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佘低声喃喃,“二十了?这个年纪有些对不上……”

    他不怀疑李赟是谢谦的儿子,李赟除了眉眼略像他母亲,其他和谢谦年轻时一模一样。

    若非如此相似,他一开始也不会认错。

    想想李赟的姓氏,他觉得这个年纪多半是虚假的,谢谦刻意将年纪报大了两岁。

    李赟揣着一肚子的疑问退下了。

    许久不曾开口的姜芃姬问柳佘,“汉美的身世有问题?”

    “谢谦的儿子,那张脸就是最好的证明?!?br />
    柳佘深吸一口气,道,“十几年前,这个名字可是‘年少风流’的代名词,多少世族贵女梦中的情郎。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带着他儿子在奉邑郡龟缩那么多年,连一封口信都不曾捎回家,想来这些年他过得也很痛苦……如今李赟到了你的麾下,只能说造化弄人?!?br />
    姜芃姬眉头一蹙,道,“父亲指的是……那个谢谦?”

    若真是如此,李赟岂不是那个女人的儿子?

    “除了他,还能有谁?”柳佘嗤笑。

    “那谢谦去中诏皇宫寻仇,不就变成了杀妻了?”

    柳佘不屑地道,“那算得上什么妻?不过是一个占了谢谦之妻身躯的魑魅魍魉罢了?!?br />
    对于谢谦而言,曾经爱妻,有琅琊双姝之称的王惠筠,早就死于难产了。

    活下来的那个,不过是个生性嬴荡、心狠手辣、心比天高的毒蝎妇人罢了。

    那种感觉像什么呢?

    曾经的王惠筠,多少青年才俊的心中女神。

    偏偏没多少人知道,他们这位女神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孤魂野鬼占去了身子,从清纯善良,变得嬴荡恶毒,柳佘挺同情谢谦的。若是王惠筠就这么难产死了,倒也一了百了。

    偏偏这具身子被人占去了,那人还用她的身子到处与各色男子纠缠不休。

    别说亲眼看到,哪怕是想一想都觉得恶心无比。

    姜芃姬蹙眉,柳佘难得愿意提及当年往事,追问道,“占了谢谦妻子的身体?”

    “嗯?!绷艿阃?,“谢谦与王惠筠本是青梅竹马的爱侣,当年他俩成婚,不知让多少人心碎。一年之后诞下一子,我想那个孩子便是李赟。不过……自从王惠筠生育,谢谦的行为举止就变得奇怪。他焦躁,对妻子冷淡,整日往来佛庙道观,人前又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br />
    姜芃姬认真听着,直播间的观众感觉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主播她爸这番话的信息量,有些大??!

    “然后呢?”姜芃姬追问。

    “孩子满月宴之后,谢谦带着妻子与儿子来河间,说是要拜访上佛寺方丈了尘大师?!彼档秸饫?,柳佘唇角噙着冷笑,原本温润如水的眸子,此时宛若寒潭,令人心中胆寒,“不过,世事无常,去河间的路上,夫妻俩碰见了山贼,谢谦拼死护住了妻子,他和儿子不幸罹难?!?br />
    “可是……谢谦和汉美都还活着……”

    “所以王惠筠在撒谎?!绷苊嫔醭?,“什么山贼,还不是她一手安排的?只为除去碍眼的谢谦。谢谦发现她的异常,想要让了尘大师除了她。一个来历不明的孤魂野鬼,她能不怕?”

    随着柳佘的叙述,整个直播间的气氛冷凝了下来。

    【全渠道推荐还不来】:只有我一个人听得汗毛倒立么?

    【老司机联萌】:我整理了一下思路,大致内容就是谢谦的妻子在生育的时候被人穿越,谢谦发现端倪,穿越女下手为强杀了谢谦父子……当然,李赟小宝宝和他师父都还活着……然后这个穿越女又疑似害死了主播她妈,跟主播她爸结了深仇大恨。厉害了,我的穿越女。

    【山楂条】:哈哈哈,楼上的脑洞有些大啊,不过看着很带感怎么回事。

    【音乐家诸葛琴魔】:#托腮,我觉得这才是正确的穿越打开方式。古人又不是蠢货,身边亲近的亲人发生了变化,心里不会疑惑?谢谦觉得有孤魂野鬼占了妻子身体,找高人除妖没毛病。不过穿越女也是叼叼的,漂亮反杀,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主,不知她会不会威胁到主播。

    【妹控才是正义啊】:开玩笑,有谁能搞得死咱们家主播?上一个说这话的人,如今坟头的野草都一人高了。不过话说回来,主播还真是要小心,这个穿越女明显不是好对付的。总感觉这个穿越女会有一种蜜汁优越感,大概是无脑穿越小说看多了?

    【又有和氏璧】:这是绝对是一个被人穿成筛子的世界。听我分析,穿越女走的是后宫美男流,主播她妈是温馨种田流,主播这里是争霸天下流……这么一看,主播像是个叛徒,身为穿越女不去找人谈情说爱,反而抢起点男频的饭碗,你很棒棒哦。

    【加更了还倒欠债】:你们不懂,主播这个手腕才高。当了皇帝,天下哪个男人睡不成?这才是一个穿越女该有的操守,要嫖就嫖个尽兴,煞笔兮兮跟三五女人抢一个男人有什么用?那黄瓜也不知被多少人用过了。有本事让天底下的男人为你打破头,所有男人都哄抢你一个,争奇斗艳也只为你目光流连一眼……三千美男算什么?

    这么一说,突然感觉平日不正经的主播,身形蓦地拔高了好几节。

    “她这么做……到底图个什么?”姜芃姬不解。

    “呵,谁知道呢?!绷懿恍?,“不过她的野心很大,兰亭小心?!?br />
    姜芃姬点头,纵然柳佘不说,她也一直防备着呢。

    结束了这个令人不愉快的话题,柳佘倏地想到什么。

    “对了……”柳佘道,“当年有一门娃娃亲的?!?br />
    姜芃姬懵了一下:“……啥?”

    “你母亲跟谢谦不是发小么?他们之前开玩笑说两家结个亲家?!绷苡梦弈蔚难凵窨戳搜劢M姬,“兰亭,你今年都十六岁了,不考虑那方面的事情?为父看李赟这孩子,虽然有些缺心眼儿……不过谢谦的儿子,总不会太差,他长得也挺好看。若你喜欢,收了也成?!?br />
    姜芃姬挑眉,“……不了,我没兴趣养儿子?!?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