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氏璧好贵】:#笑哭,三文的地契房契,这个房价简直是天堂。

    【要一百软妹币】:梦想中的天堂,做梦都不敢这么大胆。

    【别随便调戏】:岂止是天堂,新闻联播都不敢这么放!三文啊,亲们呐,搁到我们这里也就三块钱不到!你们谁算过那个二进的小宅子占地面积多少?哪怕主播是豺狼虎豹、加班加哭,我也想穿越过去抱她大腿。

    【作者她不想加更】:呸,楼上什么说法?二进宅子就四百多平米,人家这是小宅,我家百平米二层复式别墅算啥?厕所?不过这个房价也正是离谱了,主播,让我穿越过去抱你大腿好不?只要给我三文钱的二进宅子,别说加班一个月,哪怕是一年,谁皱眉头谁是小狗!

    【欠债太多】:别说一年,十年我也愿意。辛苦一年,十分之一个厕所都买不起。

    【不想加更只想死】: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主播她还赚了两文么?

    一文买来的地契房契,三文卖了出去,一倒手就是两倍啊。

    讲真,姜芃姬是个好主播,虽然脾气不咋地,但是很勤劳。

    从早上起床开直播到晚上睡觉,风雨无阻。

    特别是上次上京地震之后,姜芃姬累得昏天暗地,每天直播的时间上升到了十五个小时以上,巅峰值达到二十四小时。风瑾他们在拼命加班,她也没有闲着。

    奈何人家皮肤太好,连续熬夜四五天,愣是连个黑眼圈都没有弄出来,眼袋都没有,观众们一开始还挺羡慕,后来发现属下根本不相信她那么辛苦,顿时笑得前仰后合。

    也只有在这种时候,这些没节操的观众才会稍稍将同情分给姜芃姬一点点。

    一个月以来,象阳县的建设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从县城中心开始向四周辐射,第一批精致宅院差不多要竣工了。

    一行人离开,孟浑大步小跑赶上风瑾,略有些腼腆地问道。

    “风先生能与在下换一张么?”

    风瑾怔了一下,他若是记得没错,孟浑拿走的是一间三进宅子,而他手里则是二进的,两者面积相差挺大,用三进的院子换二进的,这不亏大了么。

    他解释道,“反正孟某只是孤家寡人一个,一个人住太大也不方便?!?br />
    孟浑虽然是个武人,但是心思细腻,刚才没反应过来,后来感觉自己坏事了。

    姜芃姬拿出来的房契和地契明显考虑了每个人的家庭,已经结婚的分配的宅子都是三进,单身狗都是二进,他手速太快,貌似把本属于风瑾的那个给拿走。

    现在当然要换回来,免得惹出什么不快和龌龊。

    孟浑挠挠头,道,“先生那个宅子的位置,边上还在修路呢,噪声会比较大,估摸着会惊扰小侄女和弟妹。孟某一个大老爷们儿倒是不在意,那施工的声音还没咱平日里打呼噜响?!?br />
    风瑾笑了笑,与对方交换了地契和房契。

    一个月的时间,象阳县从颓败变得欣欣向荣。

    从县府走出来,脚下的地面平整异常,再劣质的马车在上面行驶,马车内的人也感觉不到半点儿颠簸。这一点,哪怕是曾经的上京城都做不到。

    因为啊,地上铺路的砖都是砖窑烧制出来的青砖,规模大小与造房的青砖不同,更加宽阔,更加厚重……当然,这在风瑾看来,也真是够奢侈的,尽管青砖本身不值钱,但物以稀为贵!

    他去循着地契上面的地址,顺道看了一眼未来的宅院。

    还在院外,他稍一抬头就能看到整齐的青瓦。

    一进院子,正中有一条青灰砖石铺就的石路,直指厅堂。

    厅堂以及两侧厢房的扇门以及窗户都还没装上,看着空荡荡的,侧廊的菱花纹木窗微微敞开,除了木料本身的纹路,并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花纹,整体而言,看着干净又清爽。

    再往前,进入内院,只一眼,他就看出宅院格局是如今最为流行的。

    整体建筑并不是很大,但采光充足,里面还有一个小院,如今光秃秃的,若是放上假山、挖个小塘,养些宠儿,炎热夏日在塘边垂钓,倒是极其享受而惬意。

    风瑾逛了一圈,脑海中算着如何精修。

    长生都快三个月了,再大一些,活动范围就不能拘束在一处。

    这个小孩儿似乎受了上天庇佑,从出生到现在都没病没灾。

    要知道风瑾自个儿,前阵子还头昏脑涨了两日,吃了一些药才好。

    他又进了厅堂,一抬头,倒是发现了让他感兴趣的东西。

    上京地动,若没有姜芃姬挺身相救魏静娴母女,风瑾如今就是个鳏夫了。

    每每想起,他都觉得后怕,甚至对房屋都产生了些许恐惧。

    如今抬头一瞧,他发现这屋子倒是有趣,与平时所见的宅子大有不同。

    呵呵,当然是不同的。

    这个时代的建筑虽然用了榫卯,但还处于初期发展阶段,并没有那么牢固,技术也不成熟。

    姜芃姬在折腾屋子的时候,跟直播间的观众研究好久,借着他们的帮助以及姜芃姬自己的努力,把成熟的榫卯用于这些崭新建筑,防震能力绝对比以前的豆腐渣工程强了数百倍不止。

    风瑾心情颇好地离开这间宅子,一出门,他看到不远处走来的徐轲以及亓官让。

    三人撞了个正着,再一看,三人的宅子差不多在一条街上。

    亓官让仍旧是一脸疲倦,“怀瑜要不找主公借一些工匠,先把内院收拾出来?”

    风瑾和徐轲疯狂加班之后,工作上了正轨,这段时日终于慢慢轻松一些,风瑾都有时间去看老婆孩子了,唯独亓官让……他都恨不得卷着铺盖在工作地方住下来!

    户籍登记本就繁琐,如今的户籍制度有太多不合理而且混乱的地方,姜芃姬支持他重新弄一个户籍登记制度,亓官让虽然有些心动,但若是这么做,无异于违背了他一贯低调的原则。

    风瑾道,“无事,这种小事儿就不劳烦主公了。瑾还有些家仆,能收拾好?!?br />
    不管怎么说,风瑾依旧是风氏郎君,家底还是有的。

    看了房子,风瑾去往暂时落脚的住处,身体已经恢复的魏静娴正抱着孩子轻哄,嘴里哼着雅致婉约的曲调,长生如今还是白白胖胖的模样,长得越发玉雪可爱。

    两只肉爪一个劲儿想要抓住魏静娴垂放下来的秀发,自顾自咿咿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