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赟的话令姜芃姬的心情稍稍好转,正巧瞥见了直播间的弹幕内容。

    【主播V】:有免费的优质劳动力,我为什么不用?

    她耿直地承认了自己的小九九。

    诱拐李赟不是为了劳动力,难道是为了他那张脸?

    【荼蘼大佬】:主播,对于你的耿直,我给你打82分,剩下的以666形式送你。

    【人参味苦】:我给主播的耿直打101分,多一分不怕她骄傲。

    【音乐家诸葛琴魔】: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要说脸皮厚,我只服主播。

    【山楂条】:感觉跟主播相比,似乎连周扒皮都变得仁慈善良了呢。

    【三硝基甲苯】:你们都说主播,那我就可怜一把李赟小帅哥,我被他的颜值圈粉。长得帅能打架,还有强烈反差萌。像这样单纯优质的小帅哥,这个社会已经不多了,且粉且珍惜。

    李赟浑然不知自己的颜值得到另一个世界观众的追捧。

    他单手舞了个枪花,甩去枪身上的血迹,动作潇洒利落。

    这一手帅气的动作,狠狠戳了某些花痴的萌点。

    姜芃姬忽略了激动的弹幕,翻身跃上大白背上。

    经过一夜时间,部曲人数已经整合完毕。

    清点人数,俘虏的青衣军约有一千五,部曲拼死护送出来的奉邑郡百姓则有两千三,姜芃姬给了他们选择,谁要是愿意就能跟她一起去象阳县。

    要是不愿意也没问题,派发一日的干粮,生死由天,各不相干。

    众人见识过青衣军的残暴和肆意,如今连原籍都不敢回去,更别说在外行走。

    所以,除了极少数几个想要投奔亲属,大部分百姓都选择跟姜芃姬一道去象阳县。

    不论如何,左右不会比如今的情形更加糟糕了。

    这里距离象阳县并不是很远,哪怕一路疾行也用不了六个时辰。

    尽管青衣军俘虏和普通百姓有些拖后腿,但满打满算赶两三天的路也差不多。

    至于路上食用的粮食,每个人都节省一些,应该可以撑到象阳县。

    只要饿不死就行。

    姜芃姬心中算计着,余光瞧见那些个部曲面颊消瘦的模样,心中一软。

    “先吃点儿东西,等你们吃饱了再上路?!?br />
    部曲分得的干粮最多,普通百姓只得一半。

    对于这个分配办法,百姓纵然心里有怨言,他们嘴上也不敢说出来。

    只要没有饿死,等撑到象阳县,一切的问题就都不算问题了。

    姜芃姬给了部曲进食时间,几乎每个人都抱着干粮大口大口嚼咽,吃得十分猛。

    有些人甚至吃着吃着就忍不住红了眼眶,略咸的泪水打湿了干粮。

    “蜀黍,你是饿哭了?”

    红色小袄的丫头睁着圆圆的眼睛,用肉爪帮他抹去脸上的泪水。

    她想了想,低头在从怀中摸出部曲昨夜给她的半个干馒头,递给他,“给你吃?!?br />
    干馒头已经馊了,那个部曲抬手揉了揉小女孩儿的脑袋。

    “这个比较好吃,叔叔瞧着都眼馋了,这才哭的……跟你换着吃?!?br />
    部曲换回那个馊了的干馒头,将自己手中的干粮悄悄塞给了小孩儿。

    “咱们一块儿吃?!?br />
    不仅仅是他,几乎所有兄弟都以为自己活不到第二天了,他们没想到,主家郎君竟然亲自带人过来救援,算算两地之间的距离,他们不难想象姜芃姬等人是怎么快马加鞭,一路疾行。

    越是这般,越是感动得无以加复,恨不得为君而死。

    “好?!?br />
    小女孩儿脆生生地回答,脸上满是单纯之色。

    “主公,大事不妙了?!泵匣肟炻砑覆礁仙辖M姬,神色严肃地道,“之前查问了几个弟兄,他们说青衣军兵分两路,一路追赶截杀他们,一路直接朝着象阳县奔袭而去。按照他们的脚程计算,恐怕昨夜三更时分就已经赶到了象阳县,咱们要不要快点回去救援……”

    姜芃姬阖下眼睑,语气平淡地道,“不用,按照正常脚程来?!?br />
    孟浑心中一紧,不理解姜芃姬为何没有半点紧张和担心。

    主公根基还太,仅有象阳县一处栖身之地。

    偏偏象阳县经历地动以及青衣军肆虐,处于百废俱兴、等待建设的阶段。

    那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若象阳县被青衣军攻占回去,相当于把姜芃姬的家底全部拱手让给青衣军,甚至连亓官先生他们也要命丧黄泉。

    对于孟浑的担心,姜芃姬心中也是明白。

    她道,“你该对文证多一些信心才是,他出身东庆边陲之地,自小见惯了这些。青衣军,说白了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人数多得像是螳螂,但能发挥出来的力量却比螳螂还不如。没有大量攻城器械,他们还想从文证手中拿下象阳县?若是真的被他们拿下了,文证不用青衣军动手,自个儿也能羞愧自裁?!?br />
    孟浑怔了怔,还真没想到这点。

    姜芃姬倏地嗤笑,双目流露些许恶意的光芒,“相较于象阳县,其实我更加担心青衣军。文证这人擅长诡谲杀道,本质就是把人往死里阴,不计较手段光暗与否。让他守城,我也不知道最后能有多少青衣军活下来,象阳县还缺人呢,希望不会死太多?!?br />
    孟浑听了,暗中咋舌不已。

    明明是他和亓官让相处几年,为何他对亓官让的了解还不如主公一半多?

    “知道青衣军为何那么容易溃败么?”

    姜芃姬轻蔑地道,“一群身无甲胄的凡夫俗子,如何能抵得住旁人刀枪棍棒?攻城不似其他,若是进攻方没有足够的攻城器械,想要爬上敌方墙头,那就得用性命去堆?!?br />
    自然,像姜芃姬之前夜袭象阳县,纯属特别个例。

    “回去之后,真的要注重这方面的发展了,不知道东庆有哪些出名的墨家士子?!?br />
    姜芃姬啃着干粮,喃喃自语。

    若是有的话,她真想拐几个回来。

    远古时代的人认为那只是奇巧淫技,但姜芃姬却知道科技能改变国家命运。

    远的不说,以最基础的攻城器械来讲,云梯、巨型抛石机、攻城车、攻城塔、井阑、弩床、弩车……这些都能在攻城战中发挥巨大作用。

    弱势一方想要弥补这一劣势,不知道要用多少人命去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