地里却对来自中原腹地的东西十分推崇,争相购买不说,甚至引为时尚。典型的嘴巴很倔,身体却十分诚实。

    北疆贵妇和贵女皆已收藏中原宝贝为荣,在中原只能卖一两贯的东西,到了北疆三族那边,至少能翻个十倍。若非这般利润,路途险峻,哪里有商人愿意去北疆做生意?

    徐轲三人已经被姜芃姬这番豪言壮语给吓到了,甚至忘了如何发声。

    风瑾率先反应过来,严肃道,“那这制造之法,主公可得严密?;て鹄??!?br />
    “放心,没有赚够钱之前,砖窑那边都会派人盯着的?!闭饧虑榱芴嵝压?,风瑾又提了一遍,姜芃姬哪里会不重视,她早就想好处置办法了,物以稀为贵,泛滥之后就不值钱了。

    谁敢断她财路,她就断谁子孙!

    徐轲表情如梦似幻,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主公,这些东西……它们具体造价几何?”

    “烧砖捎带着的,也就几文钱吧?”姜芃姬不确定地道。

    众人又是无声静默。

    几文钱的东西……卖三万贯……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徐轲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胸口。

    赚钱的是他们,他的良心为何要痛?

    不但不痛,它还活蹦乱跳。

    三人齐声喊道,“大善!”

    【主播V】:等这一批玻璃卖出去,象阳县府就有钱开薪水啦。

    姜芃姬这话就像是一颗诈弹爆炸,将直播间观众震得反应不过来。

    等等——主播她说啥?

    开薪水?

    直播间的观众还沉浸在姜芃姬的无耻之中,却不想她竟然可以如此无耻。

    【山楂条】:不是吧,你压榨他们几个疯狂工作,从头到尾没发过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