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瑜回来了……长生,你爹爹回来喽?!?br />
    魏静娴从席上起身,风瑾顺势接过向他倾斜来的长生。

    这丫头很是机敏,记性也好,风瑾上一次回来还是五天前,这孩子很黏他。

    风瑾道,“方才去看了主公给的宅院,倒是很不错?!?br />
    “妾身倒是听丫鬟婆子说起过,据说那片儿地,连大路都是青砖铺的?!?br />
    如今的人,哪里见过青砖这东西?

    刚刚开始修建大路的时候,甚至有人半夜偷盗地上的青砖,差点没把姜芃姬给气到。

    后来抓住几个严惩一番,这才消停。

    “咱们宅子里也是如此,瞧着挺干净,仆妇清扫起来也轻松很多?!?br />
    风瑾逗弄长生,这丫头抓住他手指就想往嘴里塞。

    可惜人小没长牙,咬了大半天都不疼,风瑾只觉得自己手指痒痒的。

    “明儿个让仆从去新宅收拾一番,先将内院拾掇出来。你和长生住在这里,实在是委屈了?!?br />
    风瑾叹气,把自己手指从闺女嘴里拿出来,长生很不乐意,好似生气一般冲他啊啊叫着。

    啧,年纪小小,脾气颇大,一言不合想挠他。

    魏静娴心宽地道,“夫唱妇随,有什么可委屈的?!?br />
    如今住着的地方,比她出嫁前的院落还小了数倍,但她倒不觉得委屈。

    现在的象阳县,基本是一天一个样,魏静娴瞧着它的变化,竟也觉得与有荣焉。

    这个地方的发展,有自家丈夫的一份功劳,她当然自豪。

    重建之初,哪里都混乱,几乎没有章程,如今一月了,众人已经习惯了这个改变。

    一条条规划好的宽道也搬上建设行程,目前初具规模。

    姜芃姬以县丞的身份,颁布了好几条新的政令。

    不过这些政令在普通百姓看来有些逗趣儿。

    政令之一,街上行走要靠右。

    政令之二,不得随地吐痰,更不得随地大小便。

    政令之三,但凡男女,不论冬夏,不得光膀上街有辱斯文。

    ……

    除了这些鸡毛蒜皮的琐事儿,还有一些十分严苛的律令。

    未经官方允许的非法机构不得买卖人口,一旦违反,严重者打入贱籍,抄没家产。

    不论男女,婚姻有效期内与外人**者,以重罪处理。

    ……

    林林总总数十条,每天都在增加,一开始百姓还战战兢兢,时间一久反而淡定了。

    反正不是啥沉珂暴政,这位县丞当得蛮好的,比上一位好太多了。

    不过,其中有一条律令让不少老人觉得心里不舒服

    【亲属长辈亦不能随意决定晚辈生死,一概以谋杀罪论处?!?br />
    这一条戳了【封建大家长】的肺管子,让姜芃姬被不少人诟病,暗中说她多事儿。

    写下这条律令,其实也纯属巧合。

    大约二十天前,象阳县还处在乱糟糟的状态,姜芃姬一连七八天只睡了半个时辰,整个人都累得打飘了,出城巡视的时候救下一名疯疯癫癫,抱着枕头跳水的年轻妇人。

    她果断下水,将人救上来,问明了原因,把她气得脑子都清醒过来了。

    原来,女子嫁入夫家前三年,一连生了三个女儿。

    奇怪的是,三个女儿都不满周月夭折了。

    一开始她还觉得是自己福薄,留不住孩子,后来无意间发现孩子竟然是婆婆暗中害死的,理由也十分荒唐,因为对方不想要赔钱货的孙女,对方义正言辞,要是孙子哪里舍得杀?

    无赖女人肚子的风水不好,连个带把的都生不出来。

    妇女气急,将婆婆告了,只是县丞并没有判罪婆婆,反而说女子不孝,打了她板子。

    自那之后,妇女的神经就混乱了,变得疯疯癫癫,见人就说婆婆杀了三个孙女。

    十个多月前,丈夫把隔壁寡妇肚子弄大了,生下来一个男孩儿。

    她婆婆便令丈夫将妇女休弃,让她让出正妻的位置,要不就降妻为妾!

    直播间的小伙伴听了,各个反应激烈,恨不得爬过来拍死那个婆婆。

    老太婆这么能耐,干嘛不直接上天!

    姜芃姬心态要爆炸,回去就添了两条。

    一条**者加重判刑,一条是亲属杀害血脉也算谋杀罪。

    妇女还没有和男子分离,依旧是男子正妻,男子搞大寡妇肚子,当属******婆婆当年曾亲口承认杀害三个孙女,这个县府还有档案记录,当属谋杀。

    管他外头怎么闹,她直接让人把这一对奇葩母子抓了起来,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有趣的是,这件事情惹来腐儒的口诛笔伐,姜芃姬冷笑着请他们滚出她的地盘。

    要是厚颜不肯走?

    那行,等房子建好了,死也不租给这户人家。

    农耕的时候,县府也不借他们耕牛和农具,让你们一家子喝西北风!

    就是这么任性,不服过来打一??!

    于是,那些预备着骂人的腐儒闭嘴了。

    整个象阳县的建设进入正轨,一日一变,百姓们感觉到空气清新了,道路宽阔整齐了,房子也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漂漂亮亮。他们没资格入住县府周遭那片豪宅区,但是他们能用新办下来的户籍申请租赁新屋,每家每户望眼欲穿,连那些有房子的本地百姓都眼馋不已。

    不眼馋不行,人家新盖的房子将他们的老宅衬得连泥土都不如。

    人家门前是整齐干净的青砖地,他们门前都是泥坑,一到下雨天,差距更大。

    虽然他们的房子没有在地动中阵亡,但也残破,瞧着哪里有新房子好看?

    人家新房子,里里外外都铺了整整齐齐的青砖呢。

    在这般兴兴向荣的大环境下,唯有两个地方还忙得想要吐血。

    一个是亓官让所在的户籍部门,一个是李大帅哥负责的开垦荒田。

    一个月下来,原本小麦色的肌肤晒得黑了两度,看着更加刚毅了,少了些奶油小生的俊雅,多了些成熟男子的稳重和气概,当然,更加有了农民伯伯的感觉。

    姜芃姬以为他干几天就会不干了,没想到人家沉迷种田,无法自拔,不仅如此,李赟还对姜芃姬弄出来的改良农具表现出了莫大的兴趣,大有改行的冲动,不打仗改当农民。

    甚至,这个老实孩子连自个儿什么时候改叫姜芃姬为“主公”都忘了。

    反正莫名其妙姜芃姬就变成他的主公啦。

    扛着锄头,赤着脚进了城,李赟正想去茶寮讨一碗茶喝,眼前飘来个东西。

    “孟教头?!崩钰S笑着露出一口白花花的牙齿,太阳底下都能反光,“这啥?”

    孟浑道,“房子,主公给你的?!?br />
    那天开会奖励房子,李赟还在城外带着一群年轻人开垦荒田,研究肥料。

    李赟懵了,傻傻反问,“房子?”

    孟浑诡异地沉默了一下。

    他也是老实的个性,但还不至于像李赟那般单纯。

    自家主公欺负李赟,他看在眼里。

    要他说,让一个耍枪的英武将士去种田,还不如去挖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