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所有事情安排妥当之后,姜芃姬彻底松了口气。

    不过,现在还不是彻底放心的时候。

    如今天下大乱,唯有增强自身才能自保。

    她还得弄些守城器械,将整个象阳县弄成铜墙铁壁,到时就不怕青衣军骚扰了。

    老实人李赟发现众人脸上的疲倦,好奇地问了一句。

    姜芃姬叹息,“象阳县历经三次大难,如今百废俱兴,哪儿哪儿都缺人。百姓需要妥善安顿、损毁的房屋需要重新盖起来、外头的荒田也需要开垦,不然明年不知道要饿死多少人。能者多劳……纵然疲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能一个人当成两个人用,尽量去做了?!?br />
    李赟是个乐于助人的人,不然也不会热情帮助部曲抵御青衣军追杀。

    不仅如此,他更没有意识到姜芃姬邀请他来象阳县的险恶用心。

    听姜芃姬语重心长的模样,李赟心中一软,热情善良的本性忍不住发作。

    他双眸盛满了真挚,开口问姜芃姬,“不知道小郎君这里还缺人不?李某虽然不善脑力,但也有一把子力气。若哪里需要李某帮忙,小郎君尽管说来?!?br />
    说完,他露出些许腼腆的笑。

    他知道县丞不算是小官,自己这么说,倒有些亟不可待的意思。

    风瑾、徐轲以及孟浑三人还未离去,暗中用见鬼一般的眼神瞧了眼李赟。

    这到底是哪个犄角旮旯里出来的缺心眼孩子?

    象阳县就是个人间地狱,加班加得人想死。

    他们几人是上了贼船下不去,李赟为啥要伤害自己,上赶着给自己找虐?

    姜芃姬不客气地道,“有道是有,只是怕李郎君这般神仙人儿,不适合做那些?!?br />
    李赟有些脸红,道,“不用称呼什么郎君,唤李某汉美就行?!?br />
    至于那个“神仙人儿”的形容,实在是让他觉得有些害羞。

    赟者,美也。

    李赟表字汉美,实在是没有辜负他这张脸。

    “好呀,如此我便不客气了?!苯M姬从善如流地道,在直播间观众各种攻讦之下,她依旧开了口,“这里的确有一件事情需要人去忙,汉美若是不嫌弃,这事儿便麻烦你了?!?br />
    “没事,李某不怕苦的?!?br />
    李赟是个老实孩子,这从各个方面都能体现出来。

    拿起他的枪,他便是高冷男神,放下之后就是任由姜芃姬欺负的傻白甜。

    最后,姜芃姬把开垦荒田的工作丢给李赟了。

    对,她让一个枪法卓越,好似杀神一般的男神人物去种田了!

    【大佬饶命】:呵呵,主播,来来来,告诉我你的家庭住址,绝对给你寄刀片!

    【山楂条】:天哪,我实在是无法想象李男神像农民伯伯那样下地干活。

    【不想加更只想死】:让一个上战场的未来武将下地干活,主播你也很棒棒哦。

    咋不坐着窜天猴上天呢!

    风瑾等人心累,原想告辞,倏地想起了重要的事情,开口告知姜芃姬。

    “对了……主公,砖窑出砖了?!?br />
    砖窑?

    “砖窑已经出砖了?结果如何?”

    姜芃姬扶着发沉的脑袋,听了风瑾这话,脑子顿时清醒过来。

    “匠人已经将砖取出来,不过……是否能用,还需要主公先过目?!?br />
    毕竟是自家主公折腾出来的东西,她最有发言权了。

    “一起去砖窑看看?!?br />
    姜芃姬打消休息的念头,带着人去了砖窑。

    那个烧陶的老人如今是砖窑的匠头,听闻姜芃姬来了,连忙领着人出来迎接。

    “自主公出征,已经烧制了三批砖,如今窑内烧着第四批?!?br />
    砖窑匠头领着姜芃姬看了前三批成品砖。

    砖面呈现青灰色,整整齐齐摞成了一堆,占了极大的面积。

    第一批青砖损毁龟裂比较多,之后两批则少了不少,看着也更加规整漂亮。

    姜芃姬掂了掂青砖,然后一掌劈开,查看内部纹路,“差不多……”

    整体而言,这几批烧制出来的青砖质量不差。

    初次烧制就能有这样的品相,这相当成功。

    她也看得出来,后头一批总比前面的质量好不少。

    可见砖窑匠头对此事上了心,烧制一批之后努力找寻其中毛病,然后进一步改良。

    “继续烧制,等整个象阳县初具规模,大大有赏!”

    砖窑匠头脸上笑开了花。

    重建象阳县,所用青砖数量可不少。

    为了加大规模,姜芃姬特地令人又建了两个砖窑,日夜烧制。

    烧砖所需的煤炭没了,她还令人去隔壁的承德郡收购,价格相当低廉。

    有了青砖,建造房屋就比较轻松了,又增加数千劳力,建设进度加快。

    “友情价三文,机不可失失不再来?!?br />
    一月之后,姜芃姬从怀里掏出几张崭新崭新的地契房契,摆在几人面前。

    风瑾几人瞧了,嘴角的神经险些没有绷断。

    无他,这几张地契上面的位置,他们太清楚了。

    “三文?!?br />
    亓官让从袖中摸出了三文,然后从中取走了一张。

    风瑾摸摸钱囊,嘴角一撇,里面不是金子就是银子,找出三枚铜板很难。

    幸好徐轲有存货,借了他三文。

    不多时,几张地契都被瓜分干净,后面几个几乎是用抢的。

    开玩笑,再不抢,好地段都被别人拿走了。

    如今流行一层楼建筑,房子盖起来贼快。

    不过考虑到房子占地面积问题,姜芃姬结合河间以及上京的建筑风格,加上直播间小伙伴出谋划策,大家伙群策群力,充分利用空间,弄了精巧雅致的二进和三进,两种规模的小宅。

    面积不很大,胜在精巧雅致,规整漂亮。

    哪怕是风瑾这般见惯世面的,也忍不住对小宅赞美两句。

    第一批小宅快要竣工了,姜芃姬耍了个私心,给几个加班加到哭的属下谋福利。

    这原本属于县府的地契,姜芃姬用一文买了一张,然后三文倒卖给下属。

    没办法,人穷,犒劳自个儿的下属都拿不出好东西。

    不过没关系,她有即将盖好的房子呀。

    房契地契,三文甩卖。

    直播间的观众看了,险些哭瞎。

    主播,这样价格的房子请给我来无数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