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

    柳佘与姜芃姬换上寻常百姓的衣衫,绕着象阳县逛了一圈。

    瞧着欣欣向荣的县城,柳佘心生感慨,陛下的手段果然不是常人能比拟的。

    “父亲累了么?要不要去茶寮歇一歇?”

    姜芃姬带着柳佘看了象阳县,别看如今的象阳县还不怎么繁荣,但从她的规划来看,再过几月这个县城将会脱胎换骨,哪怕是曾经的上京城也无法比拟。

    姜芃姬趁机和柳佘交流了不少治理心得,自个儿父亲在治理一道有着很深的见解,近乎全知全能,她有不少疑惑的地方,对方都能一针见血点出来。

    姜芃姬曾经是统摄军团长,但军团长和县丞完全是两个概念。

    在治理方面,哪怕姜芃姬有着超越时代的见识,很多地方依旧需要虚心学习。

    “好……等哪日为父卸任了,便来你的治地置办个宅子,安心养老?!?br />
    姜芃姬道,“父亲若是想要置办房产,哪里需要自己出钱,儿子这里多得是地契?!?br />
    一文钱一张,要多少有多少。

    第一批竣工的宅子分出了几个给下属,剩下来五十多户都是她的。

    第二批和第三批正预备开工,姜芃姬目前最不缺的就是房契和地契了。

    柳佘哑然,“也幸好如今天下大乱,不然的话,准保有人弹劾你?!?br />
    他不用想也知道自家闺女做了什么,她口中的地契,估计来路有些不正。

    她就是县丞,县府一切内务她说了算。

    她要一文钱强买收回的地契,谁能说个不字?

    柳佘脚下踩着平齐的青砖,木屐发出富有节奏的哒哒声,清脆又好听。

    “为父发现这里的百姓涵养不错?!绷艿?,“街两旁竟然没有秽物?!?br />
    “随地丢弃垃圾是要??畹?,每一次??罱侵暗囊槐?。路两旁就有垃圾桶,多走几步路就能丢,要是自觉不差钱,随便丢弃也行。只要家产丰厚足够赔偿县府,我是不介意?!?br />
    纵使姜芃姬不颁布那样的政令,百姓随意丢弃垃圾或者吐痰的现象也减少了。整条道都是青砖铺的,他们这辈子哪里见过那么平整干净的路面?要是有了碍眼的秽物,瞧着多难受啊。

    象阳县城大部分地方都在不停施工,少部分区域已经整理干净了。

    在姜芃姬的鼓励下,不少人家开了街边小摊,倒是给县城带来了些许繁荣。

    茶寮没什么好茶,她点了两碗大碗茶,颜色有些浑浊,气味不算难闻。

    “虽然是初次治理,但是你做得比为父好多了?!?br />
    大概,这就是阿敏说的天赋吧。

    柳佘暗暗摇头,他当年治理浒郡,几年下来将自己弄得形销骨立,浒郡勉强有了繁荣景象,如今的象阳县不过才一月多,已经从地动的阴云走出来,来往百姓脸上也有了笑意。

    他瞧了感触颇深。

    不知道是自己太菜,还是陛下太叼。

    姜芃姬道,“有其父必有其子么?!?br />
    柳佘明知道这话是逗他开心的,依旧忍不住有些得意。

    他道,“那倒是,这是家学渊源?!?br />
    “父子”俩自恋了一通,变相将彼此都夸了一遍。

    喝了茶,放下两文钱,姜芃姬带着柳佘去了烧窑的砖窑。

    “父亲,儿子带你去看个东西?!?br />
    她令人把砖窑那片地圈起来,出入都需严格检查。

    按照姜芃姬的打算,青砖以后会成为象阳县的“特产”,所以技术?;ず苤匾?。

    凭着私印进入砖窑,越是靠近,周遭的温度越是高热。

    如今还是炎热夏日,不一会儿柳佘的脑门就冒汗了。

    “看什么?”柳佘好奇。

    得知姜芃姬来了,砖窑匠头连忙出来迎接,她摆手示意不用多礼。

    “前阵子让你烧制的东西,如今怎样了?”姜芃姬一边走一边询问砖窑匠头。

    “烧了六批,大半成品都不甚理想,勉强才凑出了三副?!蹦歉隼先寺冻鲆桓比馓鄣谋砬?,“小的依照主公的要求,将那些残次品销毁,残留物由专人看管,绝对不会泄露半分秘密?!?br />
    “三副?比预料中好一些?!苯M姬想了想,道,“拿出一副给老太爷瞧瞧?!?br />
    “好嘞,主公稍待?!?br />
    听到这话,砖窑匠头长长松了口气,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

    帮主公做事,好处可不少,前段时间主公还十分大方得赏了他一张地契。

    按照计划,那应该是第二批竣工的宅子。

    如今全家都眼巴巴等着第一批宅子竣工,第二批开始建造呢。

    光凭第一批宅子的外貌,多少人羡慕他们家走了大运?

    凭着多年烧陶的经验得了主公青眼,如今一家子都过上了好日子。

    砖窑匠头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个长条匣子出来,然后小心展开。

    直播间观众还以为是什么稀世珍宝,没想到里面躺着一副玻璃茶具。

    【我爱你们】:666,主播竟然真的搞出玻璃了!

    【老司机联萌】:的确是玻璃!虽然纯度不是很高,但十分精致。按照小说的一贯套路,这东西可值钱了,关键成本低,一套玻璃能卖到十数万贯。这个利润,我就问你们怕不怕!

    一贯等于一千钱,约等于一两白银。

    十数万贯是个什么概念?

    抢银行都没那么霸道!

    【小天使】:#托腮,我在好奇,主播想要用这个玻璃坑谁。

    【山楂条】:肯定是坑人傻钱多的人呗,不是东庆的土豪就是北疆的傻叉。

    玻璃这东西,如今的人自然没见过,更别说这玻璃的确好看。

    玲珑剔透,漂亮极了。

    “这东西……造价几何?”

    柳佘露出惊艳的目光,略有些痴迷,很快就恢复正常。

    “很低?!苯M姬没有说具体数目,只是用大拇指倒着指了指后头的砖窑,笑嘻嘻道,“烧砖的时候,顺带烧制的玩意儿。父亲看着,您觉得它们应该价值多少?”

    柳佘沉吟道,“无价之宝。你让为父看这玩意儿,想送一套孝敬为父?”

    “自然是这样。不过象阳县这里不是太穷了么,如今粮草都不足,不知父亲能不能帮儿子一个忙?”姜芃姬笑嘻嘻着取出一枚比女子手心还娇小数倍的圆润小碗,两指捏着,放在光线下十分漂亮,“儿子听说北疆那边,有钱的人很有钱,骏马良驹、养牛成群,千金一掷不也皱眉头。为了彰显尊贵身份,喜欢搜集奇珍异宝,这些话是不是真的?”

    柳佘闻音知雅意,原来是想让他帮忙倒卖,问道,“的确如此,不过寻常物件也入不了他们的眼。这个么……倒是不用怀疑,必然会引起北疆贵人的追捧。兰亭打算怎么定价?”

    “十五万贯如何?”

    柳佘惊得险些把玻璃杯子摔了。

    十五万贯?

    抢钱庄都没有那么暴利!

    闺女,你确定自己没有多添了一个零?

    “若是无法用金银换取,也不介意用等价的骏马良驹或者牛羊,皮草也行?!?br />
    姜芃姬神色如常地道,丝毫看不出刚才鲸鱼大开口的人是她。

    这已经不是狮子大开口了,人家狮子的嘴没有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