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部曲兄弟们的弩弓?

    李赟第一时间认出那个熟悉的嗡嗡声,可他发现射箭的方向不对。

    未等他思考,又是几道箭矢破空而来,精准救下几个险些阵亡的部曲。

    不对!

    这是救兵?

    李赟脸上露出欣喜,要是可以不死,谁想去找死啊。

    想罢,银白色的枪重新恢复凌厉逼人的状态,顷刻间弹退了两个敌人。

    他高声喊道,“兄弟们,援兵来了!”

    援兵?

    难道说,之前那个主动请缨去找郎君救援的兄弟已经达成使命了?

    强烈的求生**从内心燃起,原本颓靡的精神陡然一振,爆发出强大的反抗力。

    宛若要印证李赟的话,无数箭矢嗡嗡作响,不断有青衣军的尸体倒下,两波射击之后,一队人马从黑暗处冲了过来,带头之人可不就是众人十分熟悉的孟浑?他们的杀喊声中酝酿着无尽的怒火,似乎要复仇一般,将兄弟血债尽数讨回来!

    青衣军的火把没有将山林点燃,倒是将他们自己人给烧着了。

    烈火焚身,惨痛的叫声混杂着杀喊声,此处宛若修罗场一般,分分秒秒都有人殒命。

    姜芃姬放下弩弓,抬手将腰间的长刀拔了出来,冲向了战场。

    手起刀落,几乎是一刀一条人命,不一会儿身上便染满了鲜血。

    李赟重新提枪去找那个匪徒首领,哪知人家跑得飞快,见势不妙就想逃遁。

    “人呢?”

    他心中一疑,以手中之枪杀开了一条血路,始终未见那个壮汉匪首的身影。

    眼神一错,他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好似瞧见了最美的黄花大姑娘,眼神一亮。

    正要冲过去抢人头,可不等他近身,那人的脖子划过一道白光,头颅倏地冲天而起。

    再一看,一双陌生的手抓住那个落下的首级。

    李赟:“……”

    谁抢了他的人头?

    “敌匪授首,谁不降杀谁!”

    只见那个清瘦的少年高举壮汉的脑袋,沙哑的声音带着浓郁的不甘。

    姜芃姬当然不甘心,自己精心培养、耗费巨大财力物力才养出来的部曲,险些折在青衣军手里,不杀回来她怎么能甘心?可她更加清楚,若任由事态发展,到时候只会折损更多的人。

    纵然她喊出这话,已经杀红眼睛的双方也没有停手的意思。

    直到青衣军渐渐落了下风,山脚下躺满了焦灰的尸体,浓郁间带着焦味的肉香充斥鼻尖,他们的理智才渐渐回笼,青衣军残部跪地投降。

    “一部分人清点俘虏,另外的人去灭火,免得烧了山林?!苯M姬用沙哑的声音说道,随手就将那颗首级丢在一旁,眼神透露着凶光,令人不敢与之对视,“青衣军这笔账,迟早要算回来。伤我部下,着实该死!”

    孟浑捏紧了拳头,沉稳的面庞酝酿着怒火。

    直至天光乍破,战场才勉强清理完,算上姜芃姬带来的部曲,如今只剩一千八百人。

    “主公……”孟浑睁着酸涩的眼睛,好似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没法不心疼,从崇州带出来的三千余部曲,如今只剩一千八。

    别看这个伤亡比例似乎不大,但每一个部曲以这个世界的标准衡量,全都是精兵中的精兵,损失一个都心疼,更别说损失近半!

    “都安葬好了?”姜芃姬蹙眉,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情绪。

    她见惯了生死,顶多一时感慨,不会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兄弟们都安葬好了?!?br />
    孟浑原想将他们尸首带回去,可如今的情况不允许。

    他只能忍痛就地掩埋,每个人都立个坟茔。

    唯一能安慰人的是,他们的坟茔都在一片地方,应该不会觉得寂寞。

    “将人都带回去……”姜芃姬面色凝重,眼神平淡地扫了一圈,落到李赟身上,见他右手模样,眉梢轻挑,问孟浑,“这人是谁?之前怎么没见过?”

    按照姜芃姬的训练办法,部曲手上的厚茧分布位置可不是这样的。

    听到她的问询,一名手上的部曲硬着头皮道,“李大兄弟是俺们的恩人?!?br />
    “恩人?”姜芃姬看了眼李赟,“这是怎么回事?”

    一提起李赟,不少人都觉得自己实在幸运。

    李赟,奉邑郡人士,自小父母双亡,跟着授艺恩师在奉邑郡附近的深山学文习武。

    之前部曲被青衣军撵着追杀,李赟正好下山路过,他听说青衣军的暴行,下意识就偏向了部曲,十分热情地主动请缨,给部曲带路,助他们摆脱追兵。这是个看似冷面,实则有些自来熟的青年,性情爽朗不做作,加上他几次仗义救人,很快就被部曲接纳,彼此称兄道弟。

    姜芃姬听了,平淡地哦了一声。

    “你可有其他去处?”姜芃姬问李赟。

    李赟一时没反应过来,旋即才道,“师父让我下山多看看,倒也没有指定要去哪里?!?br />
    事实上,师父的原话是如今天下风云突变,只有不断地向人挑战、不停地战斗才能精进武艺,于是就让他下山多涨涨见识,若是搏个功名回来,说不定还能娶上一房好媳妇,给老李家传宗接代。

    因为东庆重文抑武,学武远不如学文吃香,他师父原本还念叨李赟要变成老大难了。

    这会儿天下大乱,倒是武人崛起,纵横天下的好时机。

    “若是没有固定的目标,不如来象阳县如何?如今东庆北方已经乱作一团,你一个人在外十分危险?!?br />
    李赟想了想,很爽快地点头,“好呀?!?br />
    他看到了,眼前这个清瘦的少年身手极好,若是去了象阳县,以后说不定有机会交手。

    李赟这人虽然聪明,但对自己师父却有盲目的信任。

    他怎么也不会忘记自己下山的两个目的——打架精进武艺、博取功名讨媳妇。

    看到一个外表高冷的男神,露出如此傻白甜的一面,直播间的观众表示画风清奇。

    【荼蘼大佬】:#托腮,枪帅男神就这么被主播拐到象阳县了,不知道主播这条船只能上不能下么?详情可以参考可怜的罗越教头,如今加班累成狗。

    【不想加更只想死】:我似乎看到了一朵娇花在加班重压之下,逐渐枯萎的未来。

    【来互相伤害啊】:主播应该……没有那么丧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