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官让叹息,暗中拉了拉风瑾的袖子,给他使了个眼色。

    这种原则问题,自家主公根本不会听从建议的。

    只要不是被愤怒冲昏头脑而做出的决定,作为谋士的他们理应支持。

    事实上,若是她为了“大局”考量,选择放弃那两千部曲,亓官让他们才会寒心。

    “备战!”姜芃姬冷着脸,“他们杀了多少人,十倍百倍杀回去!”

    徐轲内心一叹,他突然觉得像今天这种日子,以后还会重复很多很多次。

    “主公心意已决,轲自当遵从?!?br />
    孟浑主动站出来请缨,面色诚毅,“主公,此次一役,务必带上属下?!?br />
    部曲不仅仅是姜芃姬的私兵,更是孟浑倾注无数心血的兵。

    这份耻辱,他一定要亲手杀敌,以敌人之血清洗。

    姜芃姬十指相抵,端坐上首,薄唇轻启。

    “孟教头带部曲与我出去救人,县城内部的防御全部听文证的?!?br />
    罗越忍不住上前请缨,“柳县丞,此事也请……”

    姜芃姬打断他的话,说道,“我要去救人不假,但也不能因此不顾象阳县城百姓的性命,直接抽调所有兵力。青衣军明显是有备而来,带着强烈的报复性质。不管是两千部曲还是你们,我都不想失去?!?br />
    说完,以不容置疑的姿态起身去往后院。

    风瑾与徐轲纷纷将视线投向亓官让,眼神带着些许兴味。

    要说跟姜芃姬相识的时间以及交情,亓官让根本比不上他们俩,但她在正事上面,特别是涉及打仗方面,更加偏向亓官让,此次更是将县城部署权交给了他,这种信任实在是难得。他们惊讶,亓官让更是措手不及。

    “下去准备吧,主公这人不喜拖沓?!?br />
    徐轲这个管家婆,平日要管的琐事很多,其中就包括战前资源准备。

    风瑾飒然笑道,“既然如此,瑾也先告退,清点一下防御守城的器械?!?br />
    亓官让暗中苦笑一声,他与孟浑一块儿离开,眉头始终紧皱,不曾松开。

    孟浑跟着他走了半路,犹豫着开口,“文证先生,公主这个举措……未免有些……”

    平心而论,要说风瑾、徐轲以及亓官让三人的身份,亓官让恐怕是三位谋士中最低的。

    然而姜芃姬毫不掩饰的偏向,只要眼睛不瞎的人都看得出来。

    孟浑挺担心内部不和,令这几个人内心生出隔阂。

    文人撕比,绝对比武将可怕多了。

    亓官让听到这话,不由得哑然失笑。

    “孟教头放心,主公他们心里清楚着呢?!?br />
    “诶?”孟浑是个老实人,脑子转不过弯来,“主公这是故意的?”

    “你看呐,孝舆精通内政琐事,不管多乱的摊子到他手里都能收拾干净?;宠ぞㄍ庹卫?,只是如今主公根基还浅,暂时还没体现出他的能耐?!必凉偃盟档秸饫?,有些无奈地补充,“让擅长诡谲之道,本就适合战场。主公将每人的优缺点看得清楚,故而,怀瑜他们不会生出不快的?!?br />
    要说打仗布局,他们都会,但都有长处和短板。

    如今这个局势,明显是亓官让守城更加保险一些。

    要是换成愚笨狭隘之人,恐怕会有芥蒂,但徐轲和风瑾却不同,故而亓官让不担心。

    “原来是这样,倒是浑想多了?!泵匣氩缓靡馑嫉氐?。

    亓官让内心叹气,话是这么说,但他真的不想冒头拔尖。

    只是,如今形势不由人,不想拔尖只会丢了小命,这个象阳县,他一定要守??!

    幸好,象阳县的守城器械都还在,这几天又招募了不少兵丁,他还是有些信心的。

    亓官让可不是青衣军那些野路子,若姜芃姬闯的是他布下的城防,绝对没有那么轻松。

    不过一个时辰,徐轲完成战前准备,千人部曲整装待发,每个人都带足了六天干粮。

    姜芃姬什么废话都没说,只是简单地说,“杀光青衣军!我们去将所有兄弟带回来!”

    夏风卷来燥热,她的声音清晰传到每个人的耳畔。

    众人心中像是压抑着一块沉沉的巨石,巨石下封印着一头即将破封而出的咆哮野兽。

    “杀退青衣!带回兄弟!”孟浑压抑着声音高喊。

    “杀退青衣!带回兄弟!”

    “杀退青衣!带回兄弟!”

    “杀退青衣!带回兄弟!”

    整齐划一的怒吼响彻头顶这片天,震耳欲聋,那股愤怒喷薄欲出。

    “出发!”

    负重奔袭是部曲常训课程,普通人跑个三五里早已经气喘吁吁,对于部曲来讲顶多冒点儿热汗,更别说他们身上只带了改良弩、一袋箭囊、水囊以及接下来几天的干粮。

    这点儿重量根本不能与平日训练相比,自然更加轻松。

    站在城门,遥望姜芃姬带人离去的背影,亓官让长叹一声,令人加紧布置防御。

    原本他还以为接下来半年能安稳一些,无脑加班他也认了。

    谁知道青衣军这么不长眼,惹谁不好惹姜芃姬。

    依照她那个记仇的个性,非得把奉邑郡境内的青衣军都扫荡了不可。

    “想来这辈子就是个劳累的命?!?br />
    他低声喃喃,望向远方的眼神带着些隐忧。

    一定要安全回来!

    疾行两个时辰,姜芃姬让人停下来修整半柱香时间,她则摊开了奉邑郡的坤舆图。

    孟浑喘着粗气,问道,“主公,接下来我们该往哪个方向行进?”

    如今这个天气太热了,哪怕身上负重不多,一番赶路下来也是累得够呛。

    不过让他更加郁卒的是,拼命过来求救的部曲并没来得及告知大部队方位,或者说对方也不清楚那是什么地方。

    奉邑郡的地势比较复杂,部曲只是外来人,能撑着一口气摸到象阳县报信就不错了,哪里还能奢望其他?

    所以他们只能自己想办法,判断部曲被困在什么地方,这无疑增加了救援难度。

    若是判断错误,走错了弯路,耽误了时间,说不定黄花菜都凉了。

    【不要和氏璧了】:希望来得及,不然的话,那位小哥儿就白白牺牲了。

    【精品筷子】:祈祷,一定要赶上。不然我都不敢想象主播会发什么疯。