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述一些攻城器械,这个时代还未发明出来,可见整个攻城技术有多么落后。

    若是旁人说这话,孟浑大概要说一句玩物丧志,但说这话的人是姜芃姬!

    谁不知道部曲使用的改良弩就是她折腾出来的?

    作为部曲的总教头,再没人比他更清楚改良弩对部曲战斗力的加成有多大。

    说句不客气的,要不是有改良弩,这三千多部曲早就死了不知几遍。

    “墨家……倒是没怎么听说……”

    孟浑仔细思量,可惜没有找到有用的记忆。

    如今虽是百家齐鸣的时代,但因为前朝独尊儒术的影响,儒家依旧是百家之首,占据了巨大部分市场,而墨家又是百家之中颇为低调的,也许墨家弟子不少,但他们大多隐姓埋名,名声低微,想要在东庆抓出几个优秀的墨家士子,孟浑觉得这事儿有难度。

    “算了,以后再说也不迟?!?br />
    她想招揽墨家士子,并不是想从他们身上获得什么。

    要说战争器械,这世上还有谁比她更加精通?

    她只是想要将他们往科学达人方向引导,给这个世界留下科学萌芽的种子。

    愚昧守旧的思想不仅会禁锢时代发展,甚至会令时代的步伐倒退。

    姜芃姬想要开创一个全新的时代,光凭她一个人是不够的,她还需要更多的“先驱者”。

    不过,这些东西对于目前的她来说还是太遥远了。

    与其想这些,她还不如琢磨象阳县的建设。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正如姜芃姬所信任的那般,亓官让并没有让她失望。

    仅凭千余禁军以及招募而来的两千多兵丁,稳稳守住象阳县城。青衣军没有足够的米粮,只坚持了两三天,久攻不下不说,还陆陆续续损失了千余人,最后只能无奈地选择了撤退。

    这根本就是一块长满刺的贴乌龟,啃都啃不下来。

    亓官让站在墙头,颇为遗憾地看着撤退的青衣军,羽扇轻摇。

    轻叹道,“可惜了?!?br />
    若非手中可用之人太少,城内又是一片废墟狼藉,他真想冒险吞下这支青衣军。

    罗越听了,还以为怎么了呢,于是开口宽慰他。

    “亓官先生守住象阳县,还令青衣军丢下千余尸体,已经实属不易?!?br />
    亓官让只是露出一贯的笑容,令人清扫战场。

    当天下午,金乌即将西坠。

    箭塔上站岗的兵士发现远处有一群人踩着落日的余晖,向象阳县方向接近。

    连日来的刺激使众人神经绷紧,还以为这又是过来攻打的敌人,连忙发出讯号。

    亓官让这几日守城,几乎不眠不休,如今又看到讯号,不由得打起精神登上城墙,眯着眼睛看了大半天,奈何距离有些远,短时间内不能确定对方是什么来历。

    过了半响,他才道,“没事,是我们主公回来了?!?br />
    主公回来了?

    守城的兵士听到这话,险些喜得跳脚。

    亓官让睁着红彤彤、布满血丝的眼睛,沙哑道,“派人通知风郎君他们?!?br />
    他抬手抹了一把脸,几天没有洗脸,脸上都积了一层油垢。

    也幸好亓官让没有洁癖的毛病,要是搁在风瑾身上,对方指不定要疯。

    他让人给他弄了点水,以水泼面,稍稍洗漱一番,脸上才有了些精神。

    “走,迎接主公?!?br />
    亓官让的声音多了一丝愉悦的弧度。

    不开心不行啊,看姜芃姬这个队伍,少说也有四千人。

    等一段时间修养之后,那就是四千劳动力!

    亓官让忍不住扬起了唇角,内心却生出一丝疑惑。

    不对……他好像忘了什么东西。

    熬夜修仙太久了,脑子也有些不灵光,亓官让下意识不去想被忘得的是啥。

    大老远,姜芃姬便看到象阳县城的狼藉,那几面城墙不知染了多少人的鲜血。

    看这个架势,亓官让虽然稳稳守住了象阳县,但其中的压力也是显而易见的大。

    “让恭迎主公!”

    姜芃姬跳下马,将出城迎接的亓官让扶了起来,对方眼中布满了红丝,两只黑眼圈越发的明显,看得直播间观众心疼不已,姜芃姬也难得的心软了,她说道,“这几日守城,辛苦文证了。剩下来的事情交予我和怀瑜他们,你先回去休息休息,免得累着了?!?br />
    亓官让这次可没有嘴硬说不累。

    不说别的,他觉得自己脑袋沾上了枕头都能秒睡。

    风瑾等人收到消息,连忙赶来,看到姜芃姬安全归来,顿时松了口气。

    攻打象阳县的青衣军规模不大,又只是乌合之众,他们有城墙之便,还有守城的器械,相较之下,外出救援的姜芃姬等人更加危险一些。

    如今看着她毫发无损地回来,风瑾等人心头提起的巨石也终于落了地。

    左看右看,怎么不见亓官让?

    “文证这几日守城太累,我刚才让他先回去休息?!?br />
    姜芃姬说完,尔后转向风瑾,“俘虏来的青衣军以及奉邑郡的百姓,如何安排他们这件事情先交给怀瑜你了。他们之中青壮不少,想来能派的上用场?!?br />
    风瑾得知象阳县又要增添不少住户,顿时暗暗心疼了一把亓官让。

    要知道,这位倒霉兄弟负责登录户籍工作啊。

    人越多,他的工作量也越庞大。

    远古时代可没有什么电脑或者打字机,亓官让重新记录户籍,每个字都要手写。

    不说他了,甚至连他从姜芃姬那边借走的几个女郎,这段时间也熬出了黑眼圈。

    现在冷不丁给象阳县城添加了数千百姓,这代表着无穷无尽的加班生涯!

    亓官让表面上没什么反应,指不定心里已经气得咬牙切齿了。

    风瑾内心暗暗想着,嘴上却应了下来,“瑾一定会妥善安排他们?!?br />
    姜芃姬又对徐轲道,“多出来几千张嘴,粮库的粮食也经不起消耗。你尽早向这些百姓招募劳力,让他们以工作换取食物。毕竟我们不是开善堂的,免费的粮食可供应不了几顿?!?br />
    徐轲点头,虽然增加了工作量,但是对比亓官让,他还是能接受的。

    人呐,经不起比较。

    “至于部曲……”姜芃姬提到部曲,她就忍不住想着损失近半的事实,想一想都觉得心痛,“孟教头,先给部曲众人放一天假。这段时间东奔西跑,大家伙也累。至于受伤的兄弟,根据伤势酌情给予养伤的时间,暂时不加入象阳县的工作。待他们伤势好了,然后再安排任务?!?br />
    孟浑抱拳道,“属下领命?!?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